财新传媒
2014年06月26日 13:03

邻居大战  

经常上Facebook, 会看到美国人的不少鸡零狗碎的事情,很有意思,这也是了解其文化的一个方面吧。

 
最近,一个老美同学控诉其邻居家的树老是不修剪,他警告多次,不得解决。这下好,突然有一树枝掉下来,砸断了他们家供电的电线,让他们家突然黑灯瞎火。他义愤填膺,说要找律师来解决了。这便是美式正义:sue the bastard.
 
他怎么不跟我学一学呢?别看本人纯属老外,但并非不懂风土人情。毕竟我脑袋上长有一双雪亮的大眼睛,非常善于观察,并且随时观察随时总结随时分享,几乎就是一个专门研究美国人的人类学家。遇到这种事,凡树伸到我家院子里的,我就拿一把大剪刀咔嚓咔嚓剪掉,这......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25日 12:01

冰雹与婚礼

冰雹与婚礼
我在俄克拉荷马的时候,被冰雹袭击多次,屋顶两次更换维修。本以为到了德州,就万事大吉了。不过我到德州后,听到几个说法:
 
第一个说法是, Dont' mess with Texas Women。不要惹毛了德州女子。小区一女,刚搬来半年不到,丈夫换到不知是第几任了,最近又有新人上任。吾家小狗,极富正义感,十分不满新丈夫替代老邻居。老丈夫来,伊趴在地上,假寐。每次新丈夫到他家门口,小狗必狂吠。我不知如何告诉它,有空管这事,不如去拿耗子。这女子小小的个子,硬是征服了半个排的男子,想踢谁出去就踢谁出去,就好比一王牌守门员似的。这是后话,以后再说。
 
第二个说法,是Everyt......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24日 05:48

世界杯里说教育  

世界杯里说教育  
 据说易中天与陈丹青有这样一次对话:易中天问:中国教育和中国足球哪个更有希望?陈丹青回答:你问的问题里已经包含答案了啊…中国足球有多大希望,中国教育就有多大希望。陈丹青的说法显然是对足球和教育的共同嘲讽。不过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看美国和葡萄牙在踢的时候,我倒真在想足球和教育的关系。

中国足球为什么让人失望呢?是我们没钱经营吗?不是。说足球和经济有什么关系已经说不过去。世界杯强队里,有发达国家(如美国,德国),也有欠发达国家,如非洲各国,显然和经济无关。和什么有关系呢?人海战术吗?比如中国,是十三亿人的大国,为什么不会球星倍出?为什么量变不能质变?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17日 12:11

Is Wechat dumbing us down?  

I have started to use WeChat, Tencent's popular instant messaging app, to communicate with family and friends back home, and I really enjoy its convenience. But one unfortunate tendency I see is its ability to spread biased, misleading or even wrong information as people share one post after another. With just two clicks, you have shared a post someone sent you. It no longer embodies the process of reflection, composition and publishing, and the speed of forwarding is a hidden curse, as problematic posts spread at an astronomical speed.

There might be elements of ......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16日 02:06

酷的平庸  

2014年5月,加州学生埃利奥特·罗杰持枪杀死了六名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学生。事后,舆论试图从各种角度分析他滥杀无辜的原因。我看到的一种解释是,罗杰和很多年轻人一样,被现代传媒洗脑了。 凶手的父亲是《饥饿游戏》的助理导演之一,而《饥饿游戏》之类电影所代表的流行文化,让人对年轻人之间的暴力和残杀习以为常。大家对一些传统的禁忌(比如杀人)感到不在乎了,就好比中国一些有头有脸的人也能面不改色地说起“杀人游戏”一样。 这个洗脑说虽充满争议,我倒觉得它也是合理的解释之一。在杀人前的视频里, 凶手说到他的养尊处优,他穿好衣,开宝马,却得不到女孩喜欢,仍然是“处男”,他倍感不公。可是......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13日 12:17

迟来的醒悟

迟来的醒悟
 
今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发动百年纪念。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发表了一篇文章《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国被遗忘的外国兵团》。说的是一战期间,前往法国支援联盟军队的华工。 1916年8月24日,第一批华工到达法国。到1918年,华工总数达到14万,其中有2000人,在此期间献出了生命。这个月,该网站还会有一部电影出来,讲述这些华工的一战遭遇。值得期待。这个群落影响很大,可是却被中国和西方世界共同遗忘。他们的存在很多人都不知道。
 
看过陈道明主演《我的1919》的朋友可能还记得,当时中国代表仅有两个席位,而日本有五个。日本代表宣称中国未有一兵一卒在一线参战,......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10日 13:20

Gaokao essay prompts should be fair to all  

Every year, the essay prompts in the gaokao, the national college entrance examination, lead to a carnival of comments and criticism. This year, the prompts included: Does feeding wild animals cause them to lose the ability to find food themselves? Does modern technology deprive people of beauty, such as that of a dark night? Should one follow traditional social norms in Beijing? Why and how do people see different views from their window? Do people have real freedom when they have to cross a desert? Are actors allowed to change scripts?

The only thing such essay prompts have in common ......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09日 02:19

不怕押中的考题是好题  

不怕押中的考题是好题  

每年高考作文题公布后,都能引发公众吐槽的狂欢。这也挺好,每年这时候全社会鸡飞狗跳,不要说考生紧张,家长几乎都疯了。为了保障高考,毒青蛙的,封电梯的,自发维持交通秩序的,无奇不有,侯虹斌因此感慨,愚蠢会成群结队出现。好了,考后大家难免松弛一下,乐上这么一回。将全国各地的高考作文题汇聚到一起,确实壮观。

吐槽狂欢中,郭德纲过去一长文谈规矩,被视为“命中高考作文”,此事成为热点。奇怪,这什么会成为热点?很多高考作文我都“命中过”,比如我写过“夜空安在”一文,说的就是辽宁卷高考作文题(评论科技和夜空的丧失)。至于江西卷的“探究学习”,几乎是我《知识不是......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08日 02:19

这些年,我写过的2014高考作文  

过去每年高考作文后我都应邀或是自己写一写,今年一看,发现好多已经写过,有的可以直接使用,如夜空安在,有的根据题目稍微调整一下即可,如这个世界是异类的。我常在Facebook上写一些格言,冒充“中国谚语”,有人质疑,我就说,中国历史上下五千年,你怎么知道这话没人说过?同样,我发现,如果大家像我一样这么死劲写,哪里会有什么题目押不中的道理?
 
以下是一些范例,至于都能得几分就天晓得了。
 
新课标全国二卷:喂食动物失觅食能力
不少人因为喜欢动物而给它们喂食,某自然保护区的公路边却有如下警示:给野生动物喂食,易使他们丧失觅食能力,不......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05日 05:13

Senseless violence shows banality of cool  

Senseless violence shows banality of cool  
 
 On May 23, California student Elliott Rodger slaughtered six students from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 leading to a flurry of theories that tried to explain his senseless killing spree. One explanation that I read is Elliott Rodger's mind, like many, was a pro-duct of "media programming" which celebrates a culture that justifies killing and violence of the young as shown in the movie Hunger Games. Ironically, the killer's dad was an assistant director on the movie.

Controversial as this theory may sound, I do think it offers a legitimate ex......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04日 06:52

人脑是怎样变成花岗岩的?  

人脑是怎样变成花岗岩的?  
在我们最近举办的一次培训上,我和心理学教授Bob McKelvain讨论,为什么有的人学东西学得进去,有的人学不进去。我记得我们小时候老师骂学生笨的时候,会说某某的脑子就好比“花岗岩脑子”,“枪子都打不进去”。小孩这样,有智商的因素。但是不是所有家长都能认可这一点,总觉得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认为自己的野心可以换算成认知能力,以为小孩只要肯用功,就能抹杀先天的智商的差异。老美好像实在一些,老早就左一遍右一遍测试儿童的智商,以便家长能够了解小孩是不是需要特殊教育,包括对高智商学生的强化教育(enrichment program). 
 
可是我后来发现一个很常见的现象,一些......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01日 07:34

小事故

傍晚去一公园,回去的时候,有一车子倒了过来,我眼睁睁看其过来,也加大了油门想闪开,但是没来得及,被撞了一下。人是没事,车被撞坏了。

 
撞我车的是个年轻妈妈,带着一个三四岁小孩。看撞上了,赶紧下来,连声道歉。各保险公司的保险单上都要司机不要赶紧道歉,说等警察认定事故责任再说,因为保险公司能不陪就不陪。这人接二连三跟我说sorry, 说自己有保险的,要不要抄保险号码?很多熟人都说我是一个很老实的人,没有想到德州这里人比我更实在。这时候边上一个男子走过来,女子问他怎么办,男的说这事一般要跟警察报一下。于是我打了911,让警察过来。我后来发现这男的是肇事司机的丈夫,自己也有车停在边上......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31日 10:32

那山那水  

那山那水  

插图:何子健

我的笔名叫南桥,这是我出生的小村庄。这是一个小小的自然村,至于更大的归属,则一直没有什么定论。几十年来撤公社变乡,撤区并镇,撤村并乡,撤来并去,都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折腾。名字换来换去,百姓的日子倒没有多大改进,干部倒是越来越多了。这回打电话回家,听说又换了,我们这个小村,属于百岭行政村了。百岭百岭,千山百岭,言山之多也。

小村三面环山。我家的屋前有山,是松山,我一向都是开门见山的。一阵风来,倒也是松涛阵阵。小时候常去山上打柴,地上的松毛松果落上一地,我可以在这里呆呆地坐上大半天。这是一个绝对幽静又很让人享受的地方,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30日 00:15

兴起厚养薄葬文化  

安庆砸棺事件,地方官员粗暴执政,引起舆论大哗,值得谴责。但是一码归一码,他们的错误,不能掩盖民风有待改进的现实。 

 
安庆是一个很传统的地方,旧时习俗影响很大。我们老家人死后先要“厝基”(棺材放在地面上小屋或稻草裹起来)一年或三年才能正式下葬,颇为折腾。但是在这个时代,很多人外出打工,或是迁移到外地工作,为了丧葬的繁杂来回奔波,这些旧习是死人折腾活人。
 
对丧葬的讲究,也有因循旧习的糊涂。很多人是怕做错了,以后父母在天之灵不保佑自己发财。这种“利用”式信仰是否靠谱,我深表怀疑。我同时也注意到,在安葬上颇为讲究的很多人......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30日 00:09

砸棺事件中的人伦悲剧

我的老家在桐城,那里注重文化,也成就斐然。过去就有“五里一进士,隔河两状元”之誉,号称文都。但是而今经济挂帅,文都寂寞多年。不想再一次名扬全国的时候,是殡葬改革中的砸棺丑闻。
 
这事让我五味杂陈。安庆乡风风俗有不少不合理之处,对此我将另文讨论。在道理上,我也觉得改火葬是好事。回到老家, 青山之间忽然看到东一个西一个坟头,甚至就在活人屋子不远处。现在经济条件好了,有的人还用水泥浇灌,不同于过去上面能长草“托体同山”的土坟。当然每一个子孙都会觉得这坟非常重要,问题是合起来东一个西一个,就非常凌乱,也使得过去的山、地,被坟地弄得支离破碎。上坟导致火灾......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29日 02:47

为什么瘦孩子里学霸多

为什么瘦孩子里学霸多
 
学年结束,学校搞年终总结,发大奖小奖,名目繁多。我儿子读书字数达到了一百万,学校给发放“百万大奖” ——  一件写有百万阅读量的体恤衫。然后,这一批“百万富翁”们还被老师带到一娱乐中心,玩卡丁车和游戏之类作为犒赏。跑步每跑五英里,就得一小奖。参加的市少儿合唱团,举办音乐奥林匹克,他获得了五个各种各样的奖,我都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他拿奖拿到手软,所以也无所谓,回家到处乱放,我们也没个柜子装,有的就掉地上,被我家那除了月亮什么都啃的狗给啃了。
  
我女儿到这边上学后,成绩也很优秀。一年中数次获得相......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28日 22:31

《一个唯美主义者的遗言》再版  

《一个唯美主义者的遗言》再版  

 
此文纯属广告,过去也提过,但再版刚刚出来,所以改了改再发一下,看过的朋友请原谅。

《一个唯美主义者的遗言》是我2004年出版的一部译作。此书是一传记和小说的混血,又称“伪日记体”,是传记作家彼得·阿克罗伊德戏仿奥斯卡·王尔德的口吻所作,记载王尔德晚年在巴黎的经历。这种戏仿的手法我一度甚至热衷于模仿。比如我家女儿出世后,我就曾用她的口吻,写下了来到人世的感受。那时候还没有博客,我用土办法,用电子邮件发给亲朋好友,恳求大家来读。此书是一部作家写作家的作家之书,涉及英国文坛掌故甚多,南大英文系也将此书列入英文专业研究生《英国文学》课的教材和阅读......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26日 14:41

尊称的翻译

尊称的翻译
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则电子邮件礼仪的文章,我告诉同事说,到美国来,这个社会很多潜规则我都不知道,更不要说新媒体的新规则了。他们说,无所谓,大家都在学。你好在是一外国人,很多时候这就是天然的挡箭牌,别人不会太在乎的。事实上,美国是一个很大大咧咧的地方,礼仪没有那么多,所以也被欧洲人称作没文化。但是如果你换个角度去想,他这没文化也是一种文化,一种大家彼此平等,形式上不怎么讲究的文化。
 
讲究体现在语言上,过去听一位北京朋友讲,一些老北京,有年轻人称呼他不用“您”,都能气得发心脏病。我现在到了这样一种年龄,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称我为“您”了,......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16日 06:20

深泉的诱惑  

深泉的诱惑  
 2014年5月5日,重庆南开中学彭书涵被美国深泉学院录取,引发了一阵“深泉热”。加州沙漠地带的深泉学院,是一所只有25个学生的“初等学院”,突然在一个十几亿人的国家走红,是件颇耐人寻味的事。

走红的原因,显然是大家对现行教育不满,千方百计寻找新的模式。一些另类的教育思维,离我们熟悉模式越远,越容易被追捧。在寻求另类的同时,思维的座标,却又还是熟悉的精英教育。深泉被吹嘘成比哈佛还难进的大学。网上有文称,深泉学院SAT2300是“起评分”。该文还列出了彭书涵的成绩:“托福110分,SAT 1 2280分,SAT 2 2400分(满分),4门AP 全5分”。试图降温的文章,如 《还原被神化的神泉学院......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15日 13:42

领导力:没有人看着,也做对的事

领导力:没有人看着,也做对的事
过去参加过一次项目管理的会议,主持的人笑着说,他应该最擅长项目管理,因为他在家排行第二,总是“in the middle of everything.”我在家是老小,上面有哥哥姐姐,凡事不用多操心,所以我是一个最不大适合当头的人。我在俄克拉荷马的时候,单位领导招聘,我都没有去参加,一来我自认为没有什么领导魅力,二来我想少去开点会,留些精力,多写写文章出出书什么的,我总认为这些才是正事,其他都是浮云,充其量只是谋生手段。

后来德州的单位找我做Director职位。面试的时候,招聘小组的人问我如何领导。我当时并没有搬家的强烈冲动,但是碍于情面,觉得不来不好。便说这是我的弱点,我不善于领导,也不喜欢管人。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