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文章归档 > 2011年三月
2011年03月30日 07:09

桑迪蒙特

桑迪蒙特
Francis Chan的《疯狂的爱》(Crazy Love)书中记述了一个名叫Lucy的女子,原为妓女,从良后,把自己的公寓提供给其它妓女、皮条客、毒贩之类人物使用。我向同看此书的几个朋友推荐了《转吧,这伟大的世界》,说里面的科里根就是这样的人。这个世界上人真是有很多的活法。他们让这个世界变得有意思。
 
我常会想起科里根来。这是书中最出彩的人物。他是一个从爱尔兰到了纽约,在布朗克斯的妓女、皮条客、毒贩中间修道的天主教传教士,不过也不是拉着人传教的那种,而是不声不响用自己的行动去影响他人。他把自己的公寓开放出来,给这些通常被视作“人渣”的人使用,甚至因此挨揍。
 <......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28日 11:38

免费共享真是互联网精神吗?

最近,利益受到“百度文库”侵害的五十位作家发表联合声明,要求百度停止侵权。 百度公司也随即发出道歉声明,说伤害了作家的感情,并称百度文库为“免费文档分享平台”,试图借此免责。声明出台后,作家表示强烈不满。第一,作家没几个是百度的恋人,所以被伤害的不是感情而是利益。第二,“公共分享平台”的定位本身就是一种错误。免费与分享的互联网“精神”是一种人为建构,不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有时候,分享的背后有长期牟利的诉求。而在创意行业,可以说免费分享的精神并不存在,因为这违背了行业的存在规律。

      去年我听过 《世界是开放......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27日 22:12

北大会商意欲何为

北大会商意欲何为
北京大学针对“思想偏激”等十类学生,将会开展“会商”,此举引起了不少争议。
 
不知用“会商”一词究竟何意,我一开始以为是美国学校这种student counseling,但从翻译上看,这种counseling怎会译作“会商”呢?我上网查了一下,发觉
 
北京大学针对“思想偏激”等十类学生,讲开展“会商”,此举引起了不少争议。
 
不知用&ldqu......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27日 11:54

硬盘与电池

硬盘与电池
老友尹部长(典故出处)最近又来到了美国,从西海岸跑到东海岸,中间在我们家 —— 美国中部—— 住了几天。据他属下介绍,部长一共会两句英文:Hello!  还有Fish!  因为他喜欢吃鱼。

入关的时候,他带了很多硬盘。官员问英文问他,他只能流利地用中文回答。但是部长估计着他们是在问这是什么东西。他突然想起平时看产品包装的时候,这东西一般写的是HDD. 于是他说这是HDD.  

官员于是让他过去了,并在报关单上写了个大大的A. 让他过去了。

我在想,禁止英文缩略语是何等愚蠢的事,部长要是不知道这缩略语,那怎么办。

前日送他去......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25日 13:06

从房奴到将军

从房奴到将军

据说家电有耳。一旦得知你手头宽松,它说坏就坏。我刚拿到一点退税,还没高兴开来,冰箱制冰器突然滴水不止,从后面关也关不上。只好把水总闸关掉,一时间生活方寸大乱。打电话找修冰箱的人,谁知他们说下个星期二才有空,届时我们这里估计已经水漫金山了。后来折腾了一天,班也没上,好不容易给另找了个师傅,花了不少钱给修好。

 
拥有一个房子,有诸多好处,但除了付按揭的负担外,各种各样的维护打理,是一件十分头痛的事,哪怕你供得起,也一样可能成为“房奴”。因此,社区里的一些人说到某家房子多大,院子多宽,我还真丝毫激不起兴趣来。一个人需要为这样的房子,去付出多少的心血?......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23日 07:20

翻译相对论

在微博上看到彭伦兄和一个读者争论我的《地之国》翻译问题。顺着去看,原文如此:

菲兹杰拉德是我一直很喜欢的一位作家,所以当我看到《地之国》(netherland)被称为后殖民版的《了不起的盖茨比》的时候,还是很期待的。

但是……人生就怕“但是”二字啊。首先,我疑心译者太匆忙了,偷懒保留了英文的句式,留下很多阅读障碍;最要命的是翻译者恐怕对于中文之美还没有真正入门,如果说有美感那也是提供给乐于看《读者》类堆砌文字的读者群的,译者喜欢用的词语是那类现成的、没有危险系数的、看似很有表现力的,实则非常苍白、陈词滥调、疙里疙瘩的词语,这可真是我最......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22日 11:08

教育捐款不是办法

教育捐款不是办法

此文因投稿,有所更改,重发如下:

我有一友,在上海读博士,近日接到家乡村主任的电话,称其家里的小学校成了危房,需改造,总资金是130万,县财政、镇财政和村里按比例出。但是拨款的时候出现了踢皮球,县财政拨款之前,要镇里先出;镇里说财政没钱,于是把困难留给了村里。村里商议下来,让每个村民付50元,还要从村里考出去的大学生捐款,于是就找到了他这个考出去的大学生,开口就要上万。一个生活在上海的博士生哪里能随意拿出这么多钱?于是他发博客称,“我来助学,谁来助我”。他自己也是一位教育研究者和教改的倡导者,曾多次参与教改项目。他质问:为什么这种费用,需要靠个人捐款来解决?

如果是我,这钱我是不会去捐......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17日 12:30

死如秋叶之静美

今日上各中文网一看,好像只看到两个字,抢盐。有人说盐可以防止核辐射。

这自然是日本地震和核污染风险带来的恐慌。可是我觉得这也很可笑。海啸来的时候,你会看到画面上的汽车被冲得就跟玩具似的。人的这些小聪明,跟大自然的摧枯拉朽比起来,算得了什么?如果发生核污染核泄露,多吃点盐又能抵挡什么呢?到了这种大难临头的时候,如果是我的话,我不会吃盐,而是搬个凳子慢慢吃冰淇淋。

由此我想到了人对于死的恐慌问题。

上次我们老家出现小地震,我赶紧紧张地打电话告诉我妈,本想告诉她如何应对,不料她打断我的话说:这个你怎么防,晚上睡着了,谁又能去想怎么去逃?该来的都会来,慌什么呢?她说她才懒得管,该干嘛......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16日 07:20

本是同根生

家人护照到期,我们临时决定去德克萨斯办理护照延期。

我跟美国同事说要去德克萨斯办护照。哥们听错了,说:怎么,去德克萨斯现在要办护照了?可能以为老是嚷着“别跟德克萨斯乱来”(“Don't mess with Texas" )的德州独立了呢。

之所以听错,是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办护照还要跑这么远路。美国办理护照是去所在地邮寄办理,非常之方便。台湾也是。有台湾同胞听说我们办个护照延期,要开车八九个小时,来回跑三天,便得意洋洋地说,台湾就不需要,邮寄过去就可以了。我想这是你们政府嫌弃你们,见都不想见。谁叫我们政府这么爱我们?你看,几年不见,圣上怕草民们在美国丢了,所以不管人在哪里,非得让使馆亲自接见一下,这多爱护啊......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11日 07:54

学时和水龙头

昨日和一教授聊天,说到前不久上海学生参加的一次国际考试,说是勇拿冠军,把第二名都甩得很远,你们真厉害。

我说没什么,这说明不了什么问题,我们学时就比你们长,且善于应试,我们的教学是在考试指挥棒之下开展的教学(teaching to the test). 目前美国也有了这种倾向,尤其是在布什时代“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政策实施其间。但是据我看,和中国一比,还是小巫见大巫。我们小孩被抽去参加一次全国教育进步考试,学校又是发通知最后又是发证书,忙得不亦乐乎,因为平时很少有这种“大考”。而在国内,这种大范围的统考十分普遍。

除了国内的学生考试擅长以外,在美国的中国以及其他亚裔小孩,经常学习成绩优秀,以至于在Affirmativ......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07日 13:12

当助学成了道德绑架

近日看到一篇吴孟达的专访,专访中他说过去吃喝嫖赌,结果负债累累,结果跑去找当时发迹了的同学周润发借钱。周润发一分钱不借,吴孟达很是生气,但是也无奈,只好发愤努力,经过四年时间,终于通过自己的努力把钱还清。后来吴孟达再次见到周润发,连声道谢,因为如果当初发哥心一软,把钱借了,吴孟达还会浪荡下去。

富兰克林有句名言:不要找人借钱,也不要借钱给人。因为二者最终都会伤害感情。但是有时候人心肠软,或是碍于情面,就给借了,于对方而言,未必就是好事。人心肠太软是很害人的事情,亦即古话说的“妇人之仁”。

捐款是好事,是一种利他主义行为,但是捐款如果过程糊涂,去向不清,或是导致该负责的人继续不负责,......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05日 10:59

衰而不败的美国教育

近日来,耶鲁大学法学院蔡美儿教授《虎妈战歌》一书,引发了一场关于中美教育差异的大争论。包括《华尔街日报》、《时代周刊》在内,美国诸多媒体卷入了争论漩涡。这场争论,触及了两种文化最内核的一些东西,比如两国家庭的育儿哲学差异,两种教育体系对于学生的不同期待。而这个争论的“大气候”,则是美国人对教育体系深重的危机感。2010年末的国情咨文演说当中,美国总统奥巴马甚至说这个年代是美国新一代的“斯普特尼克时刻”(sputnik moment)。

美国教育的“斯普特尼克”时刻

斯普特尼克是苏联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放的人造卫星。这颗卫星上天之后,美国人深受刺激,觉得被苏联人抢了先,美国落伍了。这种耻辱感激发了美国后......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03日 14:47

In search of a place

In search of a place

A few months ago, I finished translating Column McCann's Songdogs. Part of the novel is set in Wyoming. One of my sociologist professor from Syracuse University, a prolific writer and researcher, also went to Wyoming when he retired. Then I went to the bookstore, picked up a book by Annie Proulx. On the cover I saw that Annie Proulx also lives in Wyoming. Curious, I raised the question on Facebook: Why has Wyoming become a writer's favorite place? My friend Kim answered it's because there is nothing there. She said there might be more cattle than people in that state. This makes perfect sense as wri......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