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文章归档 > 2013年五月
2013年05月31日 21:20

着装的中庸   

中国人在美闯荡大不容易。职场野兽凶猛,被人裁员的故事司空见惯,大家也在总结到底什么原因,导致被雇主不再看重。我听一个老表批评另外几个被裁中国同事着装的问题。他自己总结了经验教训,衣服和鞋子每天都换新的,给人良好印象。只不过我比较悲观,觉得如果人若想让你走的时候,你就是一小时换一双鞋也没有用。当你的职业发展势不可挡时候,你就是找个垃圾袋套身上招摇过市,弄只鱼钩钩在耳朵上当耳环别人都觉得很酷。大部分人是很笨的,会在思维里牵强附会,用成功掩百丑。马云演讲那些语录,当老师时讲没人会当回事,等他功成名就了,他就是在台上躺着说梦话都有人拿出小本子摘抄。


 
回到着装的话题上......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31日 05:59

偷鱼食的浣熊   

偷鱼食的浣熊   

屋后有些绿化,野物也不少,常会看到知更鸟、北美红雀、蜂鸟、猫头鹰、啄木鸟,有时候还能看到兔子、松鼠、负鼠... 最近,不知什么动物,开始偷吃我放在外头的鱼食。此鱼食是用来喂养小池子里几只鲤鱼和金鱼的。我把这食物装在一个塑料瓶子里,瓶子口用螺旋式的盖子封着。偷吃的动物想必足够聪明,不然也打不开。

我把盖子旋紧,次日发现,瓶子的一侧有个小小口子,鱼食不翼而飞。看来这野物咬穿了塑料瓶,将鱼食倒了出来吃了。我没法二十四小时监控,不知道这是动物,什么时候出现,好将其捉拿归案。

忽一日深夜,我在书房看书,听得屋子外窸窸窣窣。出去一看,终于......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30日 06:45

上大学还划算吗?   

最近,纽约市长布隆伯格称:成绩平平的学生,最好就别上大学了,直接去当水管工好了。大学其实也可给我们带来各种无形价值,如网络、关系、视野、满足感等等。不过今日我们按下这些不表,单说上大学是否“划算”。

最近我正好家里的抽水马桶坏了,为了省掉请水管工的高昂费用,我在家半生不熟地装,装了一身汗,倒也感慨当初为什么不学做水管工。美国只要涉及人工,什么都贵。这是布隆伯格将上哈佛和当水管工相比较的前提条件。几十年来,这个国家一直强调彼得·德鲁克(Peter Drucker)提出的“知识经济”一说。这种导向,提高了全民受高等教育的比例。人才结构倒金字塔化,脑力劳动者多,体力劳动者反少了。加上又有工会保障,蓝领的收入......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29日 09:03

律师的名声   

美国律师叫“追救护车的人”(am bulancechaser),因为出了车祸,有人受伤了,律师就跟着过去,帮助他索要赔偿,自己收取高额佣金。我最近发现,他们追的还不止救护车。前几天我老婆收到一律师函,该律师事务所说从某记录上看到她有一笔帐单没付,应为车祸医疗费帐单。果然不假,我老婆几个月前坐别人车,该车被撞,她确实受了些轻伤。可是这律师行是怎么知道的呢?是不是应该另请一家律师,控告泄露信息的某家医疗机构?看来律师已经不满足于追救护车,而开始用“大数据”武装自己,根据数据按图索骥找潜在客户了。

 
美国律师名声不大好,无孔不入,哪里有事往哪里钻就是其一。但是说到底,不......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27日 10:04

俄克拉荷马的龙卷风(下)  

二十号是星期一,我们听预报说龙卷风再来。这次来的时间很不巧,是两三点钟,正是小孩放学回家的时候。不过我觉得应该没有问题,学校通常会有安全的地方掩藏小孩。

 
坐在办公室,突然屋顶上噼里啪啦,又下冰雹了。到窗口一看,外面天很黑,如夜幕将至。龙卷风警报再次响起,我们下了楼。两百米外的一幢房子,礼堂半地下半地上,是学校比较安全的藏身地,但我已经无法过去。大雨如注,直直地泼下来,过一会儿风来了,雨又开始斜飞。我们于是藏到图书馆里安全的地方。图书馆工作人员非常负责,到三个楼层四处寻找,让还没有走的人集中到下面来。
 
打电话给女儿,却吃惊地发现,她在返回......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27日 08:35

李承鹏与龙卷风

李承鹏与龙卷风
我们家不远处(我们老乡门口)正在修建的房子,大家能看到骨架全是木头。
建好之后房子很漂亮。
 

俄克拉荷马天气恶劣,不过大部分居民安土重迁。安妮普鲁曾在小说《老谋深算》中描述:“我能看出土地被永无止境地使用着,践踏着,草根扎了下去,水牛的蹄子在上面践踏,古老的火鸡在上面刨食,家马野马在上面奔跑,包着铁的轮子在上面轧,犁在上面划,靶在上面压,冰雹在上面砸,大批牛群在上面走;这里钻头钻过,推土机推过,化学品泛滥过。余下的,不过是一片贫瘠的、中性的土地,那浅褐色的土勉强可用。现在,只有这片形同鬼蜮的土地,短暂而又顽......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24日 11:29

俄克拉荷马的龙卷风(上)  

五月十九、二十两天,我所在的俄克拉荷马连续发生多起龙卷风着陆灾害。我家离“龙卷风走廊”很近。由于附近小区接二连三被龙卷风袭击,去年,我们装了个龙卷风掩体。这个掩体装在车库里,可以把一辆车子停在上面,留一个口子,随时能下去。平时掩体用不着的,我们同事说他是用它来换机油—— 车子停在上面,人钻下去,便于看到车子下面的零配件。我曾经想把它变成一个自己躲起来写作的地方,美其名曰“地下翻译写作中心”,但是下去很闷,一会儿我就给闷出来了。

春季一到,我们就在下面储藏了一些水和干粮,以及电筒、收音机。十九日是星期日,我们有预报说会有多次龙卷风袭击。俄克拉荷马龙卷风警报系统部署得很好,且每个星......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24日 06:02

翻译的宁静工程

翻译需要几乎绝对的安静。对于我们这种业余做的人来说,这种安静并不好找。白天上班,工作和翻译毫无关系,私底下做一不敬业,二不现实。不管工作多么清闲,只要来个电话,隔壁同事的聊天,突然弹出的工作电子邮件,都会打断我们斟酌的思路,所以不可能去做翻译。

 
翻译和写作所需安静,在家里也找不到。孩子们都是精力旺盛的年龄,几乎每几分钟就来打扰一下,或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去注意。没有办法,后来我只好利用家人出门参加各种活动、社区宴会的时间,见缝插针地做事。我不去参加华人社区几乎所有的活动。这不但让家人不满,也让周围人觉得我这人不合群。久而久之,大家有了自己的生活圈子,一个走向众声喧哗......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23日 04:32

赈灾需要健全的民间社会

赈灾需要健全的民间社会
图为由教会(十字架建筑)、社区中心(三个人形)、高校(右下图)组成的救灾安置点,灰色条状地带为20日龙卷风经过的地方(从Newcastle到Moore)
 

俄克拉荷马五月二十日发生震惊世界的龙卷风灾害后,美国联邦和州政府都积极承诺救灾。行动的具体表现我一时还无法看到,唯一能看到的行动是州长让各地学校下了半旗致哀。身处俄克拉荷马,至少在目前,我看到的更多的是民间社会的强大活力。

 
首先, 各媒体的报道,在这无序的灾难中产生了秩序。本州电视台连续24小时在报道受灾情况和各种通知,使得人们知道到底在发生什么,该怎样或者不该怎样帮助。在搜救时,电视台......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22日 13:45

刷墙与学习   

刷墙与学习   
 

前几天看到一则促销广告,某装修公司的杂工(handyman)半价收费,原价是每小时75美元。美国通过各种贸易手段,让美国人能够享有非常便宜的物品,很多从中国进口的东西,比在国内买还便宜。不过,一旦涉及人工,由于工会、最低工资等诸多因素,费用就会高得离谱。很多美国人三头六臂什么都会,这都是逼出来的,或者是从小被他们的爸爸妈妈逼出来的。

我们想换个房子,让中介来看现有房子。中介建议我们把墙纸撕掉,重新刷漆,然后要油漆柜子,换电灯等。我说我白天上班,回家还有别的事情,没时间弄这些,她于是叫了个杂工来报价。杂工说完成所有这些,需要7000元,这还不包括撕墙纸。杂工说......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21日 05:30

龙卷风   

俄克拉荷马今日发生严重龙卷风灾害,不过我们都还平安,请各位亲朋好友放心。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19日 08:57

直面问题也是正能量   

直面问题也是正能量   
得克萨斯一所高中的历史课上,老师让一个名叫杰夫·布里斯(Jeff Bliss)的学生出去。这个学生临走之前在班上即兴发言,训斥老师教学不负责任,只给学生发讲义敷衍了事,而没有去给作为国家未来的学生真正的教育,去激励他们,影响他们。他的愤怒发言中不乏脏话,这段发言被班上同学偷录下来,传上了网,很快快速传播起来。有趣的是,媒体对这位略带脏话训斥老师的同学褒奖多余批评。要是在国内,这种做法恐怕要引起关于造反与文革的回忆,录像能否存活还是问题。(详见Youtube上的报道)

更有趣的是,事后学区表示要对教学方式进行检讨。那位学生退学了发现不是个办法,无法实现发展,所以又回去了,也没有被惩罚,虽然学区也批......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17日 05:34

翻译生意经   

翻译生意经   
书名:How to Succeed as a Freelance Translator, Second Edition
豆瓣评分:0分(0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我过去在西弗吉尼亚的一同事,给我转来一篇关于翻译的文章,作者是科琳·麦吉(......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16日 06:07

破裂家庭中也有成长

破裂家庭中也有成长
 此文为《我被爸爸绑架了》一书所写,原题为《绑架中的双重救赎》
 

“暑假的第一天,我被绑架了。”《我被爸爸绑架了》一书就是这样开始的。“绑架犯”是叙述者小春的爸爸。小春已经很久没见过爸爸了,妈妈用各种谎言掩饰夫妻已经分开的现实。“只有每天见面的人才谈得上‘喜欢’还是‘不喜欢’。我自己也不清楚究竟喜不喜欢爸爸。” 而到了故事的最后,爸爸“在我眼里却不可思议地散发出光芒,仿佛被金色胶囊包裹着。”这是一个成长和亲子关系的故事。作者为日本当代著名作家角田光代。此书曾获日本路傍之石文学奖、产经儿童出版......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15日 11:11

露营   

露营   

周末我和儿子与一群朋友去城外一牧场上露营。出城不久,柏油路就结束了,全是起伏不平的土路。两边是连天草地,城市文明踪迹全无。牧场很大,房子也是,车库里都有洗手间。到了房子前,却看人们安营扎寨的地方在远方,道路已经没有了。我们只好掉头,从牧场的草地上蜿蜒开了过去。车子底盘低,一路上有草哗啦啦从下面划过,路歪歪扭扭,有处地方感觉车子都要翻过来的样子,于是我赶紧叫儿子下去走,我自己过了坑洼地,不便,而又有些刺激。

营地前有一池塘,池塘边有多处红石,供来客垂钓。先来小孩已经三五成群在池塘边钓起鱼来。有大人带着孩子在池塘上划船。夕阳西下,水面上一片金色。我们停好车,装上帐篷,也拿着鱼竿去钓......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14日 06:21

如何洗脑   

如何洗脑   
 前不久,我女儿突然要我给她买一个“智能手机”。我担心这手机干扰太多,所以拖着没买。后来她说,我给你写一篇文章,介绍我为什么要这手机,你看了再决定。她于是花了两个小时,写了篇文章,告诉我她为什么要买手机,说得头头是道。看完后,我鬼使神差,不仅买了手机,

还买了保护膜,接着又买了一个护套,然后想想又买了一个支架。

结帐的时候,我纳闷自己怎么突然这么大方,给她买了这些。

后来我才从她作业本里翻出了上述“说服技巧”的讲义和作业来。原来我被忽悠了。

美国学校里,老师也教人如何去“说服”他人,让人刻意去......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10日 05:19

好为人师表   


出门的时候,我动不动和孩子讲人生的大道理。有一天,我看到女儿在日记里写道:爸爸在车子里大谈文学、哲学和人生。孩子们没有办法,只有默默忍受,有时候知道我要讲大道理了,我看两个小孩就痛苦地呻吟一声,互相翻眼睛,让我哭笑不得。在家里,有时候我想写东西,小孩来烦,我就想顺便教他们一点我文中写的道理,跟他们说:为父刚写了一篇小文,来来,坐下,我用英文翻译给你们听听,看你们觉得如何?他们一听,拔腿就跑,落荒而逃。我想奇了,我的话居然这么有功效?那么下次中国要是打仗,我上前线搞百家讲坛去,让敌军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把自己的人生感悟,和家人分享,出发点很简单:家人都改......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09日 05:17

体检奇遇记   

常听说中年知识分子猝死的新闻,最近南京大学历史系一教授,不到52岁就与世长辞。另外一个高危人群,是IT界人士。前几年曾有一调查称,中关村IT精英平均死亡年龄是53岁。我想这和知识界、IT界长期伏案工作、缺乏身体锻炼有关。一个常见的说法,是这些群体处在“亚健康”状态。本人长期翻译、写作,算个小知识分子,但是正式工作又是在IT部门下,从事教育技术类工作,所以两个高危群体都沾边,应为亚健康里的极品。

因此,我约了一下家庭医生,去进行例行体检。我们的保险公司,每年可免费体检一次,这样有助于我们平时注意身体健康,省得生病了他们来赔钱。

体检的时候,护士给我量了体重身高。......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07日 22:07

语言谋杀工作   

几个在家当顶梁柱的朋友,人到中年,突然一下子工作没了。我在想这到底是为什么?有时候我发觉美帝还真冷面无情,管你跟他干上多少年,说让你下岗就让你下岗。有的人还在生着病,突然一下就被单位裁了。至于身份没有办好,一家人无法安顿,全家老小失去保险,他们会觉得是你个人的问题,和雇主没有关系。再说了,美国整个经济都不好,很多人没工作,他们更觉得没有道德义务,去照顾一个外乡人。在我们这种小地方,中国人有时候发展得比本地人还好,不少当地人本来就妒忌,才不管你是死是活。甚至有时候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让员工离开。

前些日子,就有一个在州政府工作的朋友,因为发现了同事的一些黑幕,不小心说了出......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03日 05:50

Household Chores Part of a Child’s Education   

Traditionally, Chinese people, from the elite gentry to the vast peasantry, placed great emphasis on having youngsters do chores around the house as part of their upbringing. Reluctant children received an earful of wisdom such as: "If you do not clean up your floor, how can you clean up the world?"

Zeng Guofan (1811-72), a senior official of the Qing Dynasty (1644-1911), wrote numerous letters to his family urging the younger members to do chores as part of their daily routine, even though they had servants who could do them.

This was because do......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