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文章归档 > 2014年五月
2014年05月31日 10:32

那山那水  

那山那水  

插图:何子健

我的笔名叫南桥,这是我出生的小村庄。这是一个小小的自然村,至于更大的归属,则一直没有什么定论。几十年来撤公社变乡,撤区并镇,撤村并乡,撤来并去,都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折腾。名字换来换去,百姓的日子倒没有多大改进,干部倒是越来越多了。这回打电话回家,听说又换了,我们这个小村,属于百岭行政村了。百岭百岭,千山百岭,言山之多也。

小村三面环山。我家的屋前有山,是松山,我一向都是开门见山的。一阵风来,倒也是松涛阵阵。小时候常去山上打柴,地上的松毛松果落上一地,我可以在这里呆呆地坐上大半天。这是一个绝对幽静又很让人享受的地方,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30日 00:15

兴起厚养薄葬文化  

安庆砸棺事件,地方官员粗暴执政,引起舆论大哗,值得谴责。但是一码归一码,他们的错误,不能掩盖民风有待改进的现实。 

 
安庆是一个很传统的地方,旧时习俗影响很大。我们老家人死后先要“厝基”(棺材放在地面上小屋或稻草裹起来)一年或三年才能正式下葬,颇为折腾。但是在这个时代,很多人外出打工,或是迁移到外地工作,为了丧葬的繁杂来回奔波,这些旧习是死人折腾活人。
 
对丧葬的讲究,也有因循旧习的糊涂。很多人是怕做错了,以后父母在天之灵不保佑自己发财。这种“利用”式信仰是否靠谱,我深表怀疑。我同时也注意到,在安葬上颇为讲究的很多人......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30日 00:09

砸棺事件中的人伦悲剧

我的老家在桐城,那里注重文化,也成就斐然。过去就有“五里一进士,隔河两状元”之誉,号称文都。但是而今经济挂帅,文都寂寞多年。不想再一次名扬全国的时候,是殡葬改革中的砸棺丑闻。
 
这事让我五味杂陈。安庆乡风风俗有不少不合理之处,对此我将另文讨论。在道理上,我也觉得改火葬是好事。回到老家, 青山之间忽然看到东一个西一个坟头,甚至就在活人屋子不远处。现在经济条件好了,有的人还用水泥浇灌,不同于过去上面能长草“托体同山”的土坟。当然每一个子孙都会觉得这坟非常重要,问题是合起来东一个西一个,就非常凌乱,也使得过去的山、地,被坟地弄得支离破碎。上坟导致火灾......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29日 02:47

为什么瘦孩子里学霸多

为什么瘦孩子里学霸多
 
学年结束,学校搞年终总结,发大奖小奖,名目繁多。我儿子读书字数达到了一百万,学校给发放“百万大奖” ——  一件写有百万阅读量的体恤衫。然后,这一批“百万富翁”们还被老师带到一娱乐中心,玩卡丁车和游戏之类作为犒赏。跑步每跑五英里,就得一小奖。参加的市少儿合唱团,举办音乐奥林匹克,他获得了五个各种各样的奖,我都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他拿奖拿到手软,所以也无所谓,回家到处乱放,我们也没个柜子装,有的就掉地上,被我家那除了月亮什么都啃的狗给啃了。
  
我女儿到这边上学后,成绩也很优秀。一年中数次获得相......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28日 22:31

《一个唯美主义者的遗言》再版  

《一个唯美主义者的遗言》再版  

 
此文纯属广告,过去也提过,但再版刚刚出来,所以改了改再发一下,看过的朋友请原谅。

《一个唯美主义者的遗言》是我2004年出版的一部译作。此书是一传记和小说的混血,又称“伪日记体”,是传记作家彼得·阿克罗伊德戏仿奥斯卡·王尔德的口吻所作,记载王尔德晚年在巴黎的经历。这种戏仿的手法我一度甚至热衷于模仿。比如我家女儿出世后,我就曾用她的口吻,写下了来到人世的感受。那时候还没有博客,我用土办法,用电子邮件发给亲朋好友,恳求大家来读。此书是一部作家写作家的作家之书,涉及英国文坛掌故甚多,南大英文系也将此书列入英文专业研究生《英国文学》课的教材和阅读......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26日 14:41

尊称的翻译

尊称的翻译
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则电子邮件礼仪的文章,我告诉同事说,到美国来,这个社会很多潜规则我都不知道,更不要说新媒体的新规则了。他们说,无所谓,大家都在学。你好在是一外国人,很多时候这就是天然的挡箭牌,别人不会太在乎的。事实上,美国是一个很大大咧咧的地方,礼仪没有那么多,所以也被欧洲人称作没文化。但是如果你换个角度去想,他这没文化也是一种文化,一种大家彼此平等,形式上不怎么讲究的文化。
 
讲究体现在语言上,过去听一位北京朋友讲,一些老北京,有年轻人称呼他不用“您”,都能气得发心脏病。我现在到了这样一种年龄,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称我为“您”了,......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16日 06:20

深泉的诱惑  

深泉的诱惑  
 2014年5月5日,重庆南开中学彭书涵被美国深泉学院录取,引发了一阵“深泉热”。加州沙漠地带的深泉学院,是一所只有25个学生的“初等学院”,突然在一个十几亿人的国家走红,是件颇耐人寻味的事。

走红的原因,显然是大家对现行教育不满,千方百计寻找新的模式。一些另类的教育思维,离我们熟悉模式越远,越容易被追捧。在寻求另类的同时,思维的座标,却又还是熟悉的精英教育。深泉被吹嘘成比哈佛还难进的大学。网上有文称,深泉学院SAT2300是“起评分”。该文还列出了彭书涵的成绩:“托福110分,SAT 1 2280分,SAT 2 2400分(满分),4门AP 全5分”。试图降温的文章,如 《还原被神化的神泉学院......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15日 13:42

领导力:没有人看着,也做对的事

领导力:没有人看着,也做对的事
过去参加过一次项目管理的会议,主持的人笑着说,他应该最擅长项目管理,因为他在家排行第二,总是“in the middle of everything.”我在家是老小,上面有哥哥姐姐,凡事不用多操心,所以我是一个最不大适合当头的人。我在俄克拉荷马的时候,单位领导招聘,我都没有去参加,一来我自认为没有什么领导魅力,二来我想少去开点会,留些精力,多写写文章出出书什么的,我总认为这些才是正事,其他都是浮云,充其量只是谋生手段。

后来德州的单位找我做Director职位。面试的时候,招聘小组的人问我如何领导。我当时并没有搬家的强烈冲动,但是碍于情面,觉得不来不好。便说这是我的弱点,我不善于领导,也不喜欢管人。真......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14日 00:26

牡丹颂  

牡丹颂  
《阿帕拉契诗人的唐代乡愁》一文中我提到了继承发扬中国诗书画传统的盛东桥先生。文章发出来后我发给两个阿帕拉契诗人,他们用谷歌翻译看了个大意,对我提到的盛老师的诗画颇有兴趣。我正好手边有一册盛老的牡丹画册,于是仿照他们阿帕拉契诗歌的风格,翻译了开始的三首诗歌发了过去,并邮寄了一册画册过去。

翻译不当之处,还请盛老和各位读者海涵。


Odes to Peony
By Mr. Sheng Dongqiao

1. 
   
Rain or shine, 
I see you through window blinds
I......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10日 10:31

第三只眼睛看教育——5位海外华人学者的教育省察  

第三只眼睛看教育——5位海外华人学者的教育省察  
陈心想博士主编的《第三只眼睛看教育》新近出版,其中也有笔者部分文章,欢迎大家支持。此书 当当有售:http://product.dangdang.com/23465255.html#authorintro

作者介绍:

陈心想,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社会学博士。现供职于美国密西西比州立大学国家战略规划与分析研究中心。曾获得麦克阿瑟学者奖学金,明尼苏达大学社会学系优秀研究生助教奖、马丁德尔奖等。学术研究曾得到美国国家科学基金、麦克阿瑟基金等支持。出版中文文集《明尼苏达札记》,教育随笔多发表在《教师月刊》《教师博览》《中国教师报》《中国教育报》《教育时报》等报刊。 

......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09日 02:42

阿帕拉契诗人的唐代乡愁

阿帕拉契诗人的唐代乡愁


美国东部阿巴拉契山系,南起阿拉巴马和佐治亚,经南卡罗莱纳、北卡罗莱纳、弗吉尼亚、西弗吉尼亚、肯塔基、宾夕法尼亚、俄亥俄州,北抵纽约州,几乎纵贯美国南北。这山系也是比尔·布莱森描述过的阿巴拉契道路(Appalachian Trail)所在的山系,深受徒步旅行爱好者的喜爱。这群山峻岭之间的诗人,多以阿巴拉契诗人自称,可以说他们是美国的山地诗人、田园诗人。
 
初次接触这些诗人,是因多年前我在西弗吉尼亚当课程设计师,一位我帮助过的诗歌教授邀请我去他们的“诗歌俱乐部”。去了这诗歌俱乐部,发现在小小的三州交界的亨廷顿,居然“窝藏”着一批山地诗人。......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07日 12:14

城乡结合部的平泊  

美国中国人很多,但是一般都聚集在纽约、芝加哥、洛杉矶这些城市,或是圣保罗、俄克拉荷马等二线城市。像我们这种地方,外国人跑来,有时候会像鸡过马路一样引发思考。如果有人问起,我一般有个标准答案,说在这里,不用平行泊车。为了逃避平行泊车,我从美国一路逃窜到了南部,很快就接近墨西哥边境了。

 
我平泊技术特烂。考驾照的时候要考平泊,我练啊练啊,结果驾照还没考下来,车坏了。再后来去考,考了一百多分 ——扣的负分。考官给我打印了很长的清单。如果当时把清单保留下来,它应该就是驾车错误小百科。清单上包括超速、判断失误、跨中间线行驶、三点转弯失败、平行泊车操纵次数过多......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01日 02:19

学董桥没未来  

近日董桥宣布退休、封笔,成了一条不小的新闻。九十年代,香港报人柳苏在《读书》上发过一篇《你一定要看董桥》,当然可能主要是自己喜欢,但不乏小圈子互捧,外加宣传香港这些动机。评论家陈子善后编著同名的《你一定要看董桥》一书,使得这位生活环境在大陆之外的作家,在大陆知识界名闻遐迩。董桥自称这话害了他。这话是真心话,也是矫情话。说它是真心话,是因为人再有本事,若名声比本事大,对本人来说终归是祸事。说它矫情,皆因这些夸奖也造就了他的文名,扩大了他的影响。
 
冯唐最近就和多年前的陈子善唱反调,撰文称《你一定要少读董桥》。他就说董文太肉感,腻味。冯唐自己的文字也雕琢,恐怕是比董......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