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文章归档 > 2010年四月
2010年04月30日 04:15

Cloud Translating

I just finished translating a novel entirely on Google Translate, all 350 pages of it.   I don't know if I am the first person to do so, but I am certain I won't be the last.

To translate with Google Translate, you'll need an electronic document, and that can be very difficult to obtain if you are working on a novel, as you don't see electronic copies of novels circulating as that would raise concerns of piracy.  So in order to get an electronic copy, I purchased a Kindle version of the book from Amazon, I downloaded the Kindle App both to my iPod and my computer on the Windows side.   Whe......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29日 06:10

文学翻译开始进入美国学术正统

《静静的顿河》、《日瓦戈医生》等名著译者力冈先生当年在安徽师范大学外语系工作,从讲师职位上评选副教授,遇到了一些阻挠,力冈先生二话不说,捧出自己的所有译著摆到领导桌子面前一摆,质问:请问你们谁有这些著作,再来论断我。领导傻眼了,王老师非但顺利评选,而且破格提升,绕过了副教授,直接晋升为教授。

这在我们的母校成了一佳话。之所以成为佳话,因为这样的例子实属罕见。

在大部分高校,翻译著作是不算学术成果的。我从事翻译多年,深知文学翻译的价值、智力投入和社会影响有时候远远超过一些“学术论文”,所以造成文学翻译不能和学术职称评选挂钩,不是一个正常现象,尤其是在中国这个引进图书名列世界前列的翻译......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28日 12:50

转载:“被医改”:美国华人细算账

4月19日,生活在洛杉矶的华人刘丽莎被电视中一则医疗保险公司的广告引得发笑——广告将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3月份签署的医疗改革法案描述为一项增加国民负担的失败改革,“这类广告我看过不少,”刘告诉记者:“但这不会改变我的观点,我们支持奥巴马,因为我们不是富人。”

历时一年的美国医疗改革终于成型。在未来的几年内,这部法案将致力于扩大美国医疗保障的覆盖面,并将改革的矛头直指曾为刘丽莎们诟病的美国医疗成本。

本报记者_张耀庆 见习记者_严凌华 发自纽约、费城、俄克拉荷马、上海 

平民看病:一次就能倾家荡产

“在美国,只要去看医生,无论你是即将丧命,还是医生只说声‘How are you’然后开个药方......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28日 00:39

PowerPoint: 美军新敌人

PowerPoint: 美军新敌人

如果美军的阿富汗军事战略能用一张PowerPoint来显示的话,会是上图形状,整个一锅粥。《纽约时报》今日发表一篇文章,说美军终于发现了自己的敌人,原来是PowerPoint。文章基本上说了两个大意,第一是PowerPoint过于简化现实,第二,太多的军事汇报和交流(包括国防部、白宫的汇报),是用PowerPoint来进行的,非但简化了现实,且会造成一些思维上的错觉。另外,大家准备PowerPoint花的功夫太多,有军事网站采访美军某战地军事人员,问他们平时都干什么,回答是:在做PowerPoint。文章后的评论中有人留言说:是的,我们的军事人员在准备PowerPoint的bullet point (要点),敌人在准备bullet (子弹)。

2004年我曾写过一文《PowerP......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26日 13:58

美国医疗答问录(版本二)

上篇文章“美国医疗答问录”,是我在采访中原原本本老老实实回答,除了医改过程外,我并无和国内对比的意思,但有一些读者责骂我不该说出美国医疗昂贵的真相,继而怀疑我的动机,为这些指责我感到十分难过,经过一番思考,我决定对相关说明做些修改:

美国看病比国内强得多,不管什么人都可以来看病,看完就走,不用付钱。 看病要钱也没有关系,反正美国遍地都是黄金,怎么也比中国强。 美国医生都是活雷锋,只顾看病,从不计得失。 美国医保一点问题没有,奥巴马搞医改,主要是因为他闲得蛋疼,也可能是因为火山灰的缘故,没法去波兰,所以在家瞎捉摸要不要找个系统来开刀,比如医疗。 美国教育也没有问题,比如耶鲁大学校长,一般都没什么事情......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24日 09:20

美国医疗答问录

上海一家报纸问到我一些关于美国看病和医改的问题,我回答得很详细,但是采访文章中只用到一点点,所以另发在这里。

问:你的家庭平时看病是在那类医院?在上海,看病会根据地域或者病情去选择医院,在美国,是否也是如此,还是在固定医院治疗?看病的流程是怎样的?

在美国看病,一般是找家庭医生,不同的保险公司会有不同的家庭医生网络。比如有的家庭医生接受A保险,但是不接受B保险,你得根据自己的保险,从保险公司的网站上,找到接受该保险的医生,然后跟医生联络,看他接受不接受新的病人。医生的诊所,有的是他私人的,有的是几个医生合伙的,有的是挂靠在医院下面的,这些本身并无优劣之分,全看个人选择。 

一般诊所都有......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22日 13:36

莫让鞋匠帮补鞋

我记得我的好友Bygones说过一句名言,你不要找鞋匠帮忙,让他顺便给你补个鞋,因为他就是吃这碗饭的。她发这感慨,可能也是因为她是律师,平时好友觉得她既然是律师,那么就可以顺道给帮点法律上的小忙,对于当事人来说,这是很苦恼的事情。在人情社会,你帮我一把我帮你一把,这会有不少便利,其实你真正想起来,社会成本很高的,一点都划不来。美国人一是一二是二我觉得也挺好。我找学校维修部的同事过来帮我家修理暖气,他平时收多少钱我给多少钱,一点便宜不占他的,我们彼此都不欠。如果有朝一日他需要我帮忙,我也会收费毫不手软。我们都不会感到难为情。

由于我经常在博客里说到英文和翻译这些,经常有读者请我帮忙给他翻译点什么......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22日 03:39

谁赢了朝鲜战争?

中午和几个美国同事吃饭的时候,大家说印第安人看的历史,墨西哥人看的历史,都是“白人写的”,反映的是他们的视角。我突然好奇起来,问美国人如何看待朝鲜战争?

人文学院院长大笑起来:“哈哈,南桥问我们怎么看待朝鲜战争,”他转述说。

“是啊,你们怎么看?”

“还能怎么看,一伙无神论的共产主义者试图把共产主义传给我们!”

我说我们的教科书上写的是资本主义势力妄图控制朝鲜控制台湾控制东南亚,形成包围圈,遏制新中国,所以我们被迫抵抗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院长笑曰,你们害怕什么呢,难道害怕资本主义向你们输出大汉堡薯条吗?再说了,肯德基不挺好吃的吗?

我说那你们现在一定很高兴吧,麦......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20日 12:47

婚姻与野草

晚上我在后院打扫卫生,余下三个人去散步。回来的时候,腐败分子告诉我,路上遇到附近一邻居,她说邻居不搬家了。

我问为什么不搬家了?

她说那邻居和男朋友闹崩了,不结婚了。

腐败分子说你看我们老两口,吵了十几年,也还拴在一起,老美倒是好,说结婚就结婚,说离婚就离婚,一点都不带凑合的。

我倒没想到这个,我在想车库里还有半瓶农药怎么办?

大约一个多星期前,我出门,邻居告诉我,说她要卖房子了。

我说好好的卖房子干什么。

——不够住啊。

——怎么不够住呢?

—— 因为我要结婚了。

我正要说恭喜你啊,但说时迟那时快,我想起了初中英语老师说的一番话来。女人结婚......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19日 13:06

空室效应

晚上我们学校演出两场独幕歌剧,《菜市女郎》(Offenbach’s “Ladies of the Market”)还有《多情上尉》(John Duke’s “Captain Lovelock”),全是我们这个小学校学生自己演的,十分专业,也不知道背后他们投入了多少练习和策划,才有如此高水准演出的。

歌剧本来就是西洋的艺术。中国也有能人,比如Renée Fleming上次去上海,就发现了一个中国小伙(名字记得叫Shen Yang),说他极有天赋的。朗朗在欧洲演出,NPR的播音员感慨,说此事很有象征意义,西方人发明的游戏,现在却被中国打败。

可是我感慨的是,单挑或许我们可以取胜,可是集体比起来,差距就比较大。奥运会和体育也是这个道理。现在我们这个小学校,学生两千人不到,......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17日 09:58

闭门造车

经常有报道说农民在家造潜水艇造飞机,这个我是可以理解的,我最近就在家闭门造车。

这是被逼无奈。F3的学校,经常有稀奇古怪的作业,比如造一个恐龙之家,我跟她用花菜等等造一个什么恐龙的生活基地。每次女儿这种古怪的作业,她都让我帮忙,每回作业忙完,我都瘦一圈。要知道,美国小孩的这种作业和中国完全不同,它是那种建构主义的作业,亦即老师只给一个模糊的目标,具体怎么实现,基本上是大家无中生有,自己在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很不好的一点,是家长得跟着一起做,不然最后交不了差,学校也提倡家长帮忙。我每次帮她做作业,都感觉脑细胞在成批成批地在死亡。

今年早些时候,学校让小孩用二升装的塑料可乐瓶,造一个人物......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15日 05:54

美国部分富人主动要求加税

在奥巴马的医改政策可能会留下巨大窟窿时,很多美国人借助“茶党”运动,试图反抗政府增税。医改将向年收入25万美元以上的美国人增税,而在布什年间,这部分美国人是享受到了减税待遇。按照常识,富人应该反对增税才是,但是今天早晨上班的时候,听到一则古怪的新闻:部分美国富人强烈要求增税。我翻了一下日历,今天是4月14日,不是4月1日,抬头看看天,也没发现太阳从西边起山。

报道中说,富家女 Marnie Thompson甚至开展了一项游说活动,要求政府对包括自己在内的富人增税。“作为一个富人,我希望增加我的税收。”她对当选的官员说。

另外一位富翁Hollender和Thompson一起,发起了一个”有责任使......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13日 13:46

纯粹简史

《英语故事》(The Story of English, by Robert McCrum, William Cran, and Robert MacNeil著)中提到了不同语言和英语的互动,对于目前关于汉语纯洁性的争议颇有参考价值,略作摘录:

由于英语的“入侵”,瑞典出现了瑞典式英语(Swinglish), 如Bye-bye变成了Baj baj, 瑞典也有人责怪英语“腐蚀了”瑞典语,作者说:人们总是因为社会的变化,归咎语言的变化。喊着英语电视节目入侵的那些人,或许是在发泄对于瑞典社会发展变化的不满。“抱怨语言就和抱怨天气一样古老。”

法国70年代的时候,掀起过维护法语纯洁性的运动,因为法语是“最优秀的语言”(language par excellence), 蓬皮杜总统说:“我们不能让人产生这样一种观念......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12日 14:15

汉语保卫战有无必要?

有朋友在我博客上留言,让我去看傅振国先生的《英语蚂蚁在汉语长堤打洞》一文。从其博客上看,傅先生的”汉语保卫战“已经打了好久了,我恭喜他,从禁止缩略语上看,他首战告捷。

提出保护汉语纯洁性话题的有很多是学者,而且有趣的是,提出汉语纯洁性议案的黄友义是译协的,傅先生则是人民日报海外版教科文卫部主任、高级编辑,在语言文化交流中,他们都是”常在河边走“的人,为何会是他们提出”纯洁性“问题来呢?诚然,我自己也是翻译,确实也能体谅到这背后的一些苦衷。我们遇到缩略语和外来词,是要千方百计地翻译成中文的,不然那是偷懒,不称职。可是社会上的诸种使用,没有人去管,我想这些学者于是觉得国家必须去管一管。请政......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11日 08:26

禁止缩略未必有益沟通

题记: 

“你的语言不存在了,有什么问题吗?”("Your language no longer exists.  Any questions?)   哈罗德·品特《山地语言》

近来听说有关部门开始禁止使用缩略语,这是从中国舆论的桥头堡中央电视台(过去简称央视,CCTV等)开始的。看来,一些政协人士提出的维护汉语纯洁性的点子被人采纳了。

不容否认,缩略语确有弊端,中文也是这样。我听说过一个相声,说有人喜用缩略语,喊人的时候就这么喊,“上吊的”(上海吊车厂),“开刀的”(开封刀具厂)。而我们的政治语汇里,“两个凡事”、“三讲”、“八荣八耻”,司空见惯,央视会不会一个标准,一致回避呢?

不过我想要反对的是滥用,而非使用。英语中也一......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10日 07:02

想说爱你不容易

昨天晚上,我儿子跟我抱怨:”Dad, you never spend much time with me.  You always do your translation." 意思是说:爸爸,你怎么不怎么花时间在我身上,就晓得做你的翻译。当然这个指责是对的,我也没有办法。 不过让我吃惊的不是这个,而是小孩子(才五岁)表达情感的轻松自如。其实我们小时候也是希望父母多陪陪的,那么为什么不能流畅表达呢?

在美国长大的小孩,能顺利地表达自己的情感,比如:I love you.  I am frustrated.  That bothers me.  That broke my heart.   It makes me angry when you...  

可是我们大人往往就不行,这是我们教育的问题呢,还是个性的问题,还是兼而有之?

我突然又想,会不会语言......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06日 02:38

翻译为何?

Edith Grossman, Why Translation Matters, 耶鲁大学出版社,2010年 

翻译是一种“动态对应”,一般来说,这是指文字风格,社会效应也是这样。以《布鲁克林有棵树》为例: 因四五十年代的读者,美国很多人刚经历过大萧条和世界大战,对书中记载记忆犹新,故而此书十分畅销。但是近年美国经济又不怎么景气了,此书又热了起来。此书译介后,《经济观察报》上有篇文章,说深圳关外的一个读者在看此书,将深圳关外比作了布鲁克林,如下是“深圳关外一棵树”的描述:

“他说自己看过一本叫《布鲁克林有棵树》,大约是讲一个住在布鲁克林贫民区的小女孩回忆童年的故事,她后来成了大作家。他很喜欢这本书,但没能将清楚为什么喜欢。也许是因......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04日 16:11

文青的问题是还文青得不到位

豆瓣上有篇热文:文艺青年,非常瘟疫。写得挺好的,被一千多人推荐,足见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文中说到:

“看文艺青年们搞创意市集,搞来搞去都是些笔记本小布偶搪瓷罐,不仅不实用还超贵超黑,看文艺青年们搞独立音乐,自己捧红些小独立小清新不够,还要拉扯些名不见经传的老外飘洋过海卖艺来,一种腔调百种分身,看文艺青年们搞杂志搞电影搞摄影搞低碳搞豆瓣搞城画搞丽江搞婺源搞铜锣湾巷搞艺术空间搞张悬搞陈升搞林一峰搞浪游搞寂寞搞曾哥春哥搞科学松鼠会搞设计中的设计搞桌游搞话剧……搞什么死什么,不死也烦。如今,搞到鼓浪屿上来了。瘟疫一样,所到之处,人畜皆灭,空留文艺一幌子而已。”

有些事情搞砸了,未必可以栽到“文青......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02日 00:12

谷歌更名重返中国市场

今天早晨上Google,发现谷歌已经更名了,新的名字叫Topeka。这个名字是和堪萨斯州的Topeka对调的。因为这个小城一直希望改名Google。 

我猜换个名字,是要重返中国市场,因为“谷歌”已经被全面封杀,据说谷歌CEO失去中国市场后,痛苦万状,天天在家揪头发,已经变成了秃顶。很多员工已经无事可做,已经开始在研发一种动物语言的翻译器,主攻美国的宠物市场。我刚下载了其测试版,真是很灵的,我将电脑对着我家的鹦鹉,结果发现两只鸟儿在夫妻对唱,“树上的鸟儿成双对。”可惜只免费试用一次,后来再试,就是chirp chirp chirp...

谷歌中国的员工建议改名,因为中国人爱面子,改个名字,换个身份再来会不一一样。这就好比王小二已经进不......

阅读全文>>
2010年04月01日 12:46

新四大发明

最近一期的Fast Company杂志,封面文章为A for Apps, 讨论儿童如何利用智能手机开始学习。此文有个例子我觉得很发人深省。在电视刚刚开始进入千家万户的时候,很多人惊呼这怎么得了,不洪水猛兽吗,可是也有一些人动了点脑筋,觉得这不是教育的好机会吗,于是就有了后来著名的“芝麻街”节目。手机也一样,很多iPhone的应用程序,是可以帮助小孩学习的,比如学习字母,简单的算术等等。

大部分00后的孩子,生活在手机无所不在的时代,电脑就更不必说了。腐败分子有天跟我讲了一件事,说我们家的F4同学在弹钢琴,有首曲子不怎么会,他于是跑到电脑前,打开IE, 然后进入谷歌,用谷歌搜索Youtube, 然后从Youtube上找到了这首曲子的多个版本,......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