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文章归档 > 2015年三月
2015年03月28日 21:52

豆瓣十年  

豆瓣十年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25日 02:56

如果考试只用来筛选和淘汰,要教育做什么?  

(荷兰在线特约专栏)近年来,不少媒体报道河北衡水中学强度超高、管理超严的“高考训练营”式教育。在安徽毛坦厂中学,学生准备的强度也让人瞠目结舌。这种教育方式,在网上几乎被人一边倒地批评。但这些“超级中学”闻起来臭,吃起来香。据教育专家杨东平透露,衡水中学已在四川等地开设分校,有扩大之势。家长不顾网上争论,把孩子向这些地方照送不误。考完试之后,谁管它洪水滔天?
 
在反对衡水中学所象征的极端应试教育时,也曾有人指出,这种应试教育,“中国要改,美国在学”,真是这样吗?近年,因PISA考试上海遥遥领先,上海数学又在输出到英国,教育界“民族自信......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17日 07:14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刚申请一微信公众号,fangberlingz, 尚且不知有多大作用,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开始了再说。欢迎大家订阅,谢谢。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17日 01:26

2015年WISE学习者之声项目开始招募  

去年参加了一次世界教育创新峰会(WISE)的会议,很有收获。各会场上均有WISE学习者发问,给人印象深刻。该组织现在邀请新的中国青年去接受学习者培训。

如下是WISE的相关介绍。年轻朋友们,赶紧去报名吧!
 ***
世界教育创新峰会(WISE)开始为2015年WISE学习者之声项目寻找杰出青年人才。即日起至2015年5月1日,18到25岁的青年将能够在线申请或通过提名加入WISE学习者的全球社区,与往届一百多位入选者一道,共同成长为未来的教育领袖。

WISE学习者之声项目为青年一代提供了发声的平台,帮助他们成长为教育及其他各领域的......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16日 07:48

俄克拉荷马大学对种族歧视为何零容忍  

俄克拉荷马大学兄弟会SAE(Sigma Alpha Epsilon)的一群大学生及其亲友在一辆前往聚会的车辆上,唱起了带有强烈种族主义色彩的歌。歌词大意是说他们的SAE俱乐部绝对不接受“黑鬼”会员,把他们挂树上吊死可以,但是不可以跟他们平起平坐。2015年3月9日晚此录像曝光,并病毒式传播开来。

接下来 24小时不到的时间内,兄弟会组织SAE总部宣布关闭俄克拉荷马大学分部。俄克拉荷马大学也宣布断绝和SAE的往来,禁止该俱乐部的活动。学校当天宣布SAE该校分部的学生必须全部搬离俱乐部的宿舍。美国对传染性疾病对反应也没这么快速。可是种族问题要是传播开来,会比瘟疫更可怕。

事件发生的次日亦即发稿的今日(3月10日),俄克拉荷马大学校长......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07日 03:51

性别不应该是问题

北京语言大学招生办主任林方在某公开活动中表示:“要往高尖端发展,我们更需要男生,现在男生太少了…你不知道有多好找工作,部委只要见到男生,甭管怎么样歪瓜劣枣,只要是男的就行…而且薪水非常非常高…真的只要是个男的就行了。”这话被人批的不少,不过林主任是信使。性别交锋,不斩来使。林主任是在广播人们在求学、就业、招聘中存在的种种偏见而已。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04日 06:43

如何管理聪明人:谷歌的管理艺术  

如何管理聪明人:谷歌的管理艺术  
 
本书评很长,为了避免浪费大家时间,先说说本文可能会回答的问题:
招聘的时候,怎样避免“ 武大郎开店——比我高的一个不要”的局面? 谷歌曾经放跑了一个身价十个亿的员工,这人是谁? 假如你是一个大企业老板,你面前出现了一群非常优秀的人才,但是你不知道如何使用,怎么办? 谷歌号称“不作恶”,那么一个单位里什么人才是恶人? 为什么一个单位里人力资源部门制造的快乐往往不快乐......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03日 07:41

如何引导孩子使用技术  

如何引导孩子使用技术  

文/方柏林
翻译@雪杉非狐

我们家从俄克拉荷马城搬到德克萨斯州阿比林的时候,孩子们离开了朋友和老师,都不开心。比如我的女儿超爱朱鸿(音译)博士的小提琴课。我们决定用 Skype 继续上课,尽管对于音乐课来说,这似乎是异想天开。不过我们只想试一试,看看会怎样。一年半之后,课程仍在继续,我的女儿在现在的城市成为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有些同学还给她起了绰号叫做“......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01日 13:26

柴静的启示  

下午看了柴静的《穹顶之下》,很感动。除了雾霾问题之外,柴静的演讲给了我们诸多启发:
柴静所揭露的问题,很多学者、官员了解得更清楚,为什么没有人早日站出来发声?可能是有脑袋的人未必有心肝,有心肝的人未必有脑袋,有脑袋也有心肝的人未必有柴静这样会讲故事的嘴巴,或是她的胆量。柴静做了很多人本该做的事,这些人不应该恼羞成怒,而应知耻后勇,继续她开启的努力。社会问题的建构,不是“民间-公权”的二元对立这么简单。很多问题上,中国不同阶层能形成大的共识。恐惧和成见,让很多新闻从业人员过于“严格”要求自己,很多他们心目中的“红线”或许并不存在,或是可以商谈,但这看不见的红线,有时候成了一种不作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