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文章归档 > 2011年二月
2011年02月27日 15:12

写作也是一种教学

我所在的学校,是一所重教学的学校,并不强求老师发表文章,所以很多老师著作并不多。由于教学、研究、写作相辅相成,在教务长和文理学院院长的促成下,学校开始了一个写作小组,号称作者联盟。“盟”主是一位生物老师,写过很多青少年文学作品。连续两个星期六,学校特意请来一位著述颇丰的历史教授来做讲座(Workshop)。之所以请他来,是因为这位老师大器晚成,60岁后作品才开始“井喷”,这给了我们所有这些中年、老年新的希望,让我们意识到我们这辈子还没完蛋。

以前我以为这写作小组只针对老师,我是行政人员(Staff), 不能参与,所以我上次没去,但是这次被特意给叫了过去,作为唯一的一个非教职人员参加。

我以前多次说过......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25日 08:31

面子文化何时休

我们老家是一文化名城,有很多优良传统,可是就是由于传统保留的太好了,陋习也保留得很好。比如一个十分奇怪的现象,是普遍地低收入,高消费。我近日去看校友论坛,有外地回乡的校友感慨,说回去抽烟,大家抽的都是“玉溪”之类高档香烟,以至于大家现在都不敢回去,因为反觉得从外地回来很“寒碜”了。我倒是真心希望家乡日子好了,过得比我好,但我也很警惕,是不是大家都有钱抽这种烟呢?未必。这现象本身就是不正常的。

我记得小时候我在老家,经常看有人揣两包烟,散烟给别人都是好烟,自己舍不得抽,里头口袋里另外装一包自己抽的差烟。当然你可以理解为我们家乡的人待人厚道,问题自己扛,对他人宽厚,所以我们老家男的宜嫁,女......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25日 03:01

Till Death Do Us Part, the Chinese Style

Before Valentine’s Day, a number of media outlets in the United States reported that 40-year-old chemist Li Tianle was suspected of using thallium to poison her husband Wang Xiaoye. Li and Wang graduated from two of China’s top universities, Beijing University and Tsinghua University, a fact that set the Internet abuzz. This is a perfect “critical incident” for discussions about China’s failures in education. For decades, the educational system in China focused on producing smart elites without placing equal emphasis on developing well-rounded persons with healthy personal character and effecti......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24日 13:51

“封面人物”

“封面人物”

 昨天去办驾照延期。回来路上,正好看到自动售报机里,本地小报The Edmond Sun上有我,栏目名称是Notable (Someone to Know),是”社区人物“之类的栏目。 这时已经快傍晚,次日报纸就没了,我于是赶紧抓出手机拍了两张照片,以作留念。

这个报纸的价格是五毛钱,我一摸口袋,没带硬币,于是跑到附近一小店,买了一包口香糖,让老板娘找了些硬币,买了一份,花费一共两块两毛钱。可见不管是在中国在美国,我都不会做”五毛党“的 :-) !

回家拿给儿子看,说,瞧,爸在报纸封面上呢,他眼睛瞟了一下,说:哦。然后接着埋头打”愤怒的小鸟“游戏了。

我那一点虚荣心,顿时就灰飞烟灭了。

在自己的家里,我从来得不......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23日 08:23

维权记

维权记

听说曾经有对中国夫妇给小孩拍照,拍了几张光屁股照,然后将胶卷丢在山姆会员店冲印,冲印的店员发现之后,给报了警,因为哪怕是给婴儿拍这种照片,也是侵犯了婴儿的隐私,哪怕你是孩子的父母。

这是我听到的一个传说,真实性不可考,但是美国法律对于青少年儿童的保护是非常严格的。我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每次给老师作培训,比如培训Blackboard (一种课程管理软件)的成绩单,我们都要隐藏学生的姓名学生证号,以免暴露学生的成绩,虽然我们只是拿一个课程来示范,培训老师如何使用技术产品。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是,我只能看到我自己小孩的成绩单,有时候我根本不知道她在班上到底怎样,我去问,小孩都说不知道,学生之间相互不知道对方......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20日 23:02

愿我们的“民族感情”彪悍起来

过去因为参加一个关于中国的集体博客之故,我被列入了一个关于“中国视点”的海外学人邮件组。最近大家在讨论,如何系统地反击海外媒体中对于中国的污蔑,甚至说要像犹太人那样,成立一个反辱华的组织。我建议不要这样,因为一个组织,如果定位是“what we are against", 而非"what we are about", 是很难有多大成效的。

过去我也反击过对于中国餐馆、中国对外汉语教学之类的污蔑,但是基本上都是就事论事,也是处在一个闭塞环境下的一种自保。还有一些,比如说中餐馆里卖鼠肉猫肉的,会危害到在美国中餐馆从业者的切身利益。有人发点声,也可以声援一下这些同胞。对于美国媒体对于中国社会现实的一些批评,我倒觉得批评得还不到位。而更......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16日 05:17

玫瑰恒久远 一株长流传   

情人节到了,这个节日在美国几乎是儿童节了。这一天小孩要做的事情更多。小孩的老师要求每个孩子带22张贺卡(每个班上22个学生),和同学互换。由于连日下雪停课,我的生物钟完全被打乱,把这事忘记到了九霄云外。情人节前一天晚上十点钟,突然想起来,但是为时已晚。我这时候跑出去的话,商店都关门了,我买卡也买不到了,第二天早晨也来不及。于是我们土法炼钢,自己在家,用花便笺纸制作了44张卡,上面写Happy Valentine Day.  我们三个人流水作业。这工作量很大,我边折边骂美国教育,尽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F3也在边上跟我一唱一和:“就是,上学就应该学东西,年年在写这些卡。”我们这么制作着制作着,小朋友就睡着了。只好第二天早晨起......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14日 13:55

寻找失踪儿童宜利用社会机构力量   

寻找失踪儿童宜利用社会机构力量   

在微博上看到有位“@孔二狗”的朋友称:

“我姐的朋友2001年带着孩子去峨眉山玩,4岁半的孩子莫名失踪。这对夫妇班都不上了,疯狂的全国各地找孩子。于2006年终于在深圳找到。这个孩子在深圳乞讨,他的舌头已经被割掉,胳膊被掰断弯到了身后,腿被截断。这孩子见到父母,眼泪流了下来,孩子还认识父母。警察叔叔,你们能关心一下乞讨的孩子吗?”

身为家长,谁不对这种拐卖和残害的罪恶感到震惊和痛恨!

近日于建嵘教授、张鸣教授等知名人士在微博上发起"随手拍"活动,让人随手拍摄在街头乞讨的儿童照片,帮助寻找被诱拐、残害最终去乞讨的儿童,引起了广泛关注。很希望通过于教授等人开展的这项活动,打击这种罪恶行为。但是这种举......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13日 08:08

一曲漂泊的挽歌

一曲漂泊的挽歌

 爱尔兰、美国双重国籍的科伦·麦凯恩而今是一个享誉世界的作家。其作品《转吧,这伟大的世界》新近获得中国颁发给外国作家的最高奖“微山湖奖”。此书还曾获美国国家图书奖,并被译成多国文字。而在20年前,麦凯恩还是一个普通“文艺青年”,在爱尔兰乡村一个创作基地,寂静地思考着自己的身份、归属、漂泊、归宿这些问题。这些思考凝聚成了他的长篇处女作《歌犬》。

歌犬是北美土狼的别名。这种土狼又称草原狼,生存力、适应力很强,极富好奇心和冒险性。其生存的疆域不限于荒野。它们甚至会跑到城市,在公园等地生存下来。在墨西哥,土狼还被用来代指帮人偷越国境进入美国的人,如“蛇头”。全球化浪潮下,有人就将“人往高处走”这......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11日 09:53

译者的自白

I am by profession an instructional designer, helping professors use technology. The work involves staring at the computer during much of the day. After finishing my professional work, I go back home, have dinner, wash dishes, and read a book to my kids. And then I go back to my computer to get a few more hours of screen tan - this time translating novels. The lack of physical activity means it isn't a balanced lifestyle.

Well, translators don't have a life anyway. One has to be slightly crazy to get into it, and even crazier to keep doing it. Translation is literally back-breaking work, whic......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10日 12:27

小白兔和大灰狼

小白兔和大灰狼

这是Edmond ABC中文学校小朋友表演的“小白兔和大灰狼”节目,在哈尔滨师范大学、伦敦中医孔子学院、俄克拉荷马孔子学院、ABC中文学校、俄克拉荷马中部大学合办的春节联欢会上演出,颇受观众欢迎。我们家两个小朋友都有幸参加此节目,分别扮演小白兔妈妈和大灰狼。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09日 09:31

好日子

好日子

F3在奥城春节联欢会上表演的独舞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07日 02:53

一个春节两种联欢

一个春节两种联欢

在美国过春节,没有走亲访友的温暖,却也能感受不同社区庆祝的喜庆。我们最近就参加了两场春节庆祝活动,一场是附近高校华人学生学者联谊会主办的晚会,主要是大陆同胞的晚会。另一场是华人协会举办、附近几所台湾人的中文学校协办的晚会,负责的基本上是台湾人,不过由于是”华人协会“组织,针对的是广义的华人,所以原籍其他地区的华人也一样受邀参加。

两场晚会的形式大同小异,都是先吃年饭,然后表演节目,抽奖。但是仔细去看,二者差别非常之大。

大陆的联欢在一所学校的学生中心举办,场地狭小,另外来的学生众多,吃饭之前排队排成了一条巨龙。走之前我还曾跟老婆说我们先吃点东西再去,免得到时候在那边挨饿,要看节目那......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03日 22:55

看春晚

每年春晚,我这里由于没有装中文卫星电视,基本上只能上网去看。我完全能接受,等到大年初二,我去Youtube上去看有关节目,又快又省力,比如我去挑我喜欢的小品节目去看,其它的我就可以跳过。我们做网络课程的人,最忌讳把课堂上的一堂课,原原本本照录下来,而是希望拆分成清晰的单元式可重复使用课件,又名reusable learning objects. 

腐败分子从头看到尾这么看的看法,实在太1983了。不过没有办法,我得给她想办法,按她的方式,把春晚给折腾出来,这种行为怎么解释?这就是爱,稀里又糊涂,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

所以我把我的iPad给她,我的iPad上给她装了个CCTV手机台。于是她从早晨五点多就起来,打开iPad, 结果这个iP......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02日 05:34

雪城

雪城

今日俄克拉荷马大雪暴,不上班,所以这就好比要睡觉时候遇到了枕头,因为我车在修理厂,修理厂那老弟是一糊涂虫,车一点没修,首先把我钥匙给弄丢了,所以拖着没修好,这样我本来上班就不方便。

昨日,各个购物商场的东西被抢购一空,因为这里不像当年的雪城,雪下多快,铲雪铲得多快,这里一下雪就封门了,而且搞不好会停水停电,所以一下雪,我们顿时变成了西伯利亚。为了配合这种环境,我在看俄罗斯小说《白痴》。

腐败分子昨天去买了很多食物,考虑得很周全,但是就忘了买盐,现在困在家里,满世界找咸菜。

天实在太冷,大家看,企鹅、狼、北极熊都跑我们家院子里来了。

国内应该快到除夕了,祝大家春节快乐!  ......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01日 02:20

天下无不是的儿女

前几日我的美国朋友德累莎因为探亲而回美国,还专程到了我们家和我们叙旧。德蕾莎是少数几个让我佩服的管理顾问,她做咨询,不是给客户一个“方案”,列出一二三四让你怎样怎样,而是重视修炼其内在的能力。她的业务在中国。自从八十年代开始,德蕾莎一直住在北京。她来到我们家,局面很有意思,因为这是一个住在美国的中国家庭,和一个住在中国的美国家庭的交往。在各自的侨居之中,我们都不同程度上被所在国的文化和习俗所改变,比如早晨的时候我煮了咖啡,问她喝什么,她要我泡茶。她还习惯了喝豆浆,喝热水,成了一地地道道“中国通”。

德蕾沙领养了一个中国孩子凯莉,这次一起带来了。于是我们讲到了育儿的问题。我总是从她的谈话......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