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7月22日,第八届“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大学校长论坛”在南大举行期间,有人偷拍到浙江大学杨卫校长用笔记本电脑玩牌。有人抨击大学校长教育不行,玩牌在行。这个我不知实情不去评论,但不妨借题发挥一下,说说开会、瞌睡和干扰的问题。

昨天我也参加了Apple公司到我们学校来演示的一个长会。会前的宣传说,来宣讲的某某博士会让我们all fired up, 也就是说,会让我们象打了鸡血似的激动起来。会上有很多地方我们实际用iPad和Mac Air动手操作,即便这样,我中间还打了几个盹,还查了几次邮件。我这人注意力难以集中,谁讲话或者讲课乏味我很快就能入睡,所以后来选择了远程教育这一行,尽量把学生赶出教室,在自己的厕上、枕上、马上来学习。

我很同情不幸需要成天开会的人。不说别的,中间想上厕所,都得硬憋着。每次看到这些大型会议的画面,我都联想到一个重要的生理卫生问题:老这样下去,一些人体重要器官会不会出问题?最恐怖的是需要长时间听那些无聊之极、内容空洞的会议发言。我看一些大型的会议,领导人在上面正襟危坐很久,不瞌睡也不干其它事,我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活下来的?他们难道是外星人,前列腺不会发炎?

这和民 主国家的一些会议不同,因为人家会吵架,甚至动手,很热闹啊。像李敖那样,带着催泪瓦斯跑到立法会会场,这么火爆的场面,哪位还能睡着,那差不多就是死人了。如果关系到国计民生的会议上一派宁静祥和,会场外一定需要维护稳定。会场上如果需要维护稳定,会场外一定和谐稳定。

在漫长的会议甚至课堂上,偶尔有些干扰,有时候还有一些积极作用。我们学校学生都有电脑或者其他电子设备,要不要带这些东西进课堂是个一直有争议的话题。有老师反对,说学生带电脑不做笔记而是玩Facebook.  但是我有一个同事专门去观察过,发现有的学生在上了Facebook或者其他此类网站之后,其余时间精神大振,更能专注于老师的讲课或者课堂的讨论。还有的老师索性把讲课的内容变成录像上网,让学生先看,到了课堂上讨论。有了热烈讨论,就不存在对于Facebook的围剿和反围剿问题了。当然,这中间也是一个平衡的问题,一直在玩Facebook就不像话了。如果我们能认同学生或者开会者是地球人,有疲劳的时候,一要想办法让发言的内容生动有趣,二应该允许适当的“干扰”。今年早些时候,我去参加了一次州里的教育会议,那位很有经验的老师给我们每个人发了蜡笔和纸张,甚至还有橡皮泥,要我们中间涂鸦或者捏橡皮泥,如果她的发言不够精彩的话。她说以她的经验,这样故意设置的干扰,反而让教学效果往往更好。

我看了一下杨校长的屏幕,似乎玩的是那种老式的Free Cell还是Solitaire. 真是让人怀旧。

建议其IT部门给其配备iPad, 让其换玩愤怒的小鸟。

话题:



0

推荐

南桥

南桥

1248篇文章 1次访问 4年前更新

安徽桐城人,现居美国,在美国高校从事课程设计工作,业余从事文学翻译,曾译有《河湾》、《一个唯美主义者的遗言》 、《老谋深算》、《万灵节》、《布鲁克林有棵树》、《两个世界之间:赛珍珠传》、《另类的英雄:萨特传》 、《地之国》、《转吧,这伟大的世界》等。他还是多家报刊的撰稿人或专栏作者。 感谢大家来访。除特别说明外,博客文章均属原创,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与引用。如商业性网站或者平媒使用,请支付稿酬(联系地址berlinf@yahoo.com,或在文章后留言告知)。 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