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孔融让梨背后的道德动力学   

孔融让梨背后的道德动力学   

孔融让梨背后的道德动力学 - 南桥 - 南桥的博客

我在微信上看到一个有趣的故事:两个朋友开奔驰出门,路边停歇下来买茶叶蛋,互相推让着付钱,最后没熄火的奔驰被小偷开走了。这种极具喜感的事情,在中国经常发生,饭店里买单的时候,大家抢得就好比打架,因为相互推让被视为美德。

都是孔融让梨惹的祸啊。孔融四岁的时候,和哥哥们一起要吃梨,特意选小的那个。客人好奇,问为什么,他回答说:“小儿,法当取小者。”这话很耐人寻味。这个“法当”的“法”到底指什么?当然不是指法律规定小孩必须吃小梨,而是指长幼尊卑的秩序,经家庭、社会的教育,被固化,成为“法”一般的规则。要知道,孔融是曲阜人,是孔子二十世孙。如果孔家从小教他以小让大,孔融的做法只不过是遵家族训诫,无可称奇。儒家精神就是这么传这么教的,孔融不过是个好学生。大部分人对该故事的理解来自《三字经》的描述:“融四岁,能让梨”。到这里,好像“法当”这种说法没有了,孔家后天教育(nurture)的成分没有了,而是孔融自主的选择,是天性(nature), 或者说孔融是一种四岁就能明理的道德天才。没准这是当时孔家要树立新圣人的一种努力而已,就好比今天有些虚荣的家长在背后执笔,写文章让孩子去发表一样。

孔融让梨的故事,到底是不是代表着一种可取的美德,近来引起了国人的反思。有一种说法,是即便孔融让梨是出于儿童自主的选择,这也不过是社会教育他放弃眼前的小利益,获得家长、朋友的好感,日后有更大作为,这样的话,他这么做,是陷其哥哥于不利、不义,这种小小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很可怕。一些八面玲珑的精明孩子,为了讨人喜欢,什么事情都做得出,反不如一些直性子的孩子可靠。

我们再从被让者的视角来说说吧。人饿急了,马斯洛的基本层面会发挥作用,这时候为了一碗红豆汤长子权都能出卖。如果不是这种情况,祖父大寿,嘉宾云集,佳肴满桌,谁为了梨大梨小的些许人情,因小失大,被人诟病?大部分人都不愿意接受道德劣势,于是乎我们就出现了形形色色的推让。凡用取个小梨能解决的问题都是小问题。背负了人情债是大问题。说白了,大家让的是梨,推的是人情负担。

不过也不能说这是中国式虚伪,在美国,当你跟人说感谢的时候,对方有时候也很奇怪地跟你说感谢。比如你去别人家做客,你感谢他们邀请你来。对方会说:“感谢你百忙中过来。”我每天听到电台上主持人跟被访谈的人说:Thanks for joining us today! 而被访谈的人说:Thanks for having me! 大家都不说Youare welcome. (新东方老师请注意。) 一来一往,谁也不想造成不感恩的不良印象,把自己放逐到道德劣势。这种道德动力学非常有意思。

如果能这么一来一往有所交互,这种客套也无可厚非。但是离开了交互性,这游戏玩不下去的。我老家安徽桐城,老宰相张英对邻居谦让,在地基纠纷中让家人主动退让三尺,邻居不好意思,也让了三尺,于是成了著名的“六尺巷”,这可以说是推让的佳话。可是我们要知道,这种退让,有了相互性,有了良性循环,才可能成功。如果永远只是一方退让,如果每次买茶叶蛋你都不付钱,难道你同学会一辈子给你买下去?不可能的。

那么还能不能好好分梨呢?可以的。如果我们把“谦让”的这种失衡游戏,转换成平等的均衡游戏即可。游戏理论里,对于纷争的一种解决方法很可取。两个小孩看到蛋糕都想吃多一些,怎么办?有一种办法叫“我来切,你来选”(I cut, you choose). 或者反过来,你来切,我来选。如果我切得大小不均,最后是不是吃小的,就由不得我自己了,因为当公平切分的机会放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没有好好珍惜,去切得均匀一些。这里另外一个潜在假设,是兄弟姐妹之间相互平等,没有“法当”取大取小的问题。还有,这种做法,大家在机会上平等。如果机会平等,哪怕结果不平等,通常双方都更容易接受一些。

我们需要戒备的是让梨所恶化的关系。我所在的小城叫艾比林(Abilene), 地处“红州”得克萨斯的西部,民风淳朴,论及对美国传统美德的保存,不亚于山东曲阜。由于这里人常为对方考虑,这里有了一个著名的“艾比林悖论”(AbileneParadox). 该悖论出自管理专家杰瑞·哈维(Jerry B. Harvey)讲过的一个小故事:

一个炎热的夏日,有对得克萨斯夫妇及其父母人家在一起舒舒服服地玩骨牌。这时候玩牌的岳父说,我们去艾比林(53英里之外)吃个饭吧。女儿说:“听起来不错啊。”丈夫心里有些打小鼓,知道去艾比林路很远,天又热,为什么跑那么远去吃饭?可是他怕自己这么说显得不合群,于是说:“我没问题,看你妈妈愿意不愿意了。”他的岳母说:“当然我愿意了。我好久没去艾比林了。”于是大家沿着灰土四起的土路,挥汗如雨赶了过去。到了那餐厅,发现食物极其难吃。回到家,所有人都累坏了。其中一个人假客气说:“还不错啊,是不是?”其他人终于爆发了:岳母说她其实想待在家里,可是看其余几个都这么兴致高,就不想扫兴。丈夫也说他不想去,是为了取悦其他人才去的。妻子也说是怕其他人不高兴,所以才违心答应的。这时候老岳父说他哪里是真想去啊,是怕大家闷,随便提议一下的,心想大家一定反对,没想到大家兴致都那么高,他骑虎难下了。就这样,四个人都觉得自己是为了对方,舍弃自己的欲望,结果个个都不开心。

你看,让梨让出事故来了。

人与人的交往中,我们可否问一下自己:我们是不是在滑入艾比林悖论?我们心里头可能觉得是为着某个群体或是某个人,自己委曲求全,让对方,结果对方根本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到时候你觉得你牺牲了自己的喜好或是意愿,对方却不领情,你还不知道为什么不领情,问题就更严重了。很多关系,就是从这里开始走下坡路,从小小的不悦,发展到怨愤,最终水火不容。不如大家一开始都做小人,先“自私”一点,陈述自己真正所需,揣测他人的喜好未必靠得住。能不能做到这样,要看我们能不能开诚布公,能不能接纳适度的冲突。骂一骂让梨的道德虚伪容易,建立起积极应对冲突的文化,才是治本之策。

原载于《南方都市报》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