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教育创新的多哈之问

教育创新的多哈之问

谁主教育创新的多哈之问 - 南桥 - 南桥的博客

 我们一个美国老师在非洲任教的时候,常听本地人盲目悲观,而对他所来自的美国盲目羡慕。他告诉这些本地人,其实他们面临的很多问题,比如教育、医疗、收入等,是所有国家都挣扎着要解决的问题。他说随便打开哪一天的《纽约时报》,都能找到同样有对医疗和教育的非议。在国计民生一些重大问题上,世界各国“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在教育领域,按照一些单项指标,比如数理化的测试水平上,美国发愁的是学生在国际上的平庸。而在同类测试中让人艳羡的中国,则面临突围应试教育、提升素质教育的难题。

不同国家可以取长补短,但是有什么样的平台,可以让大家展开交流呢?11月4-6日期间,我参加了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办的世界教育创新峰会(World Innovation Summit for Education,简称WISE),感觉该峰会正在成为这样有影响力的国际教育交流平台,或者说教育上的“达沃斯论坛”。峰会邀请来自各国教育人士一起,交流各自的“教育经”。大家求同存异,共同想象未来教育的教育。 此峰会从2009年开始举办,但中国知之甚少,去年才开始聘请了一位来自中国的员工徐梦女士。徐梦去年邀请人来参会的时候,还有很多人认为她是骗子。在她的不懈努力下,峰会短时间内迅速为人所知。 今年的会议,有来自120个国家的代表。峰会今年的主题是教育的“创新”,事实上创新关系到教育的持续改进,是一个永恒的话题。这样的改进,得有人去想,有人去办,这些人是谁?到底谁有能力撼动教育现状,实现教育的革新?

峰会上我们看到,一些国际组织的作用其实有限。比如联合国的“新千年计划”之二,是截止到2015年,全球实现所有男女儿童,都能够完成小学教育,但是随着最后期限的迫近,全球目前仍有5800万儿童失学,可以说联合国和抽象的 “国际社会”考试不及格。峰会主持人频频追问参会的联合国和教科文组织官员,可否将教育目标的实现提上日程?但从联合国官员的发言上看,这些国际组织目标多元,利益各方都希望把自己的目标提到首要位置,真正能实现的只有综合发展。即便联合国可以把教育目标放到首要位置,他们有多大力量改变现状还是疑问。

多哈教育创新峰会做了一件联合国没有做好的事,那就是常年扶持国际民间社会在教育革新上的努力,并曝光他们的影响。除了提供“加速器”项目和WISE学者项目进行常规扶持之外,该峰会每年颁发类似于教育界“诺贝尔”的WISE大奖(奖金50美元),产生示范作用。今年获奖的安·考顿(Ann Cotton) 长达二十年来,一直在扶持非洲贫困地区的女童教育。她告诉我们个人可以组织力量,限定范围,定点突破一些教育难题。而其他的一些奖项,也让人从多个侧面看到哪些人在改变着国际教育的现状。今年获奖的机构中有改进秘鲁乡村教育课程的西班牙组织,有帮助儿童通过阅读改进学习的约旦人士,有通过“虚拟城市”让儿童在实践中学习的芬兰机构。他们对国内民间教育机构都极有启发。在中国,“多背一公斤”、 “千千树”等组织,也一样在做类似努力。民间力量和公益创业在教育中发挥的作用,将会越来越大。

非政府机构的不足,是缺乏资金,缺乏交流平台。峰会也让我们看到,各国政府蕴藏着巨大的力量,可促进教育的革新 。政府发挥的作用,不应只是监管,而应成为平台,协调教育的改进工作,激发民间活力。如果事事抓管得死,不仅抑制教育创新,更会遏制民间潜力,打压教育者积极性,结果有钱办不好事,有力却把力用错地方。

卡塔尔本身的做法,就是政府高层对教育施加良性影响的极佳案例。该峰会是前埃米尔(埃米尔为卡塔尔元首)夫人、现任埃米尔之母莫扎王妃(Sheikha Moza bint Nasser)领导下的卡塔尔基金会举办。 在国内大家对这位莫扎王妃的认知,是把她视为“甄嬛传”般传奇的人物。还有,与其他一些中东国家元首的夫人不同,她生活时尚而高调。这些“八卦”,掩盖了这位福布斯全球影响力排行榜上有名的人物能干的一面。我们在峰会中发现,她极有抱负和远见。目前卡塔尔因为石油和天然气,成为全球人均GDP最高的国家,但油和气不可再生,总有采尽的时候,为此她领导下的卡塔尔基金会在一定程度上是要帮助卡塔尔实现转型,比如通过举办WISE这样的峰会,让多哈成为国际展会之都。她还创办多哈国际教育城,让国际上著名的大学在多哈办学。她的影响力不是通过政府机构强推某个项目,而是借助她领导下的卡塔尔基金会,让包括卡塔尔石油公司这样的私营机构、卡塔尔政府、民间组织、国际机构走到一起来,共同办教育。莫扎王妃不仅敢花钱,钱花得也有效率。我印象很深刻的一个例子,是参观多哈大学城的时候,发现各大学合用一个学生中心,这种合用让不同大学的学生借此空间互动,各大学资源共享。跨国办大学的事很多国家都在做,但容易资源分散,重复建设,甚至相互拆墙。

真正改变教育现状,需要政府、民间、国际社会的多方面合作。大家应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思想出思想,有平台出平台,有组织能力出组织能力。各种影响教育的力量,都应对自我的能力和局限有良好认知,在合适的位置上做好自己的事,这是让教育现状发生良性改变的根本。如果各自为政,互相轻视、抵制、压制,则很可能事倍功半。多哈峰会上中国也有教育学者、民间机构、教育官员等多个领域的人士参加。希望他们所代表的各方,能求同存异,多加合作,真正撼动、影响中国的教育。


 
 

图为中国与全球化智库主任王辉耀博士在会议上参与教育创新的讨论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