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抗议基梅尔秀,中国人赢了没有

抗议基梅尔秀,中国人赢了没有

美国广播公司(ABC)晚间节目吉米·基梅尔(Jimmy Kimmel)秀,由于其“儿童圆桌”环节出现“杀光中国人”的言论,引发华人大规模抗议。这些年来,“辱华事件”一起接着一起,比如2007年4月,“狗屋秀”做了一期恶作剧节目,让人在繁忙的订餐期间,打电话进去,然后播出来,嘲笑中餐馆中国工作人员的英文,甚至含有猥亵内容,就让人十分反感,我都曾经发文抗议,这么搞真的会影响中国人的形象还有生意。而基梅尔秀的做法,我觉得是他们自己丢人居多: 还不起债,孩子们想到了杀人解决问题,可以说这是嘲笑政府失败,教育也不得法,居然允许孩子用这种愚蠢的方式解决问题,继而哗众取宠。我不觉得对中国和中国人的声誉,有多大伤害,也丝毫没预料到会有这么大规模的抗议。
 
吉米·基梅尔和美国广播公司相继道歉,但因道歉范围不大,被视为缺乏诚意。一些海外华人开始发起向白宫请愿活动,希望得到白宫的反馈。在11月9日这个周末,不少地方华人团体走上街头,开展多种多样的抗议活动。后来,中国外交部也针对此事发出评论,要求美国广播公司正视错误。美国广播公司和吉米·基梅尔迫于压力,尤其是出于迪斯尼这种考虑的商业压力,正式道歉。华人团体视其为一个重要胜利。相对于什么胜利了?敌手是谁?是ABC和其主持人?还是美国人对中国人的看法?如果思考一下的话,赢没赢还真不好说。
 
我能理解大部分抗议者的出发点:这种言论的泛滥,会影响孩子以后在学校里的关系,恶化已经比较严重的针对亚裔的霸凌问题。过去黑人的权利一旦遭到侵犯,势必死命抗议。他们用这种抗争换取了平等待遇。很多华人也觉得,如果华人在外被欺凌,而忍气吞声,势必被对方变本加厉欺负。从这个角度来说,真有问题,大家团结起来抗议,确有好处。但是这种好处延续到美国广播公司晚间节目和吉米·基梅尔道歉为止。
 
后来的抗议我觉得就变味了,可能是反应过头所致。很多华人要求解雇基梅尔。此事闯祸的是几个口不择言的小孩子。应该说是家庭或者说学校教育的失败。基梅尔对儿童说的“这个想法有意思(interesting)”。在我听来,“interesting”不是指他赞同,觉得真有意思,而是人们在听到和自己不同意见,而又不好反驳的时候,用的一种捣浆糊的说法。比如在开会的时候,如果甲提出一个荒唐的点子,乙不想采纳,又不想当众让其难堪,就常会说:That’s an interesting idea.  多属明褒实贬。一些抗议者抗议的是这个interesting的说法,让人纳闷这伙人英文是怎么学的,为此我严正抗议新东方们提供的出国英语教学!
 
Interesting的用法,类似中文里说的“反话正说”,这也可看作修辞手法中的反讽,也有人将这用法,视作understatement的一种特殊用法,比如我在“词汇”网站上看到的understatement解释为:
 
Understatement can also be used humorously — if you have a really difficult, scary experience, you might say, "Well, that was interesting."
 
另外,节目末尾,他再次说这一期儿童圆桌节目“interesting", 是“蝇王”版。《蝇王》是戈尔丁小说,说的是从文明世界进入蛮荒后的一群孩子的人性恶如何被激发出来。把孩子们“杀光中国人”作为解决外债办法,看作“蝇王”版,可理解为基梅尔对孩子们这种野蛮做法,觉得匪夷所思。受众的误解,被ABC解释为文化差异造成的,但我觉得也是有文化和没文化的差异造成的。
 
如果这么理解不错的话,要炒掉他的要求显得很荒唐。基梅尔最大的错误,是在孩子们出错后,没有采取更好的方法应对,而是后来顺着他们的说法问:“是否允许中国人活着?”这个说法,要是真钻牛角尖的话,不从开玩笑这个角度来考虑的话,他这么说是居高临下,你美国人凭什么觉得有权利让谁活不让谁活?问题是他也就是一晚间脱口秀的一笑星,一般人也不会把他当美国政客,认为他能代表美国甚至上帝去说些生杀予夺的话题。除了抗议者,很少有人会对此当真。
 
就算他的应答方法形成的玩笑不当,他也已经道歉,并取消了儿童圆桌节目。
 
受面子文化的影响,国人对于道歉的“诚意”很讲究。中国古代,有负荆请罪佳话。过去中国撞机事件中,大家也为道歉的诚挚问题讨论多时。但在大部分美国人的语汇里,道歉就是道歉。除非有人发明出测谎器那样的“测诚器”出来,否则人内心怎么想大家都无法丈量。如果有人向你道歉的话,你就接受,该索赔的索赔,然后继续向前,该干啥干啥。我过去也遇到一些事情,很是恼火。对方道歉后,我还有气,我听那人说:“你让我怎么办?‘对不起’三个字我还能说几遍?”(There are only so many times I can say ‘I am sorry.’)如果觉得自己蒙受实质损失了,可追讨损失,或上法庭解决。
 
围绕着道歉的诚意一再抗议,让至少表面上信奉“遗忘和原谅”(forget and forgive)的美国人抓住口实,觉得我们太刻薄。 我们要不要学不依不饶的犹太人?问题是这里大家的理解再一次出现偏差:抗议的一些华人可能在自己所在的环境里属弱势,但是很多普通美国人想到的是大洋另一边的中国,他们不会笼统地把中国人视同曾颠沛流离的犹太人,而觉得作为债主的中国现在财大气粗,有时候像个霸王。奥巴马政府对中国似乎一贯示弱,而好莱坞的电影,都要讨好中国人,以求进入中国市场大卖。现在好,对于进入美国的中国人,玩笑都不能开,以后就对着“债主”忍气吞声好了。更不合时宜的是,在抗议的周末,被抗议的众多“美国主流媒体”在做菲律宾大灾难的重磅新闻,在报道辱华事件上不遗余力的一些中国媒体,对死亡惨重的他国大难鸦雀无声。在此关头,为了一个孩子的胡言乱语,一些华人团体举着牌子称“教导爱而不是杀人”,爱都用在了什么地方?
 
终于被逼出了“诚挚道歉”的ABC媒体人心里怎么想的天知道。 能看到的,是基梅尔秀的美国报道后,无需因迪斯尼等商业利益而投鼠忌器的美国普通人,留言十分无情。很少有人赞同这种抗议,甚至更进一步激发了不少美国人对于中国移民的反感,说我们这个群体毫无幽默感,滥用这里的自由,小题大作。很多中国读者骁勇善战,试图把对方辩驳得哑口无言,却反而在验证他们评论的一些说法。如果这般“宜将余勇追穷寇”,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后代在美国不被歧视,恐怕这么做制造了更多歧视,我们赢得很惨。我不觉得这样的不依不饶,给以后的中国人,创造了更好的生存环境。因为政治正确的考虑,他们会将一些反感压到地下,这种情绪会在其他场合爆发出来。他们也可能选择与中国人群体疏远,让中国人以后在这边求学求职更难了。
抗议基梅尔秀中国人到底赢了没有 - 南桥 - 南桥的博客
 
 
抗议基梅尔秀,中国人赢了没有 - 南桥 - 南桥的博客
 
抗议基梅尔秀,中国人赢了没有 - 南桥 - 南桥的博客
 
我也看到有美国人哀叹,完了,这个国家是废了。这政治正确闹的,什么族群都开不得玩笑,本该享有的言论自由都没了。有一哥们哀叹,这个国家呆着还有什么意思,不知以后该去哪里?我想他可以移民中国。在我们的土地上,你可以自由地嘲笑农民工、残疾人、河南人、东北人。你如果做上管理者了,你甚至可以自由地根据年龄、身高、性别、甚至属相,决定是否聘用一个人。那些抗议的人,恐怕不会因为这些原因,燃起同样的怒火。

节选版刊于《南方都市报》2013年11月14日
推荐 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