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蜗居  

蜗居  

在俄克拉荷马的房子卖掉了,还没来得及完成交易,我们就离开了,到了得克萨斯。在得州,我们找到了一处房子,但是只能等自己的房子转手并结款后才能买下。而我的房子交易能否顺利完成,取决于俄州的买家自己的房子脱手,这中间牵涉贷款、保险诸多事项。贷款银行需受理各项贷款文件,保险公司要找人评估房子能否投保? 可以说环环相扣。即便买卖意向已达成,哪一步耽误,下游所有人都一起耽误。
 
这种连环销售的场景还颇为常见,我们几个同事换房都这么操作的,只是人在异地,更加麻烦一些。这不,我们现在就没有地方居住,无家可归。住了几晚宾馆后,发现这样下去还不是一天两天,而是长达三四星期,天天住宾馆太昂贵了,于是开始找便宜的住处。我们找到了一家汽车旅馆住了进去。
 
这旅馆的房间是小小的标准房,两张床,一张桌子,上面放一电视,还有微波炉及冰箱。我们还随身带了很多东西,包括锅碗瓢盆和腄袋杂物,原准备在其他物品到来之前,暂时使用。不过计划不比变化,不想一下子拖几星期,且住到了汽车旅馆。
 
这么小的地方几个星期怎么过?住了五年独幢房子后,开始挤这小房间,实在受罪。不过又想,世上多少人终生大部分时间就住得这么拥挤,我们不过过渡一下,也没这么可怕。
 
挤在一间小屋里倒也很有好处:以前家里有多个房间,一家人各忙各的,现在被迫挤在一起,大家更为亲近。我们甚至开始一起有了真正的家庭时间。比如我们从附近的公共图书馆借来老电视剧《佐罗》一起在看。我们一起在养一盆我们从俄州带出、准备移植到得克萨斯的韮菜。
白天我们逃离这小小空间,去城里图书馆看书,去小饭馆吃饭,换驾照车牌,找学校???晚上回家看书的看书,写作业的写作业。我突然发现,这应该不是什么极限生存,这不是大学宿舍吗?想象总可以拓展蜗居空间。
 
只是我为不能找到地方码字沮丧。汽车旅馆简陋到连个大堂也没有。但是今早,我看游泳池空着,什么人也没有,于是倒了一杯咖啡,坐到桌边,翘起二郎腿用iPad 写起东西。太阳照到脑壳、无阴处可躲时,任务也完成了。这个经历十分令人愉快,甚至开始让我心生疑惑:买房是不是完全必要?人生本来就是匆匆如客旅,若是条件许可,能租上酒店一套房,不用担心保险房产税前院割草后院拾掇,倒也挺好?作家约瑟夫·奥尼尔就这么干的. 他和家人常年住在切尔西酒店里, 只不过这种潇洒费用高昂,也只有当过律师的奥尼尔能受得起。庸碌如我,不能免俗,只好去和大部分一样去买房养房了。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