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伟哥  

伟哥  

如今回国买东西送人很成问题。要是财大气粗,买些奢侈品便是,这些东西国内外差价颇大。不过对工薪阶层来说,我们买得起的东西,国内都有。美国很多卖的东西,本来就是从中国进口的。不过,美国的鱼油、西洋参这些还是受欢迎,再就是伟哥。我有个朋友的工作,和国内有业务往来,每次回去,业务单位的老总,总让他带些伟哥回去。问题是美国伟哥也不是敞开了卖,这是处方药。他得先去看病,跟医生说他需要伟哥。医生然后再给他开处方,然后他再去买了带回去。

伟哥让我想起了很多往事。那时,我正在南方的一个欲望城市,伟哥一出来的时候,各界人士莫名亢奋。公司里凡是姓名中带伟、卫、威的,大家就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将他们全部统称为伟哥,就如同秦始皇统一度量衡一样。麻烦的是,有的女同事名字中也有伟,怎么办?改称伟姐。公司的鼎盛时期,我们一共有七个伟哥,三个伟姐。有人在公共地带的复印机边叫一声伟哥,经常有甲乙丙丁三四个伟哥回答。我们的部门经理有一台奇怪的电脑,经常关机关不了,硬关机都不行,重新启动键嗞拉嗞拉地一直响。我们经理老唐总是笑着说,怎么回事,吃伟哥了?

辉瑞公司卖别的什么药我不知道,卖伟哥几乎人所皆知。在上海,记得辉瑞公司就在寸土寸金的淮海中路上,仅卖伟哥一项估计就赚了不少。后来,国内土伟哥迎头赶上。辉瑞公司要告侵权,但是中国没怎么理睬。中国还开过国产伟哥大会,枪口一致对外,一定要打倒外国的伟哥。在伟哥的土洋之争中,中国政府倒是顺应民意,把票投给了民族工业。

其实中国什么都缺,就不缺壮阳药。这个鞭那个鞭,这个肾那个肾,各种各样的药酒,北海渔村的煲了一整天的壮阳汤,药匣子的蚂蚁大力丸。清代宫廷流传“皇帝喝鹿血,皇后吃鹿胎”一说。据说雍正皇帝出去狩猎时,宰了头鹿,口渴之下,喝了鹿血,当场饥渴难耐,找了一位汉族的宫女,把有关问题给解决了,后来生下了乾隆。

由此可见,如果真需要进口些什么,不该是合成药,而是日渐稀少的原材料,比如鹿血。美国的鹿是公害,它们傻傻地站在公路上,制造车祸。它们偷偷地跑进人家的院子,把菜和花草啃掉。这东西倒可以废物利用。以后大家回国,也别愁着找医生开处方带伟哥了,找头鹿杀了,把鹿血捎带回去得了。当然,不要在飞机上偷喝。否则你浑身燥热,人又在半空,上不上下不下,如何是好?你又不是雍正。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