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物种入侵  

物种入侵  

美国这段时间移民改革是热门话题。在动植物界,移民问题一样存在。有田纳西朋友告诉我,田纳西渔业和野生动物委员会二月份会议上,亚洲鲤鱼控制是核心话题之一。美国人说的亚洲鲤鱼很笼统,应该包括鲤鱼、大头鱼、鲢鱼、草鱼、青鱼这些。

出 入一个国家的国境,是有动植物检疫的,就怕有害动植物入侵。爱尔兰整个岛上都没有蛇,圣彼得拉克将蛇放逐了出去是一说,其实我想可能和边检的严格控制有关 系。亚洲鲤鱼这种淡水鱼,本来也不会漂洋过海到美国来,但1970年代,美国需要清洁一些池塘,引进了这种特别能吃的亚洲鲤鱼,没想到此品种的鱼入侵性极 强,一不需要办准生证,二不需要办理工作签证和绿卡,直接生存了下来,和本地鱼争抢食物,且繁衍迅速,很快占领了密西西比河,后挥师北上,开始北伐之旅, 直达五大湖区。狡兔死,走狗烹,亚洲鲤活干完了,现在面临噩运。联邦政府去年拨五千多万巨款,试图控制这个问题。而各州地方政府,从肯塔基到伊利诺伊,也 在各自努力,围剿境内的亚洲鲤。

关于亚洲鲤的说法也满天飞。有美国人说这些鱼最大能长到100磅。我看一围捕亚洲鲤的捕鱼人诉苦, 说这些鱼会飞起来。人在湖上开船,时速每小时20英里,如果突然有一条亚洲鲤鱼飞过来,撞到胸膛,冲击力相当于胸口被保龄球砸中。我没听说它们还会发动针 对人类的恐怖袭击。亚洲人有时候会被妖魔化,亚洲鲤鱼则被妖精化。

其实哪里有这么厉害?在那关于鲤鱼会伤人的录像中,我确实看到了 无数鲤鱼跳出水面,后来发现是水里过了电,鲤鱼被电电飞的。这难怪,用电这么打,猪都会飞起来。过电后,有捕鱼人拿着手提的鱼网在捕捞飞起来的鲤鱼。美国 还有“疯狂捕鱼运动”的家伙,拿着鱼叉和剑,头戴橄榄球头盔,在水上左叉右砍,对付满天飞鱼,更像堂·吉诃德大战风车或是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要是一群中国 老农过来,弄张大网拉上几回,早就给解决了。

在我看来,亚洲鲤这种物种入侵的关键原因,是大部分中国人贪图享受,住在洛杉矶、纽约这些地方———因为这里的中餐馆比较好。如果大部分中国人住在密西西比河两岸,和寒冷的五大湖区,亚洲鲤鱼的问题,早就被我们红烧或者清蒸掉了。

说来也怪,亚洲可能是资源紧张,什么东西生命力都顽强。我们的臭椿树,到了美国也成了入侵植物。它生命力顽强,水泥地上都能长出来,别人不能活的地方它能 活,生生不息,所以有个漂亮的别名,叫“天堂树”。竹子也被视作“入侵性植物”。我刚买房子的时候,屋后有片竹林,很多人闻之色变,觉得这扩散起来,恐怕 要引进一只熊猫才能解决问题。四年下来,竹林不增反减。何也?一来是我辛勤控制,一有中国人家种菜需要搭架子,我就砍掉一些送去。另外,春天一到,笋子冒 出来,很多都被我们吃掉了。就这么一小块,我们吃上几根竹笋,就如同猪八戒吃人参果,根本不过瘾,哪有什么物种入侵问题?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