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那些年被我们荒弃的学习  

那些年被我们荒弃的学习  

美国人Jack Lew,连自己的签名都签不好,是一长串的圆圈,一个连着一个,如同被扯坏的弹簧。这种史上最难看的签名的拥有者,竟被奥巴马提名为财长,以后美国钞票上,都要印上这种坏弹簧体签名。这叫他那些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苦练行书的同学若是看了,情何以堪?我曾在电台上听过,美国乔治亚一些中小学已经废除了“行书”的学习。以后大部分人都用电脑打字,也有形形色色的语音输入法,能直接把我们说的话转成文字。至少在美国,书法的重要性越来越低。

而在俄勒冈的一些学校,单词拼写的要求也被取消,这又让一项传承了多年的技艺成了古董。很多美国学校都举办拼写竞赛,从学校开始,一路赛到学区、全市、全州甚至全国。俄勒冈邻近微软所在的华盛顿州。微软的Word有自动拼写检查功能。比尔·盖茨一发功,拼写冠军们的武功就废了。

美国过去中学还教学生如何使用计算尺。电脑出来后,计算尺很快过时,学的白学,没学的也没损失什么。我自己小时候试图学习人工计算平方根和珠算,后来学校没怎么强调,我就给荒废了。

如果说这些学习项目遇到冲击,是技术发展所致,为什么会有涂画(coloring)这种价值可疑的学习呢?前几天我开车带两个小孩回家,收音机里正好放一个脱口秀主持人的节目。这人说他女儿让他帮忙涂画。涂画亦即给画好的白描,用蜡笔上色,这是美国很多托儿所、幼儿班等地方热衷的学习项目。这位主持人说:“我从小就不喜欢涂画,从来不擅长,可是后来发现,没有哪个工作需要这个技能,也从来没有雇主打听你小时候涂画画得怎样。”长大之后,他都牛到有自己的节目了,所以他告诫“全世界的小朋友们”,不要为自己涂画得不合格感到紧张。脱口秀艺人说得有些夸张。没有什么学习完全是浪费,涂画总归还有一点点用处,比如对形体的认识,对颜色的等等。不过为这点好处,花掉那么多时间,是否值得?

这种涂画,多半是家长和老师用来填时间的。给小朋友一张纸,上面有可涂的画子,再给他一盒蜡笔,他们就乐呵呵去涂颜色了。同样,你给小猫一团线,小猫就去玩,虽然猫也不知道拨弄这团线,对于它的猫生究竟有何价值。

可能还是人类在精力上有代沟。人小时候精力那么旺盛,不让他涂画,说不定小子们就上房揭瓦了。当然,家长若能发现小孩的兴趣,把这些精力引导过去,则善莫大焉。家庭或者学校教育的最主要问题,是孩子消耗不完的精力和家长疲于奔命的矛盾。男孩子精力大部分都是少年之前耗掉了,以至于成年之后,最爱好的活动,乃是从事躺在沙发上看球、卧在床上刷微博之类无脑活动。

推荐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