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读书与听书  

读书与听书  

这几天我的眼睛很痒。这和我的生活状态有关。人八小时之内的工作,和八小时之外的爱好,应调换使用不同人体器官,最好劳力劳心换着来。村上春树用长跑来平衡自己的小说写作,就是个好办法。我做教育技术这一行,白天看电脑,晚上回家对着电脑写稿,先前我还做了十年翻译,这一切都费眼睛。报应说来就来,就怕还没干多少事情,眼睛先瞎掉。跟小孩说起这话,我儿子说:“那我们家终于可以养狗了。”他的意思是养导盲犬。

我办公室过去有个实习生,人长得漂漂亮亮,但是眼睛失明。她真牵着一条拉布拉多导盲犬上班。这狗经过特殊训练,蹲在我后面的座位下,其状威猛。就这样,我身边有猛虎,心中有蔷薇地过了好久。实习生帮我审查网络课程是否符合美国残疾人协会(ADA )的要求,她用一个软件,去读取屏幕上的一切,这软件能帮她把屏幕上的文字读出来。

受其启发,我采购了语音转化软件给老师使用,帮他们把文字转成声音。这种语音转换软件还配有各种“自然声音”,如英国腔,澳大利亚腔,真如韩复榘所言,七八国的英语都有。我还自己掏钱买了一个中国“老王”的口音版。这些声音,可以下载到自己的手机上,路上开车的时候,通过连接线插到音响上听。通过这种软件,我们能够把文字,转成MP3版。这使得老师纯文字版的网课,多了“声音”,学生很喜爱。

后来我又发现,iTunes上还有很多播客可听,我最喜欢的是飞蛾故事秀,故事秀上有来自各地的人讲述各自故事,风格各异,奇异如拍案惊奇,精彩如名家小说。还有Garrison Keillor,年复一年地播着他的“草原之家”秀,他能把一个小湖边的巴掌大社区,活色生香地说了那么多年,现在又变作播客,供人下载收听。他的声音,让我觉得开车来回不再遥远,有时候没听完,甚至不惜兜几个圈子。

图书馆现在还有语音版的图书,放在C D上供人租借,或是以文件方式让人下载。真人朗读语音版就比机器人老王读得强多了。很多语音版的书,是作者自己或其他名家朗读。搁在过去,除非腰缠万贯或权势灼人,否则请人到家说书唱戏纯属奢侈,如今,“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五湖四海的名家,都能“请过来”给自己做朗读者。我有次给孩子借《彼得和狼》,发现朗读者竟是戈尔巴乔夫和克林顿。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