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GPS的报复  

GPS的报复  

《出埃及记》记载,摩西率领以色列人在旷野走了四十年,才进入应许之地。摩西是个男的,估计不喜欢问路,错了也死撑着。《西游记》里的唐僧师徒更惨,取个经不知错了多少路,以至于一路上九九八十一难。 

现在好了,有卫星导航系统(GPS)!美军打仗,非常依靠卫星导航。美国人有时候说自己军队简直可以指哪打哪,打男厕所的时候边上女厕所可以完好无损。但是,对科技的依赖也有风险。几年前中国打下一颗自己的废旧卫星,引起了美国极大恐慌。要是GPS这“天眼”被人打瞎,那就如同天阉了 ——技术总是双刃剑。 

GPS 民用更普遍。从西弗吉尼亚搬到俄克拉荷马前,我也买了个GPS。这东西很方便。以前去哪里,先得上谷歌地图,查找A到B的路线怎么走。然后我开着车,老婆拿着我打印的地图指挥,妇唱夫随。美国汽车俱乐部(AAA)也有一项会员服务。你要去什么地方之前,跟他们打个电话,说从哪里到哪里,他们会给你打印一份详细的小册子,一页一页地告诉你每一步怎么走。不过这么看也紧张:有时候还没看明白,路口就过了。 

自从买了GPS, GPS就成了指南针、活地图、小秘书。

我家GPS执法必严违法必究。有时候我头一段路知道怎么走,不听指挥,走别的路。GPS会用女中音严正告诉我:“转回去!”旅途漫长,尤其是车上有孩子的时候,我有时候会跟GPS吵起来:“就不转回去?你有什么办法?” 

在孩子们的笑声中, GPS不依不饶:“到前面一条无名小道上,然后转回去!” 

我说:“是想让我上收费公路是不是?不上!” 

最后GPS只好屈服,宣称“重新定位路线”(route recalculation). 

 使用iPhone 后,我渐渐开始依赖手机来定位。用了四五年的GPS 眼看着就要退居二线。去密苏里州布兰森的路上,它不时从车上摔下来。“这GPS想不开!”我跟孩子们说。“不想活了。” 

也可能是GPS忍了我太久。 有一天,我们去俄克拉荷马东南小镇。那里地处偏远,不靠近州际高速,真不好找路。我们输好了地址,信心百倍地赶路,到了目的地的汽车旅馆之后,GPS并不吭声。我们继续沿着一条高速往前。过了 35英里后,在前不巴村后不着店的高速公路中央,女中音悠悠地告诉我们:“您已经到了目的地。”

《南方都市报》专栏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