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汪教授二三事

汪教授二三事

汪教授是我一高中同学,此人看上去倒也浓眉大眼,印堂发亮,但不知为何话题比较多。今日得闲,随手摘录几首。人家是名教授,我搜集点传记材料,总是可以的。

以前汪教授追校花的时候,校花却对别人情有独钟。汪教授郁闷地在菜子湖边孤独地散步与瞎想。路上他捡到一只瓶子,刚一打开,立刻跑出一妖怪。

和大部分妖怪一样,该妖说可以满足汪教授三个愿望。但作为平衡,妖怪说无论给汪教授满足什么愿望,他的仇家会得到双倍。汪教授将信将疑,要了两样东西,果然他的情敌都得到了双倍。

汪教授气坏了,“我现在知道我的第三个愿望是什么了,”他告诉妖怪说:“你把我吓个半死吧。”妖怪真是言必行行必果,立刻派来一只大黄蜂,把汪教授螫得鼻青脸肿,汪教授果然被吓得半死。可是汪教授想到仇家,就知难而上,让黄蜂狠命地螫,甚至追着让黄蜂螫。黄蜂蒙了,赶紧一窝蜂逃跑,汪教授跟在后面追,一直追到小龙山上,成就了人追黄蜂的奇观。这事多年以后,我们共同的同学吴平安君还在说,是有史实依据的。

汪教授生日那天前一天,老婆没有说生日快乐,大儿子二儿子也没说生日快乐。到群里一看,老同学也没有说生日快乐。次日仍然没有任何人说。上班之后,没有一个同事祝他生日快乐。他闷闷不乐,满脑子想的都是,刚站到讲台上居然祝同学们生日快乐!大家都懵了,不知是什么典故,觉得汪教授高深莫测。

临近中午,突然管理系小秘走过来说:教授,生日快乐!汪教授感觉十分受用。然后小秘说请他吃饭。汪教授欣然前往。饭后,小秘问,去我家坐坐吧。汪教授口水直流,好好好。进屋后,小秘又问:介意不介意我先去卧室一下?汪教授急得直搓手说好好好。五分钟后,门开了,先出来一只生日蛋糕,然后是汪教授老婆,父母,大家一起喊:“Surprise! 生日快乐!”这时候汪教授尴尬了,此刻他居然躺在沙发上……一丝不苟,不,一丝不挂。

当然,这个有点不堪入目。问题是史家除了记录,也没有别的选项。不要把野史不当史。

汪教授下班后,去和一群狐朋狗友去唱卡拉OK,唱完后洗桑拿,洗完桑拿后找了个小姐。总之,在足以省去五百字的一些事情之后,他在手上抹了点滑石粉,大摇大摆回家了。 回家后,夫人问:都去哪里了,这么迟才回来?他回答说:“下班后,我和朋友去唱卡拉OK了,唱完后洗桑拿,洗完桑拿后找了个小姐。”夫人说:把你手伸出来给我看看。他把手伸出来。夫人大怒:死鬼,近日上面有大员下来常驻,反腐反成这样,谅你也没这么大胆子!又在和我胡编,又去玩你的死保龄球了。

汪教授吹着口哨就离开了,走时手在口袋里一摸,硬硬的还在。

汪教授和我有段时间共同研究一本关于游戏理论的书,其中有一章谈到如何处理分歧。汪教授说,这好办,各让一步,分歧的部分对半就好了。 我告诉他:把欠我的两百万还给我。

汪教授说:我一分钱都没欠。

我于是告诉他:你看,根据分歧部分对半的办法,你欠我一百万。

这么多年过去,我都不知道加上利息,现在他都欠成什么样子了。我一般也不怎么追讨,但他为了混淆视听,经常在我们同学群中编造我的故事妖言惑众。他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他的经纬度。

毕业多年之后,很少再见面,谁知道“天下谁人不识君”。话说世间多机缘巧合,我日后就在一个群里遇到一个人,说认识汪教授。此君姓黄,涉黄的黄。黄先生说汪教授以前还没有成家,也就是在汪某娘娘入主汪府之前,他们几个人一起住单身宿舍。由于单身,做饭这种行为几乎非法,于是他们一般是一起出去吃。大家翻书页决定谁请客,谁的个位数字最小谁付账。汪教授想到了一个聪明的办法,他说,反正是闭着眼睛翻,我不如翻到一页,再去翻一页,这样数字总会比我自己翻到的那页大,这样可减少被选中的几率。比如我如果翻到5,我多翻一页那就是6。大家说可以,准许汪教授这么办。

结果汪教授翻到了9,由于他太聪明,多翻了一页,变成了0。

汪教授也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但是禁不住做的怪事太多,汪某娘娘又是生性开朗的人,经常拿他说笑。汪教授总是要在自己同事和学生面前,摆出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的样子来。这里头于是就有了些矛盾。

有一天,家里来客人,但汪某娘娘嘴里上火。汪教授说,我这里有一妙药,你和在水里漱口二十分钟,不能间断,准好。客人来了,与汪教授相谈甚欢。客人好奇,问嫂子漱口怎么这么久?他说:吃药呢。有用吗?客人问。

汪教授说:不知道,起码可以让她二十分钟不说话。

东方不亮西方亮,他没有想到,他设法封锁的史实,我都给默默记录下来了。

另见:

故事新编:一罐金子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