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学外语没学常识:瑞典事件的背后

学外语没学常识:瑞典事件的背后

一位曾姓游客,携父母不远万里来到瑞典,入住宾馆,时间还没有到,于是和服务人员商量是否可以在大厅沙发上休息。由于客满,对方没有答应。《亚洲土豪》(Crazy Rich Asian)开头表现的那样情形也没有发生。我们没有看到宾馆老板穿睡衣下来,亲吻困顿的游客,在服务人员的面面相觑下,宣称宾馆被卖给了来客。
 
曾先生和宾馆工作人员争执之中,宾馆叫来了警察,警察将一家人拖了出去,用车送往据传是一处坟场的地方。此事发生后,中国驻瑞典大使馆介入,抗议警察粗暴行为,要求瑞典警方给个交代。但是时隔两周,警方并未给出交代。《环球时报》的总编胡锡进认为瑞典这样对待老人过于野蛮。犯我中华者,官方之讨伐不可谓不力。
 
诚然,瑞典警察把人拉到很远的地方扔下颇为过分,但这不能掩盖曾家处事不妥的事实。
 
当别人按章办事,无法通融之时,需要另想办法,胡搅蛮缠只会让事态恶化。大家都尊重游戏规则,一是一二是二,社会交往成本会大为降低。可惜“顾客是上帝”、“有钱是大爷”的思维,惯坏了一些人。记得上次回国,等候入住的时候,有个哥们跟实习的前台工作人员,为了换房的事情,胡搅蛮缠了不知多久,让人都怀疑是不是偏执狂,为了赢而赢。后来主管出来干预,说一个大老爷们跟一个小姑娘这么说话,也不害臊。
 
曾先生认为年迈的父母坐飞机劳顿,付钱在沙发上躺躺有什么不妥?他们可能只是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只想到自己的处境。但世界并不围绕着他们转,每一个人,包括前台的工作人员,都有自己各自的世界。经营宾馆,天天看到的都是这些刚刚下飞机的风尘仆仆的人,如果不按照特定时间入驻,他们工作会乱成什么样子?宾馆大厅毕竟是客人所购买的服务之一,是宾馆私人领地,他们占了不走,被人叫警察驱赶,这是不难想像的结局。
 
很多事情,在中文语境中可能只是小错,可是在其他语境中可能是违法的擦边球。由于中文多为组合词语,很多临近的概念被混为一谈,在其他语言,比如英文中,表述的区分能让人意识到事情性质的不同。例如未经邀请进入他人地界,属trespass.  乱扔垃圾是littering. 连词都换了。littering是犯罪行为,是轻罪,逮到罚款。在高速公路上littering罚的甚至可能是一两千。同样,我们说的闲逛,美国叫loitering, 你在某个地方瞎晃悠,别人觉得形迹可疑,是可以叫警察的。乱穿马路,也有名词,叫jaywalking, 也是违法行为。这些小小的犯规行为,尺度掌握在执法者手里。人到异国他乡,不知道其相关法律到底有多少,还不要去试为好。不过通常情况下,响鼓不用重敲。人不需要等到讨论是否违法时才知进退。一个人做事过了头,如果教育给了我们足够的敏感度,内心会提醒我们。是什么钝化了我们的敏感度?
 
从有限的视频上看,曾先生是能够用英语交流的,并非一问三不知,可是常识有待进补。在父母遇到问题的时候,他问“Who can help them? “边上警察可能在脑子里嘀咕:You!  自己是成年子女,这些事情应该他自己解决,他人能帮是额外的,不能帮不可强求宾馆扭曲规则。第二,大呼小叫,称瑞典警察在谋杀自己的父母,killing them, 显得夸大其词,徒增反感而已,本来人家想更好的办法帮你,你这么制造凶手,谁还愿意帮助你?还有,能不能别那么闹?我时常感叹,国内环境喧闹,大家嗓门大很正常。可是出去之后,说话轻声细语,会避免、缓解很多不必要的矛盾。
 
还有,曾先生称警察带其去“坟地”。包括胡锡进和中国驻瑞典大使等见多识广的人士在内,大家都跟着说,称曾一家被带去坟地了。警察带他们去的是教会,教会背后通常有墓地。在解决不了住宿的情况下,教会往往可以临时解决。他们的做法虽然野蛮,但未必变态。把人丢坟地干什么?Churchyard和中文说的坟地是两个概念。学外语不学背后文化,结果多可怕啊。
 
入乡随俗可不只是一个态度的问题。风俗也是学来的。大家可能会说,偶尔出国一次,哪里知道这些稀奇古怪的规则和“老外”的怪癖?其实,人类的欲望、诉求往往是相通的。了解背后的“所以然”,可能比死记硬背某些“礼仪”和“风俗”的规条更为实用。你或许不知道宾馆服务员在说什么,可是对人友善,彬彬有礼,尊重他人,这些可都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规则。
 
推荐 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