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郭冬临的陷落》:中国姓名英译记趣

《郭冬临的陷落》:中国姓名英译记趣

这是一个颠扑不破的道理:走出国门,需要在对方的语境里,有响亮的名字。比如托尔金的这部作品,被译为《郭冬临的陷落》,一下子就和国内接轨了。

英文中还有很多中国化的名字,例如美国居然有范德彪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豆瓣上有人总结了很多古代人物的英文名,尤其是三国里的:夏侯淳是Sheldon, 鲁肃是Russel, 张辽是Charlie, 周瑜是Joey. 诸葛亮倒好,成了Chocolate.

中国人在国内的时候纷纷用英文名,跑到美国后反用中文名。这是为了保持证件名字统一,省得办事另费口舌。办护照的时候,公安部门不给你写英文名字上去,而是用拼音,除非你另外交钱加注。加注还要提供相关证明,比如使用该英文名的成绩单。我们既然是在办护照说明还没有出国,还没有出国哪里有国外成绩单,这就成了“第二十二条军规“的局面。

出国后,改个英文名字应该可以了,可是又觉得不必。吉鸿昌将军当年在外,很烦人家老是问他是不是日本人,于是做了个小牌子别在胸前,上书“我是中国人”。我们今天不用挂个小牌子,用自己的名字就好了,这也是一身份标识。再说了,念的人困难一点我看也没有关系。我们把整个一门英语都学会了,对你们要求不高,不会念个名字就这么难吧?使用中文拼音的名字也是有点执拗劲在里头作祟。

不过日子久了,人家也会想出古怪的办法来。我们这里有个人叫Wei Rong, 由于英文名字前,姓在后,大家称之为Rong Wei, 后来索性念成Wrong Way (此路不通)。还有一位朋友姓吴(Wu), 先生叫Zhang Wu, 结果美国人搞不清,常叫这张先生Mr. Wu。

美国人姓名也好不了多少。有个星期五,我接到一个人的电话,和我纠缠半天,苦恼之极。我后来发现他的名字叫Heck. 由于宗教避讳,有些人不说What the hell这样的话,用Heck来避讳Hell. 就好像用Shoot避讳shit一样。所以这个人的名字就是地狱。怪不得那么难缠呢!别看好多外国人名字译成中文好像很洋气,其实意思很土。西弗吉尼亚一姓为戈堡,那是火鸡的叫声。牙医姓林奇(Lynch),那是私设公堂将人处死,尤其是黑人。现在3K党没了,不好随便处死黑人,于是便开始处死我们的牙齿。

只不过把这些意思给翻译出来的不多,我们传统上多用音译。中国人的姓名,大陆多用拼音音译,遇到Zhao, Zhang, Zhou, Zhuang, Xue, Xi, Qin, Qing这些姓名,总是让英语读者为难。

字幕组爱好者都知道,涉及名字,港台灵活到几无底线,怎么好念怎么来。Zhong一般拼成Chung, 而且一个人是大陆人,港台人,能从名字上看得一清二楚。不过港台的过分便利,有时候也会让人莫名其妙。比如薛,根据广东话发音,英文拼写成Sit,叫人怀疑会不会有人姓“站”(Stand)。

我以前在培训公司,有个新加坡讲师从简历上看姓Ng. 我这一看,差点就晕倒了。这是什么东西?打电话的时候我小心翼翼地问:“请问——‘嗯’——先生在吗?”

哪知道对方普通话很溜:“对对对,在下吴某。”

原来Ng是吴。

华裔到了越南再到美国,姓名最麻烦,有个姓叫Nguyen,我初次接触,不知念“牛筋”还是“牛人”,急得直搓手。后来发现原来是“阮”姓。

我们小孩认识一位马拉西亚华裔,姓Phong的。我以为是姓冯,冯巩的冯,后来发现是“方”,本家相逢不相识。 Fang这在英文里是蛇牙齿的意思,所以大家改了。

但现在,吸血浪漫小说里,吸血鬼美女的小虎牙 —— 巩俐那样的 —— 也叫Fangs,非常之性感,啊,非常之性感。Fang字于是 又红火起来了。近来甚至又有畅销书和电影,名叫The Family Fang, 估计东南亚方姓华裔悔之晚矣。本来就该坐不改姓。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说到名字的翻译,听起来效果也重要。语言的音韵效果本来就不可等闲视之。话说以前有两个演员对着台词念脚本:

“这婚事都是你妈逼的!”男演员说。

“是你妈逼的!”女演员说。

“你妈逼的!”

“你妈逼的!”

最后两人跟导演说,“这都是些什么台词!导演,没法演了。”

我有过一次类似的、千古难逢的经历,不过不是台词,而是姓名。我以前做翻译,同事有一美国人姓Woetzel, 我由于想象力出众,老把Woetzel想成“我操”。有一次,我被Woetzel先生带去见客户,客户是台湾人,跟我介绍说:“兄弟姓高。”

高兄也懂些英语,跟“我操”先生介绍说他姓Kao.

就这样,我夹在同事和客户中间,一边是“我操!”,一边是“我靠!”

这都是些什么名字!导演,我没法翻了!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