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为何慈善的“三杯茶”变成了“三杯苦酒”

为何慈善的“三杯茶”变成了“三杯苦酒”

为何慈善的“三杯茶”变成了“三杯苦酒” - 南桥 - 南桥的博客
 2011年4月17日,CBS电视台著名的《六十分钟》节目,质疑人道主义者葛瑞格·摩顿森造假。摩顿森是非政府组织中亚研究所的创办人之一。该组织致力在阿富汗、巴基斯坦办学,给失学女童提供学习机会。摩顿森感动了无数人的《三杯茶》一书,是进入阿富汗的美军的必读书之一。摩顿森本人也因此书频频出席盛会和筹款活动。连美国总统奥巴马,也从自己的诺贝尔和平奖奖金中,拿出了10万美元,捐给摩顿森的事业。

同为登山家的乔恩·克莱考尔(Jon Krakauer)本为他的支持者,后来两人分道扬镳,克莱考尔发表了电子书《三杯茶谎言》,揭露了摩顿森的一些造假行为,如摩顿森利用中亚研究所,为自己的新书大作宣传,开销高达170万美元。但书的版税,却未相应分给中亚研究所。中亚研究所的费用,仅41%用在了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中亚研究所去年报税中说建设了141所学校。CBS记者考察了其中30所,发觉近一半空着,里面放了“菠菜或是牲口吃的干草”。

面临克莱考尔和CBS指责之时,摩顿森上周正在做心脏手术。这些指责,对于摩顿森的打击非常之大。他个人的名誉面临空前危机。他的筹款事业也遭到了打击,CBS节目登出后,内布拉斯加州的佩鲁州立学院(Peru State College) 宣布取消摩顿森的演讲计划,演讲礼金收回。指责的一个焦点是财务问题,如中亚研究所和他个人财务不清。从他后来以中亚研究所和他个人名义分别发给CBS的回应上看,应该是一种经营管理不善。中亚研究所本身,摩顿森是发起人之一,他的名人效应是中亚研究所的筹款的主要原因,如果马虎,确有可能混到一起。但如财务问题的指控被核实,摩顿森可能面临国税局清查,甚至牢狱之灾。

在后来的回应中他说,是某些员工对他心存芥蒂,借机发难,以其为消息来源并不可靠。目前来说,此事还有些扑朔迷离。摩顿森毕竟建了很多学校,做了不少善事,这一点连克莱考尔和CBS的节目都未曾否认。因此,此事传出后,为他辩护的人很多。美国公共广播电台前日做了一期专门的节目。节目当中有一个听众打来电话,指责这种系统的攻击行动。这位女观众愤怒地说,是一些美国人自己消化不了他这样在海外行善的行为,才会发起这种卑鄙的攻击。

我个人感觉他是有些虚荣和浮夸,比如在建设学校的事情上,他自我膨胀,个人贪功过多,未能给他人合适的归功。但他也不能算是大骗子和野心家。他再怎么折腾,再怎么敛财,事业还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那边。但媒体在此事上颇为嗜血,似有不放倒不罢休的架势。对于他的倒掉,我感到同情和惋惜。他的《三杯茶》现在看来成了三杯苦酒。此事暴露了很多需要我们去思考的问题。

第一,一个行善者,因为慈善的本质,社会对其道德要求过高,虽有合情的一面,但大家拿着一个尺度衡量这些人,用另外一种尺度衡量自己和其余的人,是否合理?药家鑫撞人后杀人,手段残忍,尚有很多人为之辩解,呼吁宽容。不知行善者马虎或失足,为何就要搞臭整垮,宁要真小人,不要伪君子,这样是否理性?摩顿森后来给《六十分钟》制作人的回应中称,他手术后将继续前往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继续他的事业。 “在最黑暗的时候,才能看到星星”。只怕经此一事,他声誉扫地,无法继续先前的事业。

第二,非政府组织和非盈利机构,需要有比企业做事更高的管理技能,这类组织需要有更为完善的管理机制。切莫以为非盈利组织,工作上管理上就会简单一些,马虎一些。事实上公众对其要求更高。

第三,摩顿森用善款造的一些学校,之所以成为空着堆干草的“鬼校“,一个可悲之处是他并不擅长教育,而是把事业重点放在建校舍这种硬件指标上了。建了学校,学生不能接踵而来,这其实不是他的责任。改变该地区人们的思想观念,岂是一朝一夕之功?筑巢是事业,引凤也是事业,只是在社会关注上二者似有不同。比如摩顿森建学校建成了名人,也只有这样才能“建功立业”。 一个人去支教,去启蒙思想,希望社会一样给与重视。很多时候,授人以渔式的技能、方法、观念的传播和转变,其好处是长效的,要强于授人以鱼式的捐款。美国外出支教的“和平团”这类志愿人士非常多,他们其实都是无名英雄,他们不会出现在几千人的集会上,但他们润物细无声式的行动一样值得尊重。在中国,20世纪初,晏阳初先生曾带领很多人,发起了平民识字运动。从事这样事业的人,利用技能和影响,推动了思维的变革。即便未修一校一舍,而是影响了一方人,他们一样值得重视。

第四,我们每个人,能否在指点他人时,反省自己在相关的事情上,都做了些什么。摩顿森事件发酵后,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访学的巴基斯坦裔学者诺施恩·阿里(Nosheen Ali)在媒体上撰文,从后殖民主义的角度出发,批驳摩顿森的建设学校行为是典型的“西方白人骑士”拯救“黄种女人”的“救世主”情结作怪。她甚至认为这是摩顿森和美国军方唱双簧,矛头直指摩顿森善行的动机。此种指责恐有失厚道。有位读者质疑:摩顿森好歹是跑到巴基斯坦北部山区建了些学校,你们这些巴基斯坦的精英,在伯克利或是斯坦福的舒适书斋里,又做了些什么?

《南方都市报》天下论坛南桥专栏  2011年4月29日
  评论这张
转发至微博
推荐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