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学校教育的作用被高估

学校教育的作用被高估

放假期间我们去德克萨斯奥斯汀,拜访了约翰逊总统图书馆。约翰逊是职业政客,抱负甚多。肯尼迪遇刺,让他成为总统。有此平台,约翰逊积累的能量如火山喷发。他向贫困宣战,在他手下,美国有了免费医疗计划,老人从此不再担心看病无钱。

约翰逊还是“教育总统”。他当过老师,目睹了贫困学生的苦难和有色人种学生的艰难。他创办了“抢先一步”(Head Start)项目,倡导早期教育。著名早教电视节目“芝麻街” 就是在该项目资助下开始的。不让一个孩子掉队一说在小布什手下开会结果,种子却是民主党总统约翰逊所种。

约翰逊也是“民权总统”,任内促成了平权法案的通过。说到民权,人们总想到小马丁·路德·金气势磅礴的《我有一个梦》、在公交上坚决不让座的罗莎·帕克斯,或阿拉巴马州萨尔玛无畏的示威人群。但一个人跳不成探戈:约翰逊总统和小马丁·路德·金过从甚密,在金博士和平抗议的同时,约翰逊以高超的游说技巧,推动了平权法案的通过,让有色人种可以投票。

教育和平权的两大“政绩”,也凸显出一个有趣的矛盾:极力推动早期教育的约翰逊,却又得说服国人,不要以受教育程度,决定是否让一个人投票。约翰逊之前的少数黑人,若受过良好教育则可以投票。教育程度不高的黑人则被排除在外。平权法案禁止以识字与否决定投票权。约翰逊给后人留下了一个悖伦:教育是有用的,但只能有用到不让一类人妨碍另一类人为止。

此次拜访,有个声音在耳边萦绕:教育,尤其是学校教育(schooling)的作用被严重高估了。教育是机会,却堕落成借口,和寻租的空间,继而成为中下层社会挣扎的深渊。我几乎一辈子在学校里,自然不会宣扬读书无用。这年头,教育却成了万能的处方,而社会的病在哪里?

新的一年又要开始了,继续此话题拉拉杂杂就此多扯几句。

过去几年,中国家长陷入严重教育焦虑,从胎教、入托、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教育希望一步都不能走错。用这种“六个西格玛”式的方法,对人去“品管”,只会让整个社会癫狂。

教育固然可以改变命运,但其作用被严重高估。学校教育(schooling)让聪明人睿智,也让蠢人迂腐。从统计学上看,教育程度高,收入和地位更高,这是按平均数来算计的。

然而一辈子下来,生活变量还有很多,组合着组合着,起点相同的人就渐行渐远。

学校教育的成功,应当是完成四年三年的“徒刑”之后,放出去就海阔天空。然而很多人迷信一人教一人学的模式,被动领取知识,无法自主学习,则会学无能。很多人对于任何技能,包括炒个鸡蛋,觉得不上个学校,找个老师来教,自己就没法学。

受过良好学校教育的人,会因社会大势,败给日薄西山的事业。或因失察,陷入惨不忍睹的婚姻。和睦家庭带给人的幸福,多少个学历也换不来。和谐的人际关系也让人之成长如虎添翼。

人生有诸多拐点。敏锐而持续的观察,胜过匆匆忙忙的执行方案。好多时候,真的是有心栽花花不发,无意插柳柳成行。

人工的种种干预,自然会有些收效,但此收效,相对于制造这些收效的成本何如?《芝麻街》可以说是早期教育干预的一个典范,该节目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和多名美国政要都上过此节目,可是节目上的人物小朋友也喜欢,但是低智而造作,紫色的恐龙巴尼的声音,是很多家长的恶梦。看这种节目也是一种机会成本,它沉降了其它的可能。

人和人之间,智商的差别依然存在。不要以为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使劲努力就可改变一切。天资是有差别的,早点醒悟,就地取材,往下走通常都有机会做健康、快乐、有成效的人。每个人都有一条适合自己的路。怕就怕揣着明白装糊涂拔苗助长。围湖造田式“人定胜天”,造成的环境灾难,和后人的折腾,已被我们目睹,被社会否定。为什么教育界可以例外?

教育界总怀着乐观,带着善念,努力去改变一个人。很多人不想、不能也不会改变。

尖子生或者末等生你能影响的都很有限。老师应该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更值得争取的人身上。他们包括哪些不上不下的中等生。社会的中坚力量,多半是介于学霸和学渣之间那些得B的学生。

不要忘记家庭教育、社区环境、交往圈子和自主阅读给人的造就或者摧毁。这些也是广义的大教育,却因无法纳入正规教育、学校教育的话语,而遭到忽略。新的一年里,能否对于正规教育放松些,对于这些大教育较真些?

文章原载于《南方周末》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