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美国掀起粉色革命

美国掀起粉色革命

 
这几天,美国几乎每天都有性骚扰、猥亵、强奸相关的重磅新闻。在政界,阿拉巴马参议员候选人罗伊·莫尔(Roy Moore) 被多人指控,称其多年前性侵未数名成年少女。因这些丑闻,莫尔虽然得到川普的力挺,和阿拉巴马州过去多年的的支持,仍在参议员选举中被道戈·琼斯(Doug Jones)击败。这样一来,川普在参议院又失一城,日后其他法案更难通过。
 
明尼苏达州参议员艾尔·弗兰肯(AlFranken)也被指控多年前犯下的旧案:2006年他在美国文工团USO在中东慰问演出时,曾强行舌吻女同事丽安·吐维登(Leeann Tweeden),并趁其睡着时,摆出假装摸其胸部的造型拍照。弗兰肯顶不住各方压力,现已辞职。
 
性侵指控的重头戏上演在文艺界:最早被曝光的是“国民老爸”比尔·考斯比(Bill Cosby), 他被六十多名女性指控性侵、下药性侵、性骚扰等。过去授给他荣誉博士学位的学校纷纷与其切割,商家避之而恐不及。不过,晚节不保的他已八十高龄,眼睛瞎了,走路颤颤巍巍。这风烛残年,关进去还得老百姓掏钱。他的官司反正是一拖再拖,恐怕是拖到他一命呜呼,或是用来和解的钱全部花光。
 
其他台面上的人物就没那么幸运了。好莱坞著名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被艺人指控“潜规则”后,公司将他炒了鱿鱼。《美国丽人》的主角、影帝凯文·斯派西(KevinSpacey)被指控多次性侵,且男女通吃。他随即被赶出了走红电视节目《纸牌屋》。而电视台的台柱子每隔几天倒一个:福克斯新闻网的当红主持比尔·欧莱利、NBC《今日》秀的主持迈特·劳威尔(Matt Lauer)、PBS和CBS主持查理·罗斯(Charlie Rose)、 公共广播电台多年主持《草原之家》、《作家年鉴》的盖瑞森·凯勒都是被举报后,很快被炒。劳威尔是被人指控后35个小时内被炒的。凯勒是2017年11月28日还在《华盛顿邮报》为弗兰肯鸣冤,认为这些指控“荒谬”,29日火就烧到了自己身上。这些“零容忍”式的切割堪称迅雷不及掩耳。
 
这一切简直是一场粉色革命,难怪今年《时代周刊》的封面人物是“打破沉默的人”(the silence breakers), 亦即指责性侵的女性。
 
这些性丑闻很多发生于多年前,程度有重有轻。盖瑞森·凯勒被炒的原因,据他自己解释,是当时一位妇女跟他抱怨自己不开心,那位妇女“衬衫开露,我伸手到她的光背上,向上不过摸了六英寸,见她退缩,我立刻停住并道歉。她说原谅我了。我们过去是朋友。后来也是朋友,直到她的律师打电话过来。”
 
本属陈年往事,为何在2017年井喷式曝光?指控中有极小部分指控者是遭到同性性侵的男性,但大部分还是女性。这是一场性别战争,是在延续总统竞选后的集体反思和反拨。2016年大选中,川普被二十多名女性(也有说十几位的)指控性骚扰,有的还有无可辩驳的黄段子录音证据。但这都没有阻挡他成为总统。这个事实在女性中积累了过多愤怒。扳倒川普不易,而别的“黄家军”,扳倒一个是一个。目前这种女权的“暗火”所向披靡。若明知雇员有性侵往事,而不采取行动,接下来的固定曲目,应该是舆论压力,民间抗议,赞助商撤资,甚至破产倒闭。所有组织都伤不起。不如“零容忍”,以壮士断腕方式自我保全。
 
另外,女性在这些指控中,也可互为榜样,互相打气。过去孤军奋战,取证困难,站出来被人取笑事小,严重的可能被反诉污蔑。如今的案例,和被控告者的倒台,给了她们站出来的勇气。过去她们怕丢人不说,而今风气出现了微妙变化:只怕没人说,说了总有效。
 
接下来还会有一大波新的丑闻被揭露,会有更多名人被掀翻。其他各界,如《新共和》出版人汉弥尔顿·费希(Hamilton Fish),也因性丑闻指控辞职。高校多名教授,包括终身教授,最近也有不少因性侵丑闻被解职或劝退。如今美国社会风气有点像一场下半身的文革。作为文化尚且强势的国家,美国的社会风潮会传到其他各地。在其他地方,也会有名人过去的老底被抄。
 
这些丑闻的揭露,有助于社会风气的净化。过去的性侵丑闻,法律上或许无法追诉,但社会舆论和民间追责并无年限。男性利用自己威权地位“吃豆腐”的行径会减少。比尔·欧莱利、迈特·劳威尔、查理·罗斯这些人,年薪都是成百上千万美元,丢了工作非同小可。人们伸出咸猪手之时会掂量后果了。
 
怕就怕像过去萨莱姆审女巫,或是麦卡锡时代抓间谍一样,美国出现“反性侵扩大化”。即便现在,民间就有了些不满的声音。有人责怪某些女性错怪好人,或是始乱终弃,当初争上位时不说话,功成名就了来翻案。这些声音还是微弱的,毕竟大家害怕被贴上“谴责受害人”这个政治不正确的标签。一旦现象失控,名人们环顾四周,发现同类多被戴了性侵帽子。没被指控过,都不好意思在圈子里混。到了那时候,反性侵扩大化的反作用可就大了。
 
文章原载于《南方都市报》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