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中年男

中年男

 
2017年中年男一词堕落,和中年妇女一样,成了贬义词。在尴尬里男女实现了平等。捧着泡了枸杞子保温杯的中年男人,和跳广场舞的大妈、公交上抢座的大爷一样,成了这个时代清明上河图里夺目的形象。
 
说到中年,人们常想到种种不堪:体质下降,体重上升。担子加重,角色变轻。关系复杂,形象灰暗。中年男其实很冤,并无公害,但突然形象就猥琐了!看看许知远这帮人干的好事!
 
但乌云也常镶银边,中年男的危机里,蕴藏着好处。杜鲁门曾称,你能不能给我找个独臂的经济学家。怎么他们都在说onethe one hand… on the other hand(一方面,另一方面)。说起中年,或是关于生活的大多数结论,都是这样的。很少有一边倒的道理,世间多的是充满悖伦的寻常。
 
熟悉的地方无风景。人到中年,遭遇甚多。遇到新人,总会让我们想起某个故旧;遇到新事,会习惯性地联想到往事。这种心态,好处是不再一惊一乍,坏处是容易形成成见:成见让人看不到人物、事物不同的地方,而是习惯性地将其纳入熟悉的体系。如此,则陷入固定思维,而非成长思维,人走向偏狭,屁股指挥脑袋,态度打败思考,情绪完胜智商。
 
中年宜好奇,宜思考,宜学新事物。中年忌封闭,忌偏见,忌躺着吃老本。把这一切写在你每一天的日历上。对于刚接触的新人新事,用过去阅历来阐释无可厚非,但不要说:“我看人从来不会错。”“你说的这些我全知道。”不如习惯性地问:“如果我看错了呢?”若有阅历,而保持思维开放,则中年人所向披靡。中年之后无风景的解药是多看点书,多走点路,不要还没见什么世面就老了。世界上还有万千可能,你我不过都是沧海一粟,各人生活没那么长阔高深。不走出自己的小世界,觉得自己的事是多大个事,只会沦为笑柄。也不要用自己的有限所知,用自己业内知识或圈中见识去阐释一切。手头只有一把锤子,千万别把整个世界看成钉子。有的问题用老虎钳或者镊子更好解决。
 
中年就好比玩杂技抛球的,同时抛接很多球,貌似个个重要,一个都不能少。一旦出错,则一团乱麻,一地鸡毛。《简在主义》(Essentialism)书中有这么一个小标题:几乎一切都不重要(thepractical unimportance of almost everything)。注意,关键是“几乎”二字。我们挑重要的选择一两样,别的删繁就简。是的,推掉应酬,退出社交群,删繁就简,会得罪人。没有关系,中年不还有另外一个优点吗:皮厚。不要像姑娘小伙那样容易受伤。如果到了中年,还没有定力,还需根据他人反馈界定身份,还需要去显摆去震撼他人了,这才是失败。你是什么样的人,别人或许比你清楚,你自己也要有数。
 
中年人需记住施比受有福。关爱他人,比期待他人关爱可敬。中年是灰暗的,是隐藏的,不要不习惯别人对你视而不见,充耳不闻,甚至学会享受这样的幕后状态。少年儿童需要给予注意力,助其成长。老年人年迈体弱,需要照料。中年人,尤其是中年男人,没有人会特别关注。中年男形象最光辉的地方是在三年级小学生的作文里,以中等身材的爸爸扮相出场。不要以为种种付出,对自己不公。换个脑筋,想想一生的价值,无非是你的创造,相对于世界对你的投入,你是有所结余,还是长期亏空?多关注自己给周遭世界留下好的影响,关心对他人的造就和扶持,人就不会感觉不平衡。
 
作为中年男你有快感你就喊,你有痛感你就叫,不要用自己看不见的尺子,去暗中衡量他人对自己的态度。每个人,哪怕是微不足道的人,多数时候都围绕着自己的茶米油盐喜怒哀乐在转,不可能知道你的期待。你藏着对人的期望,打破了就生气,对他人不公,对自己也不好。少一点论断。人人都有自己的挣扎,他人的难处你未必知晓。想有所改变,不如自己去行出来。
 
在水滴石穿的悠长岁月里,你得苦中作乐,乐子自己不找,别人不会给你。少年时你得应付中考高考,过关斩将,时光匆匆而过。中年绵绵无期,十年八年无变化,你默默在面对诸多问题。很多问题还不可能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中年是和时光拉锯战,这拉锯战是持久战。解决问题别指望一了百了,而应从长计议,你得找到一个让灵魂栖息的地方。寻找自己的平安,也得记住幸福是副产品:为了找乐子而找乐子,一味追寻快感,或许如喝碳酸饮料止渴,终归不利健康。
 
中年仍然要学习。美国人类学家玛格丽特·米德曾称:“把玩耍和学习全排在童年,把工作全排在中年,把悔恨全排在老年的做法,非但错误,且残忍而荒唐。”不要把学习的事情,全挤压到中小学。中年也是学新东西的好时光,没事干的话,不要全都用来打麻将,去学一门语言,一样乐器,或是使用一种软件。医学很发达,人平均寿命今非昔比。1900年人的平均寿命是49岁。而今,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中国人平均寿命是76岁,美国79岁,英国82岁,日本84岁。如果没有抓住中年时间,养点爱好,或是掌握点技能,老来无所事事是很可怕的。日子好了,但脑中空空,是而今最大的晚景凄凉。
 
中年男你要面对自己无关紧要的现实。这是这个世界的真相,真相让我们自由。我们往往在一个家庭里看到,妈妈不开心,大家谁都开心不了。爸爸不开心,就只有自己受着。在单位里也是,不要觉得自己了不得。你不在世界照转。你去休假,关掉手机,不回邮件,单位里的事情他人接下来照做。你或许只是给了他人成长的机会,而在中年末期,培育新人的责任,已经超过了亲力亲为。这一点你放不下自己就很难做到。青少年时轻易放手那叫偷懒。中年放手那叫授能。且把它看作中年的福利。
 
中年最大的问题是婚姻家庭问题,其间狗血和鸡毛难与外人道,大部分如果有幸在自己生活中避免,也能看到周围人的现状,不多赘述。小家庭矛盾可能已经够多的了,一些延伸家庭,还像黑洞一样在撞击,在产生重力波,让敏感的大脑检测到。怎么办?这需要超脱。超脱的英文是“becomingphilosophical about…” 也就是在某某方面变得像哲学家那样。有人问苏格拉底要不要结婚,他说:去结,去结!找到佳偶幸福一辈子,遇人不淑你会成为哲学家。都不坏。这就是中年的宿命。
 
文章原载于《南方周末》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