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桑迪蒙特

桑迪蒙特

Francis Chan的《疯狂的爱》(Crazy Love)书中记述了一个名叫Lucy的女子,原为妓女,从良后,把自己的公寓提供给其它妓女、皮条客、毒贩之类人物使用。我向同看此书的几个朋友推荐了《转吧,这伟大的世界》,说里面的科里根就是这样的人。这个世界上人真是有很多的活法。他们让这个世界变得有意思。
 
我常会想起科里根来。这是书中最出彩的人物。他是一个从爱尔兰到了纽约,在布朗克斯的妓女、皮条客、毒贩中间修道的天主教传教士,不过也不是拉着人传教的那种,而是不声不响用自己的行动去影响他人。他把自己的公寓开放出来,给这些通常被视作“人渣”的人使用,甚至因此挨揍。
 
可惜科伦·麦凯恩让他在书的第一章就死了。开车带小妓女爵士琳上法庭的路上,他们遇到了车祸,一起死了。
 
在接受奥普拉采访的时候,麦凯恩说先让他死,然后通过书的其余部分,慢慢将科里根再建造起来。而爵士琳和科里根的死去,就如同两个人形的双塔崩溃了,如同911中的双塔。
 
在都柏林期间,我曾两次跑到“科里根”的“老家”桑迪蒙特,在那水边散步,长满杂草的小路,红白色的烟囱,和矮矮的棕榈林。小说一开始,描述了科里根少年时候的生活环境。
 
"我们在桑迪蒙特的家正对着海湾。我们有一短短车道,上面长满杂草,还有一方形的草坪,围着黑色的铁栏杆。过了马路,我们就可以站到弯弯的海堤上,远眺海湾。路的尽头,长着一片棕榈林。这些棕榈树站在路的尽头,比其它地方的棕榈树更矮,更显得发育不良,不过那种异国情调还是有的。它们就好像是被人请来,到都柏林来看雨一般。科里根坐在墙上,脚后跟在墙上踢着,眼睛从平平的海滩看过去,看向那大海。我本该知道,即使在那时,他的心里都揣着大海,迟早是要用什么方式离开的。海潮悄悄过来,海水在涨在他的脚前。晚上,他会沿着马路一直走,走过圆碉堡,走到那被遗弃的公共澡堂,在那里的海堤顶部走着,伸开双手保持着平衡。
 
周末的早晨,我们与母亲一起散步,浅浅的海潮刚没过脚踝,一回头,能看到成排房屋、高塔,还有烟囱吹出的状若头巾的黑烟。电站两个巨大的红白相间的烟囱,打破了东边的地平线,除此之外,视线里是那柔和的弯弯海岸线,海鸥在空中飞翔,邮船驶出了邓莱里,地平线上白云匆匆掠过。退潮后,沙上呈波纹状,有时候可以在上面走上四分之一英里,中间路过一个个水洼,零碎的旧垃圾,长形的剃刀贝,还有床管子。"   
 
 
Youtube上还有一段麦凯恩在这沙滩上谈此书的录像,很值得一看.
 
南桥推荐阅读: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