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做点儿地本教育

做点儿地本教育

项目式学习(project-based learning)和问题式学习(problem-based learning)在教育界大家应该耳熟能详了。这些学习,如果使用人造问题和虚拟项目,则与这些学习法宗旨背道而驰,也会无端增加老师设计的负担。很多项目和问题本可就地取材,利用本乡本土的现实环境。与本地有关的教育,也有一个以P开头的名字,叫地本教育(place-based learning).
 
根据 “本地希望”(Promise of Place)网站[1]的介绍,地本教育是“将学生沉浸于本地传统、文化、地貌、机遇、经验之中,以其为根基,学习语言艺术、数学、社会科学、科学和教学系统内的其他学科。”
图为Promise of Place机构发布的手册,网上可看
 
美国所有的教育,都浸润着浓厚的地方性。不属于某个地方管辖的高校,也说要“本乡与本校”相融合(town and gown)。很多小镇是大学城,甚至最大的雇主就是大学,大学当然会方方面面参与社区活动。中小学更是这样:我儿子在德克萨斯上学,把德克萨斯历史地理学了个底朝天,连德克萨斯和墨西哥之间发生的艾拉莫战役中的人物都如数家珍。在俄克拉荷马,他们则学习俄克拉荷马跑马圈地的历史。美国属联邦国家,教育联邦政府管辖得很少,州里的教学大纲自然强调本州自然和人文环境,这对于增加学生地方自豪感大有裨益。当然,完全只顾本地,不顾外地和世界各地,也会形成偏狭。
 
地本教育或许是个新名词,但是说起例子可能大家会更有启发。上述“本地希望”就是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曾资助的一个项目,专注于收集地本教育资源,大家可去他们网站看到他们收集的案例和资源:堪萨斯的马里安泉水小学的学生在本地生物学家和高中生的指导下,建立了一个鸣禽的栖息地,这包括安装喂鸟的喂食器,和供人观赏鸟的凳子等。新罕布什尔有些地区靠近森林,附近小学安排制作植被地图,而附近高中则把化学课变成本镇河水的研究。俄亥俄的磨房溪学校周围是废弃煤矿,学生们和老师一起在课程上研究如何环保地恢复煤矿破坏的地形地貌。佛蒙特州一所高中学生的学习内容,是监控空气和水流质量,他们为此制作了专门的网站,和电视专题片,在本地电视台播出。亚利桑那州一所中学高中生带初中生,开办并维持一个纳瓦霍文化特色的菜园子,并将种植的产品提供给本地老人…类似项目不胜枚举。
 
这些学习项目操作起来并不复杂,无非是把抽象的“项目式学习”和“问题式学习”具体化,“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向本地资源要项目,在本地环境里找问题,融入到教学过程当中,使得教学的内容更具体,更实用。最终,学习的结果可以反哺本地社区。这种双向的社区、学校联系,能密切双方关系。
 
当前教育中增加一些地本教育,会使得教育更为健康。我们中小学课本,有很多是全国甚至全省统编教材,比较笼统,罕有本地化内容。学生或许可以学到万里之外的地形地貌,却对周边环境视而不见,对本地历史一无所知。这是很不正常的。本来中小学就是本地社区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
 
如今乡村空心化,青壮年逃离,村落日趋凋敝。极具讽刺地是,因网以类聚,同学圈老乡圈又在提高人们的家乡自豪感。在外的人,这叫“乡愁”,除了年前节后产生些“返乡体”感慨外,并无大用。中老年人热衷于建祠堂、修族谱。这些多属回顾而非前瞻。年轻人的特长是想象和建设。不如让孩子们来参与到本地环境中,深层认识自己的家乡,参与家乡重建的构想。或许会有读者会说,这些事,连大人都不知道,你指望孩子?大人思维形成定势,心态上也顾忌重重,这天然就会扼杀一些想法。无知无畏的儿童,说不定会反过来带动大人的想法和行动,可别小看他们。
 
可是有没有人会去做这种事?这可能又要落入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的无奈讨论中了。说到素质,人们往往会想到琴棋书画这些应试之外的“本领”。地本未必让学生在某某比赛上崭露头角,做这种事的动力何在?地本教育有三大目标:学生成绩、社区参与、环境保护。大家能看到,第一个就是学生成绩。如果课程设计得当,地本教育和学生学习不会矛盾。学生可以利用和自己生活和环境密切相关的学习内容,更好地学习书本知识。地本教育也不是一个通盘取代现有教育的模式。它可以只是作为课程中的一个部分,在实践中长大。它更多是一种思维范式,亦即学生与其在做一些胡编乱造的题目,不如从周遭现实中拿点真的问题来研究,向生活要真题。
 
地本教育的关键还是人本教育,做好它要调动教师的热情,关注学生的需要,重视周边社区的居民或村民。做这种教育不能只是装装样子,搞形式主义—— 这样必败无疑。以地本教育为主的教育者,得有强烈动机去改变教育现状。他们不可以只是那种对教育满腹牢骚,但是想不出改变方法的人。他们得有远大目光和旺盛精力,有超强本地自豪感。与此同时,他们又是操作能力比较强的人,要能够研发新型作业和测评,还要有出色的沟通能力,能把自己所做的变革,有效地和管理者、家长、学生、社区沟通,赢得他们支持。有心的教育者,不妨去试一下?
 
下面是我想到的一些可能的地本教育题目,欢迎大家补充:
 
历史课:研究你的姓氏来历,调查历史上祖宗的所在地,和迁徙历史(家长多半会支持这样的研究)。
 
地理课:制作一份本地景点的地图,并做相关介绍。可参考成熟风景区的导游图制作。
 
英语课:寻找国外一个和本地可能有所关联的地方(比如那里曾有人到过本地),与其中小学建立联系,并定期通信或网络通话,介绍本地新近的情况。
 
语文课:调查一个当地你认为比较重要但在外地知晓度不高的人物,为之撰写一个网络百科词条并发布。
 
算术课:为本地特产制定一个销售计划,参考同类产品,研究市场销售状况,为其定价并协助网络销售,并做好账务统计。
 
几何课:计算本地水库的水容量(可增加一些相关内容,如在水容基础上提出鱼苗投放数量、频率等。)
 
[1] http://www.promiseofplace.org/what_is_pbe
 
文章原载于《当代教育家》(2017.6)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