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总统能夸人美女吗?

总统能夸人美女吗?

我读书的时候,教我们语法的金云法老师告诉我们,夸男性外貌要说handsome(英俊), 夸女性要说pretty(美丽), 对于后者,千万不能夸beautiful.  夸beautiful就麻烦了。当时不甚了了。二十多年后,我像听到楼上第二只靴子掉地的人一样,猛然意识到:金老师不得了,他不是说我们夸有什么问题,我们算老几?人家是预言家,说的分明是几十年后的川普总统。
 
川普总统近日在出访法国时,和法国第一夫人布莉姬特·马克龙会面时,夸她“身材真好”,beautiful.由于会面被直播。这一个beautiful夸出了麻烦。美国媒体的批评纷纷扬扬:和一个国家第一夫人见面,就夸人家身材,夸人美,实在没品。以为这还是选世界小姐啊?CNN甚至发表奥巴马当政期间财政部国际事务女发言人卡拉·埃雷默(Kara Alaimo)的评论称,夸法国第一夫人美,有害于美国,“有损于美国海外利益”。作为一国总统,出访时一言一行代表美国价值。夸人貌美,分明是说美国人只重视外在品质。原来川普在无意当中,透露了一个“国家机密”,也就是美国还是比较以貌取人的。美国一些媒体颇有两面性。奥巴马也曾夸加州总检察长哈里斯(Kamala Harris)为全国最好看的总检察长,未曾惹出川普这么大风波。
 
我们不知道川普和马克龙到底谈了哪些重要的事情,媒体对此介绍很少,却抓住夸人美这一句话上纲上线。说川普作为一个总统该怎样说话,怎样得体,有欲当国师而不得的可笑,也有从严肃批评转入八卦的可悲。若着重于批评川普在应对法国时政策上的失策,或许更有价值一些。
 
川普对女人的言论,曾经给他惹过大麻烦。他曾经说过等人成名了,想让某些女人干啥都行。他甚至夸自己的女儿“性感撩人”,如果不是自己的孩子,他都想与之约会。相对而言,夸人美女,尚不涉黄,甚至是奉承,本来算不了什么。怎么某些媒体找到了新的弹药又来开炮了?
 
这些批评,说明美国争取“政治正确”的势力还是很大。在女权问题上,美国雇主招人时,明规则是不可以在相貌上歧视他人。可是潜的规则也有存在,埃雷默自己引述研究称,雇主招人的时候,对男性主要看言论,对女性看照片比看帖子内容更多。脸书运营总监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 著有《向前一步》一书,是过去几年女性权利运动的一面新的旗帜。让女性更多进军领导角色,近年来是很时髦的话题。与之相对,女性不希望再以相貌因素,让男人评头评足。
 
这些媒体认为川普对于女性过于“物化”。对于女性,夸她们外在的东西,不过是一种大男子主义,是用漂亮、身材这些外在因素来评估她们,忽略她们内在的因素。对于法国第一夫人来说,夸她身材好、漂亮,还有一个背景,是布莉姬特和马克龙是“老妻少夫”搭配:布莉姬特比法国总统长24岁。川普这么夸,让人担心,是否明褒实贬,是说她都这么大年龄了,身材还这么好,好保养得这么漂亮,了不得!这些疑问,分明是要给人对君子风度的理解,增加凌乱。怎么夸才对呢?谁说了算呢?
 
这样的政治正确,雷场密布,让无心的人也可能误踩。过度敏感造成的文化环境,越来越让人手足无措。去年我在一次聚会上,我问一个美国妇女她是做什么的:“What do you do?”你看,我没有对她评头论足吧?可是不久后,我看到她在本地一报纸上写了一文,说人们为什么女性要用自己做什么工作(do), 而不是用她是(be)什么样的人,来界定她的身份? 这一do一be, 让我知道我得罪人了。问题是我本来就是希望通过她do什么工作,了解她be什么样人啊?不在外do什么工作,在家be 家庭主妇,也是要do很多事情的。你光是be这个那个,不do什么事情,我怎么知道你be得到位不到位呢。你又do又be, 岂不是更好?我不是哈姆雷特,平时聊天,不可能成天纠结于to be, or not to be. To do, or not to do.  To do, or to be.  日常的对话,能不能放松些,不受某些倾向性文化的左右?在下真是无心得罪。我本来就不擅长寒暄,在有限的话题选择中,夸外表干掉一个,问工作又被干掉一个,以后只能今天天气呵呵呵了,过于敏感的反应,让人无所适从。损也不是,夸也不是,让人手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我们做翻译的知道,上下文往往界定意义(No context, no text.) 美国自由媒体是在川普过去得罪女性的言论语境下理解他夸人美丽一说。在其他语境中,或许只是一种好意奉承。不要想得太复杂,见面夸一个女人美丽,应是古老的绅士风度,不一定要非此即彼,零和游戏,说人外美,其内在就不美。
 
法国并未对此感觉大受侮辱,和美国媒体一样大做文章。至于指望川普的一言一行代表美国价值,在这全球化的时代,也属多虑。他人对于美国和川普本人的了解,不再简单刻板。当然,理想状况是,川普出访前,让我们金老师那样的语法或者文体大师们授个课,说话四平八稳一些。再理想一点,是法国第一夫人在川普夸奖美丽的时候,像我们中国人一样,谦虚一下:“哪里?哪里?”川普再补充一句:“从内到外,全都美丽。”那么争取政治正确的人们就没话可说了。可是这样的对话,或许只能出现在初中英语课本李雷与韩梅梅的对话里。外交无小事,可也不能尽是小事破事。
 
文章原载于《南方都市报》(2017年7月18日)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