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学徒》总统要推学徒式教育了

《学徒》总统要推学徒式教育了

川普当选总统后,人们常议论他会不会从电视和网络名人,真正进入总统角色。他的做法,更像是用名人们的做法,重塑总统职位。他照样深夜在推特发帖。媒体一开始对此大加鞭笞,无奈川普一直在发,大家也就习惯了。形势比人强,如今,包括反对他的自由派媒体,每天都在细致入微地分析他发出的每一条推文,仿佛政治一开始就是这个玩法。川普成了网红总统。
 
过去,他作为真人秀主持人,进入大众视野。他主持的节目为《学徒》,该节目中的一句“你被炒了”成了他的标志性说辞。信不信由你,川普正打算用《学徒》节目的思维修理美国高等教育。2017年6月7日,白宫发言人表示,川普政府将修订大学认证和学生贷款政策,鼓励在高等教育中更多使用“学徒制”学习。6月13日,劳工部部长阿历克斯·埃科斯塔(Alex Acosta)宣布,川普政府将用“学徒制”的方法,填补六百万职位空缺。
 
在制造业和手工业,学徒制传帮带,是个人入职、在职训练的基本方法。在美国教育界,学习归学习,挣钱归挣钱。在教育研究的小圈子里,有“认知学徒”(cognitive apprenticeship)一说,然而这个说法和“教学”区分度并不大,不能引起广泛关注。与学徒制学习最相关的概念,是“体验式学习”(experiential learning),亦即在社会实践中学习。
 
《高教纪事报》2017年6月9日的封面文章《为什么高等教育要拥抱学徒制》,分析了“学徒制”学习的前生今世。文章追溯了克林顿、奥巴马鼓励体验式学习的说法。两人都雷声大雨点小,倡议无疾而终。《高教纪事报》向来对川普牢骚满腹,此封面文章自然只字未提川普,也没有将学徒制学习受到的启发,归于《学徒》节目,但作者也推崇学徒制这个提法。文章介绍,学徒制盛行于德国、瑞士等欧洲国家。瑞士学生自四年级开始就可以进入“学徒制”学习。学生高中毕业,就有了一技之长,退可以谋生,进可以升学。一些软技能,包括管理、领导、销售,也是可以习得的。
学徒制一说的兴起,也不仅是川普一声呐喊这么简单。现在美国高等教育体系问题重重,呼唤变革新思维。除学生和家庭面临学费等问题之外,高等教育的质量也常受苛责。常青藤名校的毕业生,失去了方向,成了“优秀的绵羊”,无意也无力改良社会。喜剧电影《录取》(Accepted)里,一个学生伪造了个野鸡大学,逆袭成功,胜过了它所山寨的名校。该片让我看到了一大矛盾:目不暇接的社会变化,和行动迟缓的教育体制的矛盾。
 
事关质量,高教认证体系四面楚歌。区域性认证机构给学校质量认证,学校要交费用,接受并通过认证,否则无从获取联邦学生贷款资格。这个做法有点像黑社会收取保护费。认证过程中,繁文缛节甚多,高校不堪重负,但却不得不奉陪: 毕竟一块钱的认证费和会费,平均可换来等同于1693元的联邦资助。若认证资格被取消,学校就呜呼哀哉了。认证不过,还产生别的社会问题:去年被封的哥林多学院(Corinthian Colleges),给纳税人带来了1.71亿美元学生贷款坏账,被奥巴马政府一笔勾销,转由纳税人承担,民怨极大。某认证机构有一年取消旧金山一家高校的认证资格,被对方状告,三分之一的经费都用来打官司了。
 
民主党和高教系统内既得利益者关系密切,投鼠忌器,改革少有建树。我倒希望川普“盲拳打死老师傅”,以“学徒制”之类做法,从外围冲击高教现状。基于实践的学习,是教育界和政界的最大公约数。教育者不希望学生毕了业就失业。学徒制或类似方式的学习,让学生低成本地实现从学习到工作的过渡。另外,教育界已多年试验“基于能力的学习”、“项目式学习”、“服务式学习”,这是学徒制学习的理论基础。
 
政界也不会过度反对学徒制学习,这样可以用节省的方式,解决工作找不到人、人找不到工作的捉迷藏局面。改革还可以把一部分扶持教育的成本,分摊给企业承担。推动“学徒制”学习,会给不受欢迎的教育部长贝特西·德沃斯(Betsy Devos)一个取信于民的机会。另外,本届政府大举引入制造业。制造业的技能学习,往往在实践中完成,不一定来自课堂教学。非制造业的用工缺口,如网络安全、医疗保健,本来就大量存在“学徒制”学习。医生有“见习医生”这种半工半读的阶段。网络安全多以实践为主,学校所教跟不上外界快速变化。强化学徒制或者体验式学习,地方政府也是支持的。华盛顿州投入100万扩展实习。加州社区大学系统也发起了学徒项目,出资3000万美元,让学生学习网络安全。科罗拉多州州长,在本地企业家诺尔·金斯堡(Noel Ginsburg)的呼吁下,带团前往瑞士学习学徒制教学。金斯堡本人过去曾大笔捐款给高校,现在他转而资助学徒制学习。
 
除了呼吁之外,还会有哪些现实举措,促进“学徒制”学习?目前白宫发出的信息,是会改革高教系统的认证体系。在资金的发放上,学徒制实习将被纳入资助范围。一些强调实践的非传统型大学,过去被人视作“野鸡大学”,可能会在此番改革中获得新生。当然,这一切都在孕育之中。川普的学徒制学习,会促成高教改革,还不过是一场“真人秀”,最终和前任们的改革倡议一样,无疾而终?我们拭目以待。
 
文章原载于《南方都市报》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