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高考作文应去神秘化

高考作文应去神秘化

马上高考了,今年高考作文是什么?
 
每年高考,家长操心,考生闹心,大众开心。每年这时候全社会鸡飞狗跳,不要说考生紧张,家长几乎都疯了。为了保障高考,毒青蛙的,封电梯的,自发维持交通秩序的,无奇不有。每年的作文题公布后,都能引发公众吐槽的狂欢。
 
被押宝押中,似乎是高考出题的忌讳,估计因为这个原因,会出现一些被视为“奇葩”的考题——学生无法猜到。
 
可以理解,如果题目有一定的范围或题库,能拿到,不免会有老师、学生投机取巧,把精力放在对症下药的准备上,顾虑情有可原。不过弊病更大的,是把作文题变得神神秘秘,今年是提篮春光看妈妈,明年是“弯道超越”,再接着是“蝴蝶的翅膀”,玩的就是一个防不胜防。这种考题适合遇到什么话题都能夸夸其谈的扯淡高人,考不出对于社会问题有独到见解的人。弯道超越这样的题目,家里没车的孩子,对于弯道超越的感触就没有有车族家庭那么深刻。蝴蝶的翅膀好像也更适合理科学生。就算高考是必要的指挥棒吧,乱指挥的话,下面的人琴怎么弹,鼓还怎么敲?
 
教育的初衷是什么?考试是要考人会的,还是要考人不会的?是要把人考得越来越好,还是把人考倒?是要让学生捕风捉影地揣测,还是让人一步一个脚印,有规律可循,学得越来越好?教育是要培育人的思维能力,论说能力,叙述能力,那么考题应该少一些神秘和“奇葩”。当然,这种考题每年能让段子手们热闹一回,也不是没有社会贡献。
《爱丽丝漫游奇境记》中爱丽丝说:“你能不能告诉我,我从这里出发,该走哪里路?”“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要去哪里。”猫说。高考能否告诉未来的考生,作文的目的是什么?如果目标不明确,怎么出题都行,反正把大批考生考得迷失方向就行。要达到的目的,如果是这个,那就考他们不会的,考他们猜不到的。而今的高考是独木桥,千军万马要过,所以淘汰是必然。可是现在高校也从精英教育变成平民教育。淘汰的需要会慢慢下降,通过测评让人各自发挥各自特长的需要会加强。这就需要考题在内容上多一些常识,少一些玄秘。如果多为平常的话题,甚至让学生可以去准备,那么老师就可以把精力放在如何改进写作方法、思维方法和表达习惯上。
 
美国高考SAT的考题,就全是一些看起来很平常的话题。例如:“应该根据人的潜力,抑或是经验和成就去评价一个人?”“我们是否应该表达和权威人士不同的看法,哪怕有负面效果?”“人们是否应该追求眼下的享受,还是根据计划,实现未来的成功?”“领导者应该追随自己的信念,还是公众的意见?”这些题目要求学生“表达对于此问题的观点,并使用自己阅读、学习、经验或观察来支持自己的观点。”我感觉这些题目都很平常,每个学生,无论背景如何,都可以表达的观点,且有个人发挥的空间。由于题目不偏,也容易增加考试的信度(reliability),亦即学生不会因为话题过于陌生,而发挥失常,因为这些题目基本上也是平时大家茶余饭后都会谈到的话题。
 
这样的考题和标准,就能指导平日的教学。我从孩子的作文课作业上,看到老师正是依据这样的标准去训练的。比如论点和论据,他们使用比较模式化的“五段法”作文。这种类似于古代八股的高度程式化,和话题的熟悉,反倒能够辨识学生的书面表达能力和思维能力有无得到合理训练。这是一种成就(achievement)和(aptitude)相结合的一种测评方法。
 
总而言之,我觉得好的高考作文题,应该背景中立,不让特定群体家庭的学生感到无从下手。二是话题常识,让所有学生都能有所发挥。三是范围宽泛,能让学生结合自己各自不同的阅历。若有可能,我甚至还希望出一些和现实结合的话题,而不全是各种虚拟的场景。现实生活中的话题都说不尽,哪里需要你去找那些奇葩话题去把考生一棍子打晕?快上大学的学生,对于一些关系到千家万户的热门社会问题,理应有所关注,并能清晰陈述自己的观点,不人云亦云。若能如此,高考作文的社会作用可能更大一些,而不仅仅用于考生淘汰和段子手吐槽。
 
不要怕考题被人押到,更需要在意的是,考题能否激发出语文教育的活力来。我希望未来的高考作文题,不要老是玩猜测出题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这种游戏。让人会不会基本靠命,考得好不好基本靠碰。考试应该发出的信息是,目标明明白白,标准清清楚楚,普通人经过适当的训练,都能越来越好准地提高自己相关的技能。教育是要开启民智,让人走出愚昧混沌。这中间偶然性越大,浪费的社会成本就越高。我希望未来的走向逐渐透明,不要让作弊、猜测的恐惧,让我们无从真正去识别人才,培育学生。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