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假课文的解决办法是搞活阅读市场

假课文的解决办法是搞活阅读市场

杭州外语试验小学张敏校长的《还有多少假课文在侮辱孩子的智商?》一文,把“假课文”的话题,推向公众讨论的漩涡。张校长说在听课时发现,人民教育出版社小学二年级下册语文书中的《爱迪生救妈妈》,是一篇“假课文”。文中称爱迪生用镜子聚光,解决了妈妈阑尾炎手术中光线不足的问题,而实际上爱迪生小时候,还从来没有人做过阑尾炎手术。张老师指出,其实多年前已经有人提出此文误导,多少年后,此文仍在课文里没有被请出去。后来人们又挖出了洛杉矶地震发生时间的事实错误。
 
在这些“假课文”引发义愤的同时,《中国青年报》采访了一些语文教育领域的专家学者,他们的看法是语文教材中允许一定的虚构。北京大学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温儒敏教授的建议是:“教材可以批评,但是不要拿来炒作。”
 
我觉得这些辩护是虚弱的,也没有必要。一旦发现错误,理应在下一版修正过来,这是对学生对老师负责。语文教学的权威们,包括教材的编写者,没有必要在这些问题上辩护。美国历史上,华盛顿砍樱桃树的故事,后来也被人们发现是杜撰。华盛顿去世后,人们渴望了解关于华盛顿的“私德”故事,精明的传记作者投其所好,编造了这样的故事,去迎合大众的期待。如今,再不会有人专门去教这些。
 
假的真不了。这些年来,因为图书造假而栽跟头的人一个接一个。例如《我的成功可以复制》的作者唐骏、《三杯茶》的作者莫滕森,均被人发现书中有细节上的失实,顿时成为丑闻。华裔作者傅萍的传记《弯而不折》,也被人扒出事实错误,导致此书销量一落千丈。批评界和读者对造假的无情,应该视为出版界的门户清理行为。教材编写机构,恐怕没有新闻机构那种“事实核实员”的角色,那么不如有些维基百科的胸襟,调动大众的力量,放胆让人挑刺,让专家担负核实的角色,这样开放的教材编写体系,可能效率更高。
 
但是更耐人寻味的问题,是为什么教材的问题,总会成为社会热点?教材被人发现了问题,如鲁迅的篇目减少了,《狼牙山五壮士》课文没有了,或是现在有人发现“假课文”了,总会引起轩然大波。这说明公众对于教材期待过高。这到底是什么原因,是看不到别的材料吗?照说在这网络时代,优质资源俯拾皆是,教育界怎么会让一些人造课文的问题兴风作浪?怎么语文教学中,固定教材的作用还是那么大?以至于教材出了问题,学生的智商据说都要受到影响,就好比婴儿吃了三聚氰胺奶粉身体受影响一样?这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几年前,有人讨论民国教材“有情怀”的时候,我的看法是,当今教材缺的不是情怀,而是营养。语文教材也好,英语教材也好,往往放着大量优质的原始材料不用,而为了难度安排等方面的便利,编造一些教材内容。专家“精挑细选”过的教材,变成了学生唯一的阅读材料。在缺乏图书馆和书店的农村,情况尤其是这样。这样的教材,编造得再好,专家考虑再周全,阅读量上不去,质也成问题,还是会造成大规模的营养不良。在美国,我看到小孩一个学期下来,大部头小说看了一本又一本。有“百万阅读俱乐部”之类项目,让小孩在课外大量读各种原著。只有这样,教材中一篇两篇问题文章,才不会引起什么社会担忧。
 
另外一个问题,是从事语文教学的老师,不能过度依靠专家咀嚼过的教材展开教学,缺乏自主性。我这里再以我自己小孩在美国的学习为例:他们在美国读书多年了,我几乎从来没有看到正式的课本。带回来的材料,多为老师自己找来的“活页”文选。其中我看到有的小说,是一两年前才发表的优质小说,我自己读来都觉得非常有趣。比如我孩子所在学区,墨西哥后裔的孩子很多,他们还专门选了墨西哥作家作品的英译。当然,固定的文章选本(anthology)也是有的,但这个市场很活,很多教材在竞争。这种竞争会倒逼出版商提高其产品质量。出版商为了竞争中胜出,甚至给老师提供大量的教学资源,包括测试题、作业描述、评估量表、相关视频等等。这样老师也乐得去这些教材网站“淘宝”。
 
为了不再让教材成为“炒作”话题,我想更好的办法,是搞活阅读市场,引入竞争,让教材市场有源头活水。同时需加强教师发展,强化教师的选择能力,和对各类教学资源的灵活运用。如今资源过剩,不用白不用,还让孩子们的智商受制于几篇假课文,这简直是一种时代错误。但愿明年后年,我们不再有针对教材问题的大呼小叫。
 
文章载于《南方都市报》
推荐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