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今天我们怎么学《弟子规》?

今天我们怎么学《弟子规》?

一个人交了好运,比如发了财,当了官,人们总喜欢找些办法去解释,祖坟风水好,印堂发亮,等等。一个国家经济强盛了,也总有人要找与其地位相称的解释。如今一个趋势是在中国传统里去找说法来给自己撑腰。《弟子规》的走红,大背景就是这个。读经派的人希望借此弘扬中华文化传统,反对派担心不良文化毒害青少年。
 
《弟子规》的训诫并不神圣,也没有一些学者说的那么可怕。它是用三字经的格式,讲述青少年的行为规范。文中一些说法并无大错,不需要通盘否定。比如个人行为上“晨必盥,兼漱口”,我们今天谁不对小孩这么训诫?对待外人“见人恶,则内省”也是合理的。“事勿忙,忙多错”,这个说法,对今天同时开启几个窗口与人聊天的人来说,也是有益的警惕。“入虚室,如有人”,是叫人不要在没有人看到的时候胡作非为,这是值得推崇的。
 
这些简单道理,如果往死里记,过度分析,变作教条,化其为禁锢力量,则有百害无一利。此外,《弟子规》也有很多说法存在问题。今天如果我们让小孩去学,甚至让其进入小学课本,从教育角度来说,需要注意什么?
 
人学习如果分层次的话,一个层次我们是学价值观(values),亦即我们对于正误的看法。在价值观之下的乃是品格(character),品格是我们基于各自的三观,形成比较恒定的性格要素,如尊重和平等意识。性格可往下继续分解,分解到行为(behaviors, manners)。《弟子规》从出门进门,上马上堂都规定,强调的是行为层面,包括“勿箕踞,勿摇曳”(不要伸开两腿坐着,摇摇晃晃)等。
 
如果只顾这些行为层面的东西,不追根溯源,讲点品格和价值因素,学了也是白学,环境千变万化,行为怎能一成不变?“揖深圆,拜恭敬”,今天大家不作揖,不叩拜,只握手,如何体现尊重?“骑下马,乘下车”,今天骑马的少了,大家一起乘车,应有的礼仪又是什么?你应该坐副驾驶座吗?还是坐后面?为什么?因为你不想让人感觉你是大佬,人家是司机。你想在前面和司机说话,你想帮他们看看路,等等。如果五六个人一起坐车呢?又如何安排?礼仪或行为背后的考虑是什么?不如让小孩讨论这些。如果让小孩学这些是为了盲从,我觉得只会产生各种困惑,最终被抵制。也可以让小孩讨论《弟子规》哪些方面合理,哪些方面不合理,哪些方面不再适用。
 
不要把它当成颠扑不破的真理去背。《弟子规》不过是你我一样的读书人、康熙年间秀才李毓秀,用通俗易懂的说法,试图解释《论语·学而篇》中的第六条:“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过去没有全球化,没有互联网,大家各自关起门来修建各自的道德规范。犹太民族有旧约《箴言》这样的智慧文学,有些地方与我们的训诫殊途同归,可是也有本质上不同的地方。比如论对父母的尊重,犹太人也说“我儿,要听你父亲的训诲,不可离弃你母亲的法则。因为这要作你头上的华冠,你项上的金链。”(1:8-9)“咒骂父母的,他的灯必灭,变为漆黑的黑暗。”(20:20)可是大的原则是“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这里认为智慧是神启的,人都是有错的,父母也不例外。
 
作者所罗门更强调的是人要去寻找智慧,爱智慧,远离愚昧和邪恶。而《弟子规》里不认为年轻人有去寻找真理的义务,圣人已经准备好了真理,装在盘子里,切成了片,你张口吃下去就可以了。
 
如果《弟子规》这类文献进入教材的话,不妨同时放入其他民族训诫青少年的文章,一起对比着看。过去闭塞没有办法,如今资源这么丰富,抱残守缺、闭塞视听,那就是自找的了。另外,国家强盛了,就开始找“我们自己”的传统,“我们自己”的经典,“我们自己”的价值体系,开始觉得自己了不起,别的民族的东西,难入法眼,我觉得反倒是忘本的做法。不过是忘了今日的强盛,是不久前“改革开放”而来的。重新闭起门来搞自己的一套,是弱化下一代独立思考、开拓进取的能力。
 
《弟子规》还有一个可怕的地方,是宣扬孝道和“子道”,预设尊长都是对的。即便尊长错了,去委婉规劝,目的还是为贤者长者讳,免得陷其于不义,未必是为了大家一起成长。“苟擅为,子道亏。”张口闭口都是子道,奉行的是尊长中心主义。犹太人常述说祖先的种种不是,说他们硬着颈项,崇拜偶像等等。这么有尊重也有批评,才是对于过去比较健康的态度。另外,也不能过度训诫青少年,而轻忽了鼓励与培育的需要。“孩童的动作,是清洁,是正直,都显明他的本性。”(《箴言》20:11)
 
作为一个翻译,我常发现“不可译”的说法中,藏有文化差异的密码。我们的孝道,只能勉强译为“filial piety”, 而这种piety(敬虔)一说,还会让他人反感,因为在很多文化里,尤其在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文化里,敬虔不能用于人的。反过来,英文中的parenting一词,中文也无确切对应,倒是有现成的反义词,那就是《弟子规》里说的“子道”。做父母的对于自己parenting的技能,尊长对自己的领导技艺均不学无术,却摆出一堆训诫,要求子孙和下属,终归难有成效。世界各国的教育主流,是强调做父母(parenting)的学问,做领导(leadership)的学问,父母会做,则子弟兴旺。领导有德有方,对于下属是示范也是教育。我们过度强调做子弟的学问,有些逆流而上的意味。
 
最后,《弟子规》通篇是居高临下的大道理,枯燥无味,代表不了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学。它不过是蒙学教材,内容浅显,孩子们稍加辅导就能看懂,相当于过去的智慧快餐。孩子们学上一两节课顶天了。让其去“读经班”学个几个月的人,要么自己钱太多了,要么孩子时间太多了。
 
文章原载于外滩教育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