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打破粉色天花板

打破粉色天花板

川普上台之后,美国爆发妇女大游行。小城市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游行也有的。女儿学校有演出,但有同学参加,Facebook, Instagram上热闹异常,各种分享,各种游行后的自拍。女儿问我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我大体上是这么告诉她的:
 
我对川普处在观望状态。不过,因为作为女性的希拉里输掉而去抗议,是没有多大意思的。民主本来就愿赌服输的游戏。如果川普当上总统后仍侵犯女性权利,当然要抗议。我都会抗议。当任何人权利受到侵犯的时候,都可以去抗议。不过如果你一辈子在用女孩、女性来界定自己,而忘记了自己首先是个人,你就在给自己制造一个粉红的天花板。别忘了希拉里这么老练的政客为什么会败给了川普。成天女人长女人短,或许赢得了一些支持者,但会失去更多支持者,包括反感这种身份政治的女人。
 
竞选的时候,有人反感让希拉里成为第一个女总统的说法,取笑说:“天啦,怎么能让美国有第一个女总统?开了这个头,以后人们开始争取医生要有女医生,老师要有女老师,护士要有女护士,妈妈要有女妈妈,人里面要有女的人,那如何是好啊?”
 
如果嫌这个笑话太冷的话。它的寓意是女性角色已经丰富多彩,谁规定非要美国出一个女总统才能证明女性翻身得解放?这什么逻辑?这把默克尔们往哪里搁?
 
这个世界上杰出女性赢得世人尊重的原因很多,和男性基本上没什么两样,未必与其女性身份有任何关系。也有女性,本来好好的,结果非要绕着女性身份转来转去,扑通一声掉进附近的伪女权窨井里,就不得出来了,可惜了原本浩大的一生。我记得杨澜本来挺出色的,后来不知为什么去做“天下女人”。
 
而今,咒骂直男癌成了时尚,伪女权们颇为嚣张。在中国,不管在事业上还是家庭上,女性能力都很大,大到有时候岂止是半边天,不抢个五分之四过来,还半边个什么天?女权机会主义者在权力与权利上争得起劲,却并无关爱与宽容的心胸。当女权投机人士认为自己是女人,所以需要特别呵护,需要别人的忍让与关怀,却并不具备、不在乎对他人爱与关怀的能力,老把自己放在“受”的一侧,你们就是在矮化自己。你们就是武志红所说的长不大的巨婴。或许你们已经四十五十,甚至六十七十,如果关心的只是他人的怜爱,晚辈的孝顺,而始终不具备爱的能力,你们就是在自我放逐,这是怪不得别人的。玻璃天花板不小心还能撞破,那种自我矮化用的粉色天花板,可就难说了。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