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淡定的精英教育要得

淡定的精英教育要得

2016年川普当选总统,让人感受到精英和大众的尖锐对立。川普号称代表底特律等“锈色地带”的普通人。他用充满着形容词最高级的粗糙语言,打破了《纽约时报》等精英掌控的媒体所有的预测。川普靠着富翁老爸“借”的第一桶金,成长为房地产大亨,和普通人毛关系都没有,咋就成了“沉默的大多数”的代言人?不过想到川普那种简单、直接而高效的沟通方式,我感觉他是披着平民外衣的精英社会的成员。这样独特的新精英,率领平民打败了不愿和平民为伍的旧式精英。小布什和川普都是这种狡猾的精英,他们受的是精英教育,来自精英家庭,可是他们敏锐地把握平民百姓的脉搏,在需要的时候和他们打成一片。
 
我自己对精英和精英教育向来反感,不过准确地说,是反感那些吹嘘祖上是皇族、书香门第、大资本家,自己并无建树,甚至对社会祸害多于造就的没落豪门,和小人得志的各式新贵。而西莫斯·可汗在《特权:圣保罗中学精英教育的幕后》一书(看文末原文链接了解更多信息)中描述的一所寄宿精英中学,倒让我看到了真正的精英教育应该是什么样。
 
对一所学校最好的反思性观察也许来自于这所学校的校友。他们回答了一个让公众关心的问题,精英教育起步之初允诺的一切是否在个人成长中获得了验证,好的教育究竟给学生提供了怎样的智识和文化储备?《特权:圣保罗中学精英教育的幕后》一书就呈现了一个良好的范本。
 
作为美国最好的寄宿制中学之一,圣保罗中学诞生于1856年,第一任校长柯伊特上任时只有24岁,在他40年任期的后半段,对美国教育系统造成的影响之大,堪比托马斯·阿诺德通过领导英格兰的拉格比中学造成的影响,后者把爱弥儿的教育理念引入了校园,着力塑造强壮的人。圣保罗秉承的理念,不同于强调系出名门、家族纽带的排外性质旧精英模式,而是希望成为一个包含种族、民族和经济多样性的社区,“为余下的世界提供典范”,可谓是精英教育界的一场静悄悄的革命。
 
圣保罗中学学生500人左右,每年学费40000多。其实在哈佛也这样,学生家庭的中等收入介于11万到 20万美元之间。但是圣保罗也设置了大量的奖学金,试图接近不分收入的英才教育。普通人进去,和一群衔玉而生无衣食之忧的公子哥白富美在一起,无形压力还是有的。普通孩子看到校工,会时不时想到自己的出身。值得学习的是,学校在他们学习期间,如何造就包括他们在内所有学生能上能下的从容淡定。
 
学校把人招进来之后,那种旧式精英教育的内容也还在,有着“贵族教育”的影子。学校对新生的第一堂课,是吃饭。这里吃饭讲究,跟长辈说话讲究,穿衣也讲究,方方面面培养学生的外在品味。女生哪怕穿得露骨,也能做到不让人感觉像妓女,分明是要打造“女神范”。学生之间冲突的解决,不诉诸武力。这些行为被视为粗鄙。该校和梁山好汉一样论资排辈。新生老生之间、新老师和老教师之间,座位都分得一清二楚。这让我想起了今年去剑桥大学参观时,同学给我的一些介绍。比如剑桥草坪学生是不可以踩的,但老师或高年级同学就可以。所有这些外在的东西,中国各国际学校和贵族学校都不难学会,这样去教育有好无害,但这都只是皮毛。
 
此书最耐人寻味的地方,是此校怎样培养淡定而不显摆的精英。圣保罗继承了哈佛大学校长詹姆斯·布莱恩特·柯南特提出的“自然贵族”理想。哪怕校园里名流云集,学生也学会了靠着努力打造自己的优秀。血统、家世、财富甚至聪明这些属性被隐藏掉,学生珍惜的是卡罗尔·德怀克所称的成长思维,管你有钱没钱,爱拼才会赢,自己争来的卓越才被尊重。新生因为姐姐上过该校,对学校的“秘密”张口就说,却被老生修理得够呛,因为这一切不是他自己体验而来的。
 
在教育上,这里的学业负担一点都不轻,作者自己所上的一门课上,学生要看包括笛卡尔的《第一哲学沉思集》、休谟的《人类理解研究》、斯宾诺莎的《伦理学》、康德的《道德的形而上学基础》、密尔的《论自由与功利主义》、尼采的《论道德的谱系》等书。学校的课程设置也非常有趣。低年级不分英语、历史、社会科学这些具体学科,只上一门人文课,把具体学科领域揉到了一起上。到了高年级,选修课品种多而精,500来人的中学居然有50多种选修课,包括“当代爱尔兰文学和历史”、“夏娃之女:宗教中的女性经历”、“漫画小说的崛起”。理科选修课包括人工智能、机器人工程和银河系天文学。在教学法上,学校让学生探讨宏大问题,包括“什么是爱?”“什么是美德?”“宗教是如何改变世界的?”“什么是他者?”“什么是神话?”知识在这里不被视为力量,而这种大胆设想、发问、思考的能力,和广泛的人文修养,则成了这个学校的核心竞争力。新精英阶层博览群书,读书的多少,将使得他们和普通家庭的孩子鸿沟越来越大。这些年出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中,普通家庭的孩子学数理化和各种工具性学科,以日后谋生为主,而土豪们的子弟在学艺术史,看《玩偶之家》、《黑暗之心》、《贝奥武夫》、《大白鲨》以及莎士比亚和陀思妥耶夫斯基著作。
 
该学校另外一种淡定,是文化上的,学生会看高大上的著作,谈论高雅艺术,却也不忌讳饶舌音乐,学生学会在各种文化之间穿梭自如,这让他们能够在鸡尾酒会上高谈阔论,一下子丢到底层人民中间,也能悄然混迹其中,不显突兀。
 
对于无限可能性的追求和实践,让学生在知识领域,形成了一种知性的淡定。这些精英学校和哈佛等名校关系密切。和圣保罗类似的一所精英高中过去有一传说,校长拿三张纸,上面分别写着哈佛、耶鲁、普林斯顿这些名字,学生自己填。这个“志愿”一填,基本就可以录取。说到底,这些高中和名校互相知根知底。这些课程设置和教学方法,以及学生被训练出来的思维习惯、远大志向和心灵上的淡定,也和哈佛们保持一致。
 
另外一种淡定更为难得,它保证了学生不成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学生学习在不同阶层中穿梭自如。本书作者也是圣保罗校友,回忆自身经历的时候称“圣保罗是一个我学会去融入的世界”。这种学校不是“在穷凶极恶地制造有钱人。”学生被训练的品质,包括善良、人性、同情、热情、责任、活力、创造和独立。他们不会感觉高高在上。该学校训练的是新精英,淡化对生活品味、社会网络的重视,而是视阶级为能上能下的阶梯,而非人为的屏障。大家能精确地识别并尊重阶层的存在,却又能在需要的时候打破它,创造亲密关系。能做到这样,也需要一定精神和信仰的力量。这里打造新绅士的依据,是“温和的家庭式基督教养育”。旧精英看重经济实力、封闭人脉和共享文化,该学校培养的新精英,不靠小圈子的自我封闭来界定自己,而是以自身的开放性、包容性,在阶层明显的社会现实中周旋。这种教育,不是空喊的,学校自己在言传身教。我印象很深的一个例子,是学校让老师在礼拜堂按资历入席。可是后来学校招来一些有色人种老师之后,他们由于新来,按照资历全坐后面,让人联想到种族隔离。学校为了打破这种认识,立刻调整座次,把大家打散,直到这些非白人教师熬到了“上座”,原来的座次习俗又“顺利返航”。
 
我在美国学教育多年,深知社会经济地位对教育成就的影响,而教育又决定未来的社会经济地位。这是一个草莽英雄和知识英雄辈出的年代,过去依据血统和出身的等级制度,被全球化和知识经济冲击不小。圣保罗中学让学生学会在不同社会情境下,都能表现出从容和开放,这是美式精英教育给我们最大的启示。这种淡定的新精英教育是要得的。
 
注:图片均来自圣保罗中学网站,本文摘要刊登于《中国教育报》,《特权》一书为其年度十佳图书之一。
 
作者公众号:fangberlingz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