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希拉里之前参选总统的美国女性

希拉里之前参选总统的美国女性

2008年,希拉里参与总统竞选败北,发表演讲称:“这个至高至难的玻璃天花板,我们这一次并未打破,但是感谢各位,它已出现1800万道裂缝,让前所未有的光明照射下来,让我们所有人充满希望。我们确信,下一次的道路会顺畅一些。”这句话成了预言:在2016年的大选中,她如愿以偿地成了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美国很多媒体报道她是第一位成为总统候选人的美国妇女。其实希拉里并非第一位参选美国总统的妇女。砸玻璃天花板的美国女性更是可以排一长队。

俄亥俄州霍默村有一块牌子,称最早参选美国总统的妇女是维多利亚·伍德海尔(Victoria Woodhull)。1872年,她作为“平权党”(Equal Rights Party)的推选的竞选人参与总统竞选。希拉里是职业政客,善用影响力做交易,与华尔街关系暧昧。而伍德海尔自身是成功的华尔街经纪人。伍德海尔参政后,在妇女权利上奔走呼号,其主张在当时颇有革命性。她是妇女投票和平权运动的一位先驱。因第一个丈夫酗酒、偷情,她与之离婚,并发起了“自由之爱”(FreeLove)运动,宣称自己和其他女子应该有权选择爱谁不爱谁,结婚还是离婚。19世纪末环境比今日保守了不知多少,她这些论调保守派人士极为反感,并群起而攻之。当时有漫画(见下图)里把她说成是“女撒旦”,说良家妇女宁可被酒鬼丈夫和孩子拖累,也不会学她样跟她主张走。

在舆论对自己不利的情况下,她索性自己投资办报,在自己的报纸上曝光著名牧师亨利·沃德·比切(Henry Ward Beecher)与牧区一位已婚妇女偷情的丑闻,结果因“有伤风化”的报道,遭到逮捕。选举当天,她还在监狱里。在言论更为自由的今天,这些报道根本不算什么事。她争取女权,但尊重生命,反对堕胎。而今,在堕胎问题上,民主党基本支持堕胎权,共和党基本反对,阵线分明,一些候选人怎么容易赢得选票怎么说。相对而言,伍德海尔更有主见一些。


美国真正的第一位女性总统候选人维多利亚·伍德海尔

百年之后的1972年,另外一位女子作为民主党参选总统。她是黑人妇女是雪莉·切森(Shirly Chisholm)。切森父母都是底层劳动者。切森出生于布鲁克林,为第二代移民,其职业生涯早期从事幼教,后积极倡导早期教育,成为这方面的权威人士。她后来当选纽约州议员,并于1968年当选国会议员,她也是首位成为国会议员的黑人妇女。担任议员期间,她作为核心人员,制定了《妇婴儿童补充营养(WIC)》法,给低收入的孕期和哺乳期妇女和她们的孩子,提供免费营养食品。该法律至今仍让美国低收入家庭受益。1972年,她作为民主党宣布参选。她的参选是典型的逆水行舟:不仅面临白人的种族歧视,还要应对黑人男性对黑人女性崛起的警惕。即便这样,她还在初选中赢了几个州。竞选失利后,她在国会继续为妇女儿童、城区贫民、医疗保健事业奔走,她反对征兵,反对越战,在民主党内威望极高,一度成为民主党党团大会秘书长。作为黑人妇女,她的参政活动,给后来的奥巴马和希拉里铺了路。

其他妇女参与总统竞选的还有很多,如国家平权党的贝尔瓦·洛克伍德(Belva Ann Lockwood)”、人民党的玛格丽特·怀特(Margaret Wright)、公民党的索尼娅·约翰逊(Sonia Johnson)等。美国辟谣网站斯诺普斯列出了将近20个之多。这些妇女面临挑战,迎难而上,创造机会给后人铺路。

熟悉美国妇女运动历史的希拉里,不公开肯定这些妇女先驱的努力和贡献,而把自己塑造为“玻璃天花板”的砸锤人。“玻璃天花板”一说虽形象生动,但相对于她的前辈而言,此说几乎是莫须有,或者说是皇帝的新装。政治正确的大环境,让希拉里打女性牌罕有风险。她甚至说:“说我打女性牌是吧,这牌我打定了,给我发牌!”(Deal me in!) 伍德海尔自己遭到指控时暴露某些阶层的虚伪却被捕。切森作为黑人妇女,面临双重歧视,在白人男女和黑人男子中腹背受敌。与她们相比,希拉里占尽优势。希拉里有一个强有力的丈夫克林顿,鞍前马后替她效力。本可成为她强劲对手的副总统拜登,因儿子去世过度悲伤不愿参选。她现在的共和党对手,是争议不断的川普。希拉里坐在巨人的肩膀上,天时地利人和,却时不时在摆敲碎“玻璃天花板”的姿态,营造开拓者的形象,称自己“创造了里程碑”,是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主要党派的候选人”。用这样的“功劳”争取妇女支持,多少有些投机,这或许可以给她争取一些选票,却也会让一些对这些做派反感的人,转投川普。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