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培养一个平民需要几代?

培养一个平民需要几代?

今天是马丁·路德·金日,我们放假一天。我还特地带小孩在马丁·路德·金大道上游行了一把。

马丁·路德·金是一个民权领袖,论职业他是个牧师。总统日那天很少单位放假,而马丁·路德·金日则属法定假日,足见其重要性。马丁·路德·金把人“生而平等”很大地推进了一步,使得一个人不因肤色而被人公开歧视。对于一个社会来讲,这是一个质的变化。今天中国人之所以在美国能有所发展,也受惠于马丁·路德·金博士。他争取的民权,也包括其他的有色人种。

我们学校其他族裔的人非常少。参加一些员工会议的时候,我有时候坐在那里问自己:感觉格格不入了没有?好像没有。这样“受歧视”的感觉,反不如我在上海,在一群上海同事中间的时候。我们走在街头,走在商场,有人敢公然歧视没有?这种情形也很少。我倒是在国内公交车上的时候,被人骂过:外地人,穷极无聊。我有个同学说他有次骑车上街,车胎破了,找一个修车师傅给他修,那师傅用的是一种新方法补胎,听他外地口音,说:“这些高科技的东西,你们外地人不懂的。”

世上的精明者总可以说,发这些感慨,实在是“图样图森破”,太入戏了。黑人白人警察之间的暴力事件还是时有耳闻的。是的,但总的趋势上说,六十年代民权运动,把形式上的歧视,通过法律手段和文化压力,消灭了不少。人们的内心还有没有歧视,有没有“你们”和“我们”的差别呢?当然有。可是人若能把内心的“歧视”收敛起来,不去喂养它,或者去从头装到尾,那也就是成功。人生就是一舞台,你演都不想去演,结果可想而知。自从六十年代的民权运动之后,美国人一直在“演”,演了几十年,由于皮格马里翁效应,还真给他们演成了,奥巴马果真能当上总统。在就业上,几乎所有单位都宣称自己是“平等机遇”雇主,不会在表面上歧视肤色、族裔等等。一个人心里有歧视、陈见,也会知道公开发泄出来不光彩。社会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了不得了。要知道,六十年代之前,黑人和白人坐车都分白人区和有色人种区,这样的区隔是常态。

图片说明:民权运动前,一个黑人在分“白人”(white)和“有色人种”(colored)饮水机前饮水。

社会形态发生了这么大的转变,马丁·路德·金功不可没。他也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此后真正实现转变,靠的是全社会的努力,花了几十年的时间。全社会已经意识到,歧视的局面继续下去,社会就要崩溃了。本来大家都是一个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也都有着简爱所言的那种高贵精神的潜质。平等的红利很多,比如更易容人,能容则强。约瑟夫·奥尼尔就在《地之国》里写过,他到各个地方,发觉就是到了纽约这种地方,你一进来就能扎进来,没人把你当外人看。因为这样,作家们趋之若鹜跑过来。

马丁·路德·金梦想的是所有人手牵手的平等的社会,但我们常能听到“培养一个贵族需要三代”这样的说法。人们太把“出人头地”当回事了。忙来忙去,只是为了追求不平等的享受,为了进入一个更小的,更狭窄的赵家人的圈子,把“阿猫阿狗”们留在圈子之外。在这样追逐与竞争的游戏中,都不知道了自己到底需要什么,最后是马丁·路德·金领导民权运动之前的局面:一群人歧视另外一群人,另外一群人因为不服,开始斗争的状态。这些历史上的轮回,阻挡不了人们对于出人头地的追求。我们看到,名猿们开始称名媛,“皇族后人”也多了。数算老祖宗的风光时挺无聊的事。老电影《山谷百合》里,有位白人老太太老是吹嘘:我祖上是《独立宣言》签署人之一,一个黑人笑说:你这算什么,我祖上是摩西(圣经中《出埃及记》中的人物)。以后再有人跟你说他是刘邦爱新觉罗诸葛亮的后裔,你该知道怎么对付了。

推荐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