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桥 > 文章归档 > 2010年07月
2010年07月31日 06:20

有一种领导叫侍奉 

上次去爱尔兰,回来的路上遇到了麻烦,由于缺乏加拿大过境签证,我被加拿大航空公司拒绝登机。此事我主要怪自己马虎大意,低估了中国人出行的艰难。另外旅行代理也是在给我瞎指挥,因为我问过她,要不要过境签证,她说应该不要吧,因为不出机场,但是具体你得问中国大使馆。我想中国大使馆怎么知道加拿大签证要求呢,所以就信了她的前半段话,回来给她说起来,她否认任何责任。还有,我发觉加拿大的规定也颇有讽刺性,一个普通中国...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30日 07:07

Give Us the Face, You Can Keep the Change 

Image from the Atlantic monthly article Renting a White Guy 

Reports of “renting a white guy” is making its rounds in the US media. In these reports, Mr. Mitch Moxley shared his rather interesting experience as a fake businessman in China. Moxley claims to have no working experience, yet he was hired by a Canadian Chinese to be a quality control expert for an American company in China. Together...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30日 02:34

你知不知道孤独的滋味

你知不知道孤独的滋味

  女儿有一天突然问我:爸爸,你有时候感觉孤独吗?

我说你应该反过来问:你什么时候感到不孤独吗?因为我大部分时候都是孤独的,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孤独的滋味。我跟她说,爸爸是一个十分内向的人,内向不是什么错,孤独也不是。

确实,我还曾写过文章,叫《放内向者一马》,我觉得内向者一般都能了解外向者是怎么回事,也能容忍他们。可是外向者一般受不了内向者,不把他改造过来不甘心,其实世界这么大,性格有很多款式,总有一...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29日 02:44

有一种借口叫“大环境”

我的“低质研究贻害无穷”一文,吸引了不少学界朋友提供反馈和补充,在此一并致谢。

但有一些留言和态度我实在不敢苟同:有人说,你说的都是大道理,问题是说到劣质研究,什么人能判定呢?我当然知道,超人可以判定。你慢慢等超人或者戈多来了,再去改好了。如果都这么绝对化,我们不妨再绝对一点:人最后都是要死的,咱们都坐家里等死好了,瞎忙乎什么呢?

我们得知道,我们都是凡人,都有一些常识,能判断出简单的好坏来。一些...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29日 01:19

《布魯克林有棵樹》繁体版出版

布魯克林有棵樹 

摘录一些读者的反馈:

吳正東(台北市內湖高中校長)、張碧娟(北一女中校長)、蔡炳坤(台北市建國高中校長),感動推薦。

我愛故事裡的法蘭西,也愛她的家人。堅毅的媽媽、溫柔的爸爸和弟弟、有著古老智慧的外婆、開朗的阿姨、各色鄰居們,他們全活生生的如同在我眼前。這本書以誠懇的態度書寫,閱讀中,我很快認同了法蘭西,經歷她與她家人的生命,裡面有快樂、有傷痛,也與她一起自省。閱畢,我有深深的滿足...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27日 09:23

低质研究贻害无穷 

低质研究贻害无穷 

 

图片来源:We Must Stop the Avalanche of Low-Quality Research

美国《高等教育纪事报》日前刊出艾莫瑞大学英文教授马可·鲍维莱恩、弗吉尼亚联邦大学机械工程教授穆罕默德·加德-艾尔-哈克、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管理和地理学教授韦恩·格洛迪、比尔·迈克尔维、斯坦利·川波尔教授联名撰写的《必须停止泛滥成灾的低质研究》(We Must Stop the Avalanche of Low-Quality Research) 一文,此文发表后迅速飙升到该报热门...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25日 13:05

移民热是好事 

移民热是好事 

(图为爱尔兰大饥荒纪念碑,大饥荒期间,爱尔兰人人口减半,有的饿死,有的去了北美)

据说最近有外星人的飞碟飞到了杭州,发现人山人海,然后飞碟又飞啊飞,飞到了北美一大平原上,看到一片空旷,我不知道外星人的考察报告如何解释这种分布不均的现象。如果我的读者中有外星人,不妨留言确认一下。

好多事情,要想知道理想状况是什么,而不囿于现实对我们思维的辖制,我们得把自己当成外星人或是小孩子一样去思索。几天前我家女...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24日 12:34

有钱难买中年瘦 

年前我们学校换了一家保险公司。保险公司为了大家少生病,少花他们的钱,鼓励我们定期体检,定期锻炼身体。所以我就跑去体检了一把。量体重身高血压血脂等等。

我的体重是155磅左右,结果保险公司工作人员给了我一张表,上面说我属”超重“(overweight),我想这真是冤枉,我怎么可能会超重呢?没有道理的。因为跟美国人一比,我这身材,他们会说tiny.  可能这次检查,是用体重除以身高或是其它什么古怪办法算出来的。

我垂头丧气...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24日 03:42

假证越来越防伪 

而今职场野兽凶猛,残酷异常,有学生怀揣十几本证件去应聘普通职位。而一些中高层职位和高校老师,也动辄要求应聘者具有海外博士学位。按照如今一些高校的标准,理科的陈景润(厦门大学数学系本科)和文科的钱钟书(英国的文学学士)连大学的门都进不了,更不要说什么“长江学者”之类重点引进。而今的高校,堕落到连破格录用也不会了,不动脑子只动眼球,只会数数不会看人,拿把死板的尺子,跟机器人一样在丈量,如郑人买履,宁信...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22日 23:16

Going Rogue Going to China

佩林传记已出中文版,有朋友约我写了一英文书评——基本上是原来一书评的翻译:

The expansion of Chinese colleges a few years ago seems to have produced more graduates for the market to absorb. As students are desperate to find their first jobs, why wouldn’t some of them start by working in factories that are in bad need for workers? Most parents wouldn’t want their children to start their lives tha...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22日 06:38

Dropping the Veil 

Dropping the Veil 

When I was studying at Syracuse University, one of my professors Dr. Nick Smith always have group projects for his evaluation classes throughout decades of his teaching. He often prefaced an inroduction about project requirements with horror stories about students breaking into fights or taking each other to courts while doing group projects.

Nonetheless, he would then give us another group pro...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21日 06:56

寻找幸福 

寻找幸福 

 

上次在爱尔兰遇到一个法国译者和儿童作家Juliette Saumande。说到翻译问题,我问法国的翻译可否靠翻译谋生,她说是可以的。怪不得很多中文书介绍到国外,首先是译为法文而非英文。

Juliette自己也是一个法英文之间的译者,不过她的更大爱好是写自己的儿童书。这本《寻找幸福》先后被译为英文和韩文。我问她要不要译为中文,她说自然乐意,或许也可作为一青少年法文学习材料来用。我让她给中国读者略作介绍这书写的是什么内容,...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20日 13:21

书非下载不能读也

书非下载不能读也

此图拍摄自奥兰多的Seaworld, 和本文无关,但是我觉得放这里作个插图也挺好的,不用谢。

×××  今日从奥兰多回来。在飞机上,我每次都想留意一下乘客读什么书,用什么读。

从前往后走,我发觉商务舱和头等舱的乘客,常有拿着一个Amazon Kindle在读的。相对于Iphone和Ipod这些多功能电子产品,Kindle是一纯粹阅读的工具,是一奢侈品而非日常消费品,所以在商务舱使用频率更多很正常。

到了经济舱,就发现智能手机的使用十分频...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8日 12:08

我们究竟该怎样学英语 

今日看到网易上有老师质疑李阳是一文盲一文,我很赞同,我想到了我以前写的一篇文章来,还是李老师让中学生感恩下跪那阵子写的,没在这里发过,再贴一下:

疯狂是疯狂英语的通行证

学习是英语学习的墓志铭

看啦,那镀金的天空下

跪满了学习者弯曲的背影

从一个朋友的网站上看到了一幅“疯狂英语”学生的下跪照,触目惊心。李阳辩解说,下跪谢恩,韩国人常有的事,很正常。不过这只有两个小问题:第一,学生是中国人不是韩国人...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7日 01:29

端着金饭碗讨饭 

图书馆专业的同学给我们发来一则国内朋友前来美国考察公共图书馆后在博客上发出的感慨。我们大家然后商量,以后有机会,我们也在国内搞这种图书馆。

在美国,再小的镇,必然都有自己十分发达的公共图书馆,里面有书籍、音像资料和上网电脑,任何居民,只要拿出居住地证明(比如水电费收据),就可以来办理借书证,,借阅图书和其它资料,全都是免费的。图书馆还帮当地社区做很多事情,比如报税季节帮人填税表,举办各种文化讲座,...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6日 09:52

从野鸡大学到凤凰大学

今日在Blackboard年会上,听到了来自北大汪琼老师的演讲,从中也了解到了国内教育技术发展的不少近况。汪老师比较谦虚,说是来学习,但是我发觉北大的教育技术中心做得相当不错。和其它学校不同的是,北大购买的是 Blackboard的全校使用授权(site license),据说其它一些学校,只买两千个用户的授权,老师每年都必须申请。但是我不知道这种限制使用是好是坏,有时候,你把一个东西吊起来,让人够着费点劲,反能刺激使用。

在两国...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5日 09:32

改变自己不如改变世界

改变自己不如改变世界

 我想在我们人生的每个章节,一定都有人劝我们去改变我们自己要去掉自己的棱角,因为世界太难改了。有时候我在想,这个思路是不对的,如果我是对的,为什么我要改变?就算我改变不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也别指望改变我。

今日参加Blackboard公司的年会,年会上的主题演讲人是《三杯茶》的作者。此公在书的一开始,讲述自己个人生活中的种种挫败,但是接着他非但没有被打倒,反而反过来,开始做一件听起来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开始在阿...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3日 13:46

章鱼和话剧

章鱼和话剧

 在爱尔兰的末期,爱尔兰文学交流会安排我去看一话剧,Tom Stoppard的《阿卡迪亚》,是让该中心的德国实习生克劳迪亚陪我去看的。自从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除了腐败分子,从来没有什么美女陪我看过电影,更不要说话剧,本人天生老实,有美女恐惧症,所以比即将上台的演员都紧张。也不知干啥好,于是说:我请你喝咖啡。

克劳迪亚说,不用不用,我请你,我有钱,是主任给我的,是专门招待用的。

结果我只好听由她执行公务,给我买咖...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2日 03:01

再谈护照和国际实力 

我的“大国小护照”一文,一定是说到了很多人的心声。我发现它在豆瓣的九点上,迄今为止,被659人推荐,在Google Reader上,137人标为“Like”,此文后来被多家网站转载,尤其是海外华人的网站里,虽然转载者把我的名字改了,变成了“爱尔兰”,还自作主张地加了个“情何以堪”—— 我没这么多情,我只想以“关键事件方法”( Critical incident method) 的方法,靠一件事情,理智地思考与该事件相关的整个系统的问题。需要声明的是...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0日 02:47

提高造假的成本

唐骏的学历门曝光后,我回想起过去的一件往事来。我读博士的时候,有人找我合作,在其介绍材料里写“博士”,我赶紧写信纠正,说自己是“博士生”(doctoral student),而非博士。后来还常有人称我为博士,我只要有机会,都一一更正过来。后来我没有读完博士,选择了退学,第一时间就在自己博客里写了出来。读博士期间,发觉美国博士是慢慢熬出来的,当然要靠智力,但是也要靠体力慢慢去耗去熬,殊为不易,一将功成万骨枯,我很敬佩...

阅读全文>>